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少年阿宾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15 部分阅读

章节目录 第 15 部分阅读

文/未知
少年阿宾 | 本章字数:12296 | | 少年阿宾txt下载 | 少年阿宾手机阅读
    突然叫起淑华,淑华被阿宾冷落在一旁,正闲的发愁,便没好气的回答道:“干嘛!”

    dy说:“好舒服……他……他……弄得……啊……好舒服……啊……”

    淑华说:“谢谢你!这不用你来告诉我。”

    阿宾不停的干,插得dy腰杆猛曲,|穴儿肉将鸡芭咬得死紧,阿宾知道她这回绝对挺不过了,遂大起大落,用力的点在她花心上,她果然完蛋了。

    “啊……啊……到了……要到了……啊……啊……”

    dy全身发抖,叫声高亢,然后突然一软,脱力的昏死过去。阿宾看她高潮的模样吓人,正不晓得接下来该怎么办,淑华谨慎的问:“阿宾你射了没?”

    阿宾摇摇头,淑华欢呼起来:“哇!该我了!”

    她一把将阿宾拉翻下来躺到她的身上,她双腿张成m形,欢迎阿宾的光临。阿宾原来dy的yin水,像热刀切牛油一般,毫不吃力就穿进淑华体内。

    “嗯……”淑华哼出满意的声音,她浪了一晚,总算如愿以偿。

    其实淑华和dy比起来,还是淑华漂亮的多,她年轻,身材好,又够骚。阿宾边插边不停的哄她,说和她作爱真舒服,但是和dy今天第一次见面,所以应该要礼让她才是。

    “啊……啊……你……”淑华不高兴的说:“你……这是什么……啊……狗屁理由……啊……再深点……啊……对……哦……坏东西……放我在……旁边不管……哦……浪坏我了……啊……啊……我不管啦……你要……啊……和我……嗯……作到我满意……哦……为止……啊……啊……”

    阿宾不知道要怎样她才会满意。

    “要和我……哎呦……哎呦……再作……十次……啊……啊……”淑华说。

    “十次?我会死的!”阿宾说。

    淑华将两腿都缠到阿宾腰上,让他插得更深入,阿宾每刺一下,就被她浑身浪肉弹回来,可真舒服得难以形容。

    “爽死你……还不好……?”淑华说。

    阿宾低头在她腮上吻着,她美得闭起眼睛。阿宾说:“三次可不可以?”

    “唔……”她摇摇头,差太多了,她不同意。

    阿宾更勤奋的为她服务,又说:“五次?”

    “嗯……嗯……再用力点……哦……哦……好美……哎……”

    “六次?”阿宾再问。

    “啊……啊……好舒服啊……”淑华说:“八……八次……”

    她们在床上讨价还价起来,阿宾说:“八次我怎么作得完?”

    “啊……唉呦……啊……让……让你欠……”淑华说:“啊呀……死人了……要死人了……哥哥……再快点……我好像……不好了……啊……啊……”

    既然可以欠,阿宾就不再啰嗦,趁着淑华正浪的机会狂不停,淑华的小|穴口像紧箍圈一样,紧紧的捋着阿宾的荫茎根处,他的卵蛋拍打在淑华的粉嫩屁股,受到美妙的反弹。

    “啊……啊……哥啊……好哥哥……好好哦……嗯……嗯……我……我……啊……出来了呀……啊……啊……”

    淑华头儿猛摇,秀发四散,全身禁不住连抖,浪水“噗!”的喷在阿宾的阴囊上,阿宾被她|穴口箍得舒服,又几十下深插,然后直挺挺的抵在花心上,有一阵没一阵的喷出j液。

    她们搞完,软在床上休息,才dy躺在一边傻傻的看着她们,阿宾好意的跟她打个招呼说:“dy姐!”

    dy却眼泪簌簌的哭了,阿宾无辜的爬起身来,过去想要安慰她,dy只是掩脸一直摇头,淑华一把将阿宾推开,抱着dy温言相劝。阿宾喃喃的说:“过河拆桥……”

    后来,淑华这骚妮子不知道在dy耳边嘀咕了什么,dy才破涕为笑,阿宾只是讪讪的也在一旁陪着笑。

    “好了,没事了,”淑华说:“我们来吃饭吧!”

    阿宾忙不迭的将餐盒捧过来,dy在床上铺了旧报纸,就摆在报纸上一同吃起来。她们一面吃着,dy看她们两女一男赤身露体的一起吃饭,忽然噗嗤笑了起来,淑华知道dy笑什么,dy姐,请你吃香肠!”

    说着就要用筷子来夹阿宾,阿宾吓得连连后退,两个骚女人是笑得前仰后合,阿宾只恨得牙痒痒的。

    吃完了饭,dy娴慧的收拾起残肴,淑华忽然跟阿宾说:“哥,您吃饱了吗?”

    阿宾对于她的殷勤大为担心,呐呐的说:“吃饱了……”

    淑华笑着说:“那……来还帐吧!”

    阿宾吃惊的说:“没有人逼债这么紧的!”

    “呵呵,”淑华说:“债主有两个,先讨先赢。”

    “两个?”

    “我分了四次给dy姐。”淑华嘻嘻的笑着。

    阿宾无助的苦着脸,淑华已经慢慢逼近,而且dy也在一边笑着。

    阅读 第17章 饯别

    美快要毕业了,阿宾和钰慧请了她和她男朋友去吃牛排,当作送别。

    那是一家中间等级的西餐馆,那天客人少少的,四人挑了个角落安静的座位,还算蛮有气氛。餐厅里摆设都很简仆乾净,餐桌著长长的桌巾几乎直垂到地上,他们相对面坐下,阿宾和美一块,钰慧则和学长同边。

    点完了餐,阿宾和钰慧都祝福她们前程万里,举起水杯象徵的碰一下。女侍陆续将沙拉、汤、主菜等逐样的送上来,四人一边用一边说话,谈起这将近十个月来的生活点滴,都感触良多,阿宾问了她们未来的计划,美笑而不语,只是痴痴地瞧著学长。学长说:“我当然要先去当兵啦,其他的现在谈都太早!”美说她已经在找工作,反正不急,可以慢慢挑,看起来是两人都没有什么明确的打算。

    钰慧话不多,大部份在听他们谈天,然后微笑的切著牛肉。忽然有一支手在她右大腿上摸过来,她知道那绝对不会是阿宾,显然是学长。她侧过头,用明亮的眼睛丢给他一个问号,学长却若无其事,还跟大家说著学校的趣闻。钰慧趁了个空,小声对他说:“你尽管摸,但是等一下要是和阿宾的手相遇我可不管!”

    学长也低声笑著说:“那我们兄弟正好顺便握个手。”钰慧啐了他一口,她这次穿的是长裙,学长的手只能隔著裙子摸,还好那桌布又长又大,遮掩了他的动作,别人也看不出来。钰慧吃了几片牛肉,小嘴还在嚼著,就放下刀叉休息一下,左手托腮,右手去和学长偷偷相握。学长左手在她掌心上写著,多半是love之类,她只是觉得发痒,分辨不出确实的文字。过不久,学长轻轻拉著她的手往他那边去,钰慧害怕,但是又不方便挣扎,只好跟著他去,学长将她的手掌按到裤档上,钰慧就轻轻的在上面抚摸起来。

    但是钰慧也不能一直摸他,她还有牛排没吃完,于是她间中便缩手回来,切了切餐盘中的肉,递进嘴里,再又放手回去他的胯间帮他摸著。这样来回两次,第三次当她又放手回去的时候,居然摸到的是一根活生生的鸡芭,原来学长忍不住偷偷的掏出来了,钰慧吃惊,但还是在鸡芭上轻轻抚摸,那鸡芭在一颤一颤的正兴奋著。

    学长的鸡芭虽然挺起来,但是并不会很硬,握在手里不像根棍子倒像条橡皮管,钰慧的手便忙碌的一下子来用餐,一下子放到桌下帮他套鸡芭,学长当然十分舒服,几次都差一点要忍不住射出来,可惜每到要紧关头,钰慧却刚好回去切牛排,等到再来又得重新培养感情,所以他的心弦也起起落落的,高低波动不已。

    终于正餐吃完了,女侍来收拾餐具,四人都要了热咖啡。

    咖啡还没送来之前,他们继续笑谈著,现在钰慧可以专心的为学长捋鸡芭,弄到他意乱情迷。忽然阿宾一推椅子站起来,吓得钰慧连忙缩手。“对不起,”阿宾说:“我去一下洗手间。”美说:“等一等,我也要去。”

    他们相偕离席,钰慧吁了一口气,学长著急的去拉钰慧的手,要她进行未完成的工作。现在因为没有了顾虑,钰慧就很积极的套著,她看学长无力的闭上眼睛,一副陶醉的模样,她于是凑嘴到学长耳根边说:“学长乖!快射啊!”学长不支地呻吟,突然说:“小慧……舔……舔我!”钰慧说:“舔你?怎么舔?”

    学长指一指桌下,钰慧非常犹豫,但是看见学长那一脸焦急的可怜样,回头四顾一下没有人看见,赶快矮身躲进桌底,学长也将下身藉桌巾全部遮起,钰慧跪在地上,张开小嘴,将那已经很紧张的鸡芭含进嘴里。学长的鸡芭保持得很乾净,钰慧吞吐了几下,觉得gui头好像更大了一些,就用香舌绕著长受到刺激,右手扳著桌角,左手来按钰慧的肩,钰慧温柔的将他的手掌移到自己胸前,让他多一重享受。

    学长被吮的过瘾,手上又摸著钰慧的柔软ru房,真的就要完蛋,钰慧也发现他已经起了变化,舌头专门只在马眼上用功搅动,小手掌儿疾速的套动荫茎,要赶快将学长弄出来。这个时候,餐厅女侍却送来咖啡,她从容的一一在餐桌上摆好。学长虽然下身被桌巾遮盖,但是为方便钰慧的舔舐,姿势当然很诡异,这女侍兀自感觉到有些古怪,也不方便问什么,她放下咖啡,习惯性的说:“请慢用。”学长正在紧要关头,一脸茫然,喉咙忍不住发出闷闷的声音,那女侍以为他要说什么,便问:“先生还有吩附?”学长仍然声音模糊,那女侍有礼貌的弯下腰来,又问:“先生?”学长已经走到尽头,全身紧绷一触即发,那女侍的脸蛋恰好靠近面前,涂得鲜红的嘴唇充满诱惑,他想都没想,便朝那女侍吻上去。

    那女侍长得只算普通,没料到这个英俊的男学生会突然来吻自己,一时慌张,就笨笨的弯腰愣在那里任他吻。学长的鸡芭被钰慧小嘴舔著,手上摸著她肥软的ru房,嘴唇又吻著这女侍,终于全面崩溃,大股液泄进钰慧嘴中。

    学长吸吮著女侍的唇,一直等到他射完,他才放开她,那女侍飞红了脸,嗫嗫的再问:“先生还要什么?”学长既抱歉又惭愧,连忙轻声说:“不……不用了,谢谢你。”那女侍才依依不舍的走开。钰慧从桌下爬出来,脸蛋儿也是涨得通红,腮帮子鼓起,她坐回位置,低头朝向咖啡杯,樱唇乍启,哺出一大口浓精。

    她擦嘴埋怨著:“好啊,我这么忙,你却在调戏别人。”学长说:“我没有,是她站著不走……”钰慧其实也不在乎,她拿小调羹拌了拌那杯咖啡,推到他面前,笑嘻嘻的说:“好,这杯给你喝。”学长哪里肯喝自己的j液,他和钰慧胡闹了一会儿,将那杯咖啡和阿宾换过,说:“给阿宾喝好了。”

    钰慧假装生气的打他,又把阿宾和美的换过,笑著说:“给学姐吃。”学长更不敢了,一杯咖啡两个人推来推去,这当下阿宾和美都回来了,问:“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学长连说:“没事!”,无辜的端回那杯咖啡。钰慧看他愁眉苦脸的表情,暗暗好笑,她将自己的咖啡挪给他,把学长那杯拿过来,说:“好啦!跟你换啦!”学长真是感激涕。钰慧在咖啡中加点糖,端起来啜了一口,然后深情的看著学长,又喝一口。学长看她将自己的j液慢慢喝下,心里非常温暖,又偷偷和她拉了拉手。阿宾和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在互相聊天,最后他们要回去了,阿宾抢著去付帐。他们刚要走出大门,柜台的小姐职业反应的说:“谢谢光临!”

    刚才那一位女侍也连忙跑过来,鞠躬说:“欢迎再来!”学长看见她眼睛里有话,放慢了脚步,那女侍跟上来,偷偷塞了一小块东西在他手里,学长知道那是一张纸条,便收入口袋之中,同时也暗暗的拉了一下她的手,表示他的会意。出了餐厅,学长送美回公寓,阿宾则陪钰慧回宿舍。等阿宾又从宿舍回来,美的房间门开著,她和两个男生在里面,却没看见学长。方才学长送美回来,她还以为他会和她亲热一下,结果学长只给个gkiss就走了,美真有点失望。原来学长在路上偷偷看过纸条,那女孩约他下班以后在餐厅旁边的骑楼等他,所以他赶著去赴约。

    美觉得疲倦,正想洗个澡上床睡觉,却有人来敲门找她,她开门一看,是两个同班的男同学。这两个男生从当初新生入学就看上了美,但是追求了一整年结果铩羽而归,到最后美反而被别科系的男生追走,心里确实不服气,如今都要毕业了,觉得应该算一算总帐,就算没办法吃到美,揩揩油也不错。就两人相约,买了几瓶玫瑰红和苹果西打,来找美说是私人离别酒会。

    美知道这两人都喜欢她,偏偏对他们完全看不上眼,但是现在大家都离情依依,不好意思再拒绝他们,就招呼他们进房间,一同坐在地板上,和他们斟酒喝著。美为了安全起见,故意开了房门不关。玫瑰红加苹果西打虽然又甜又香,后挫力却很强,美保持著戒心,浅酌轻尝。两个男生却一杯杯不停,没多久就面红耳赤,藉酒装疯起来。比较高的那一个说他从什么时候就喜欢美,比较胖的那一个也说他三年来每晚都梦见美,两人大著舌头,言语越来越轻薄,表示美不理他们,让他们饱受相思之苦,应该要负起补偿的责任,美正在著急,刚好阿宾回来了。

    美一看见阿宾,就连忙叫他:“阿宾,一起来喝一点。”阿宾走进她房间,两个男生不认识阿宾,以为他是另一个竞争者,不免起了敌意,但还是让他坐下一起喝。阿宾一杯还没喝完,光听他们的说话就生气起来了,这两个男生言辞动作都朝著美而来,显然除了喝酒之外,还存有其他企图。他正要发作,美却对他使眼色,要他稍安勿躁。那两个男生的话越来越不堪入耳,又说美面貌姣好,贴起脸来一定过瘾,又说美身材诱人,抱起来一定舒服,酒更是一杯接一杯,醉眼惺忪,都喝糊涂了。他们不停地黏著美说话,用言辞骚扰她,后来美问:“看你们把我说得这么美,我都不好意思了,那么请问你们今晚可有什么打算。”他们想了一想,比较高的那一个人又灌了一口酒,坚决的说:“我……要和你亲热!”比较胖的那一个就好商量一些,他说:“最少也要让我们摸一摸!”

    美跟他们俩人都抛了一个媚眼,说:“我真的有那么诱人吗?”比较高的那一个说:“哦……当然……像你那丰满的胸部,我时时都在幻想著,要是有一天能摸摸……哦……受不了……”美轻轻拉低t恤口,俯身让他们看见上半边的雪白ru房,说:“你说的是这个吗?”那两人睁大双眼,猛吞口水,鸡芭立刻在裤子里站立起来。

    比较胖的那一个则说:“还有……你那又圆又翘的屁股,我每天都想著它打手枪……打好几遍。”美站起来,摇摇穿著短裙的屁股,还伸手到裙里脱下拿一条红色三角裤,丢到那比较胖的那一个面前,抚著裙脚,绷出屁股圆滑的线条,说:“是这个吗?”那两人血脉贲张,立刻就要发作,美又说:“等一等……”她走到床上坐著,摆了一个性感诱人的姿式,然后说:“让你们说得我都心动了,可是……我只有一个人……”她停了一下接著说:“所以只能和你们其中的一个人亲热。”

    那俩人先是彼此看了一下,然后就热烈的争取起来,美又说:“我说你们啊,我都同意和你们要好了,难道不应该先让我看看你们的本钱吗?……谁会让我最销?呢?……我要最强的人来陪我!”比较胖高那一个马上站起来,一边解著裤带说:“没问题,我又硬又长!”比较胖的那一个也不甘示弱,说:“我又粗又壮……咦,同学,你比不比?”难得他百忙之中还记得民主风范,热心的问著阿宾,阿宾面无表情的摇摇头。两人都掏出硬梆梆的鸡芭出来了,果然弟如其兄,各有特色。

    美浪浪的笑著,说:“哎呦,你们都好棒啊,我真是太幸运了,好想马上跟你们作爱哦,但是……你们谁比较持久呢?”两人都说:“我!”“这我可看不出来了,”美说:“我看还是再比一比吧!”“怎么比?”两人问。“嗯……”美迟疑著,然后说:“你们互相自蔚好了,谁先she精就算输了,赢的人陪我过夜。”那两人愣在那里,没想到要这样比。美走到他们面前,难以抉择的在他们的鸡芭上分别摸了摸,他们马上周身麻,美又把他们的裤子都脱掉,怂恿他们说:“快啊!快比啊!”然后拉他们的手到自己ru房上,让他们各揉一下,又说:“我等不及呢……”那两人不好意思的慢慢互相伸手去拿对方的鸡芭,握住之后不自主的都起了一阵鸡皮疙瘩,美看他们进度迟缓,便说:“你们大概是不好意思让我看,阿宾,我们出去一下,我十分钟后回来,希望那时你们已经分出胜负出来了。”说完又在两人脸上都盖个吻,然后抛下媚眼,拉著阿宾出去,反手将房门关起,一出来就笑嘻嘻的拖著阿宾去到阳台自己的窗口,偷偷往里面看。那两人现在正坐在床上,讪讪的互相套著鸡芭,尴尬极了。但是一想到如果早一点将对方套出精来的话,就可以独享美,不免逐渐的加快速度。

    阿宾抱著美躲在窗外,他双手在她胸前揉著,说:“骚狐狸,这种方法你也想得出来!”美吃吃的笑著,说:“这两个混蛋,差一点要动手强j我,让他们去自相残杀好了……,嗯……宾,我这里真的浪起来了……”

    阿宾伸手到她没穿内裤的|穴儿上摸著,果然又热又湿,他一手解开拉链,美蹲下来取出鸡芭,张嘴就含。房里的两人都想打倒对方,但也都被对方套得又硬又舒服。比较高的那一个拾起美刚才脱下的三角裤,放到子上闻著,比较胖的那一个不知道哪儿找来一件美的胸罩,也在脸上搓著,正是勾心斗角,战况激烈。

    忽然比较高的那个一阵颤抖,眼看就要了帐,但是比较胖的那一个也好不了多少,呼吸急促起来,两人更飞快的套动对方,想要赢得最后胜利。终于,那比较高的吐出一声呻吟,说时迟那时快,一条白色的雪线朝比较胖的那一个喷来,这人虽胖却身手矫捷,肩膀一偏便闪了过去,尽管如此,他还是在这一瞬间也完蛋了,那比较高的无处可躲,竟被喷了一身,他愤怒极了,一拳打在比较胖的肚皮上,这胖的也不回拳,两人都躺倒在床上喘气。这俩人早都醉坏了,只凭一股色欲支撑,现在分别射了精,如同泄气皮球一样失去心?,忘了美,没多久就呼呼睡著了。阿宾拍拍还蹲著舔他的美,她站起来往窗里一看,笑骂道:“混蛋!把我的床单都弄脏了。”

    阿宾的鸡芭被美舔得又大又硬,他跟美说:“到我那里。”美点点头,跟他进到房间,阿宾开玩笑的将她推倒在地毯上,yin笑著说:“可惜你躲过那两支色狼,躲不过我这支。”说著脱下裤子,挺著硬鸡芭朝她逼来。美识趣的作出挣扎的表情,同时要往床上逃去,才爬到床边,就被阿宾捉住,阿宾撩起她的裙子,露出她光洁白晰的嫩屁股,阿宾将鸡芭向前一探,找到门路,就一插到底。

    美马上摇摆臀部配合起来,她是真的浪了。阿宾低头看著这又骚又美的学姐,想到离别以后不知道何时才能和她再亲热,不由得把握机会加紧抽插,把她个|穴儿磨的又红又烫。“噢……好弟弟……”美浪叫起来。阿宾快插了一阵,突然放缓速度,而且还慢吞吞的,他在品尝|穴儿肉擦过鸡芭的美感,这可害死美了,她不停的自己挺动屁股,还骚浪浪的哀求阿宾,阿宾仍是蜗牛走路一样的动作。

    美一发狠,猛然爬起来,离开阿宾恼人的鸡芭,嘴里说:“没关系,我去找他们两个。”阿宾伸手拦腰将她抱住,滚翻在地毯上,躺成男上女下的标准体位,顺势一插,美又“哦……”起来,阿宾说:“别生气嘛,让弟弟好好插你。”“啊……那你要专心点……啊……”阿宾真的很听话,他果然专心的作,于是美就很满意。“哦……好弟弟……真乖……姐姐好舒服啊……啊……再重一点……嗯……没关系……再深……啊……真好……好弟弟……好哥哥……好阿宾哦……”阿宾知道她浪透了,大鸡芭凶狠的在肉缝进出,美就哼得不成|人声。“唔……啊……唉呦……”忽然她抱紧阿宾,阿宾知道她要来了,更快速的为她抽动。

    “噢……好阿宾……”美说:“姐姐要……死了……啊……宾……宾……射给我……啊……射给姐姐……”阿宾吓一跳,以前美说什么也不给男人泄在里面,现在却要他射给她。阿宾以为他听错了,美还是说:“射给我……嗯……今天……啊……安全……快……我要……啊……啊……我来了……啊……啊……哥啊……我……啊……”说著她就高潮了。阿宾听她是真的要,就不再压抑自己的感觉,放纵的享受起来,美虽然刚泄了一次,马上销?的感觉又被抓回来,小|穴儿更紧张的直缩,让阿宾也非常舒服。“啊……天哪……我又……啊……怎么这么快……哦……又要来了……哥哥……又要来了……我好舒服啊……我好浪啊……快插……快……啊……是……是……是这样……爽死姐姐好了……哦……真的来了……我完了……完了……”

    阿宾被她叫得心旌动摇,反正她在讨著阳精,就听任感觉狂飙,让自己也推上高峰,终于也要到了。“姐,小心,我要来了……”美正美得乱七八糟,忽然感觉一股又强又热的液体洒在|穴儿深处,子宫不断的收缩,连著到了第三次。“喔……原来……啊……男生she精……啊……是这样……啊……”美头发一团混乱,阿宾用手为她抚梳,说:“真的射了,学姐。”美说:“没关系……今天应该安全,我……想要一次完整的你。”阿宾将她搂起,说:“我们到床上去睡。”他们一起躺到床上,美躲在阿宾怀里,俩人满足的睡去。第二天一早,美先醒来,她偷偷回自己房间一看,那两个男生还大剌剌的睡在她的床上,下身赤裸,两根鸡芭朝天翘著,也算是奇观。

    美将房门大开,然后溜回阿宾房间,阿宾也醒来了,瞧她蹑手蹑脚不知是何原因,她满脸狡滑的躺回床上,只是嘻嘻的笑。

    大概十五分钟后,忽然房门口传来女生的尖叫,那当然是有舍友走过看见所以叫起来,然后乒乒乓乓一阵乱响,那女生还在尖叫,然后有人跌跌撞撞逃下楼的声音,再然后,就安静了。美看著不明所以的阿宾,放声哈哈大笑。

    阅读 第18章 南行夜快车

    晚上十一点半,台北发往高雄复兴号列车,阿宾坐在第十五厢的最后面,等待火车起动。

    暑假刚开始没多久,钰慧和她们班上的几个同学,约了要到垦丁去玩,钰慧打电话给阿宾,问他能不能来南部。阿宾正闲的不知如何是好,当然马上就答应了,他跟妈妈说过,获得她的同意,整理行李南下。

    阿宾之所以会选择这一班车,是它抵达高雄大约在清晨六点四十分,阿宾可以在车上睡,比较不会浪废时间。

    通常而言,复兴号只挂十节车厢,今天不晓得为什么挂到十五节,所以虽然乘客不算少,空位却也很多。阿宾上车依着号码找到座位,可惜是靠在走道边,虽然晚上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景色,他还是盘算着,如果火车起动以后隔壁还空着的话,他就要坐过去右边靠窗的位置。

    列车刚开动不久,有一个女孩从另一头打开车厢门进来,还一直往这头走来,阿宾暗想:“不会吧!”

    结果她走到阿宾旁边说:“对不起!”

    原来旁边真是这个女孩的位子。阿宾挪了挪腿,让她坐到里面。

    这个女孩子瘦瘦高高的,短发俏丽,菱角嘴,秀挺的鼻子上架了一副细框眼镜,穿着蓝色衬衫,灰色ab裤剪裁得非常合身,她看人的时候微微吊着黑眼珠,阿宾记得杂志上说这叫三白眼,据说是yin荡的标帜。

    但是这女孩却非常冷酷,脸上一直没有任何表情,坐下来以后就从包包里拿出一本书来读着。阿宾看她那种孤傲的样子,跟她搭讪必然自讨没趣,

    阿宾手上本来就拿着一份在车站买的杂志,便也看起来。偶而,他翻到刊着泳装的画页,不免仔细的多瞧两眼,却听见隔壁那女孩发出轻蔑的鼻哼。阿宾听到她的不满,故意津津有味的掀来掀去,那女孩也不再管他,专心地读起自己的书。

    阿宾看了一会儿,觉得累了,就闭上眼睛休息,没多久竟睡着了。

    “对不起!先生,请你坐过去好吗?”在睡梦中有人推他。

    阿宾睁开睡眼,发现自己的头仰倒在隔壁女孩肩上,她正满脸厌恶的瞄着他。阿宾虽然抱歉,却也生气,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必摆这种臭脸。他坐正身体,重新闭上眼睛,懒得理她。

    他这回睡了很久,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车厢里几乎已经没有旅客,大概是路途上慢慢下车走掉的。隔壁那女孩盖着一件外套在睡,他看了看表,清晨四点多,想来应该已经过了嘉义。

    阿宾睡不着了,他无聊的又拿起那本杂志,心不在焉的浏览着。

    他胡乱翻阅,忽然间肩头一重,原来是那女孩子倾睡到他身上来。阿宾正想推醒她,好狠狠的报复一下,看着她熟睡中微微颤动的睫毛,却觉得于心不忍。

    那女孩在睡梦中一脸安详,阿宾看着她的脸,心想:“这样不是很美吗?何必老是板着脸板呢?”

    那女孩的额头圆润,月眉儿细细弯弯,长长的睫毛,细致光滑的脸颊,而最令阿宾神往的是她那诱人的嘴唇。这香唇上挺下厚,上唇缘曲线优美,弯成一付短弓,翘起的前端还微微结出颗小珠,下唇圆而丰润,像还带着露珠的樱桃,这时上下唇虽然闭紧,还是在最中间发生一处小小的凹陷。

    有时,那女孩轻轻吐出小舌湿润一下嘴唇,那舌尖滑过唇缝,暧昧又动人。又偶然,她略略蹙眉,嘴儿乍启,那整齐洁白的门牙轻咬着下唇,贝壳一样的嵌在鲜红的果肉上。阿宾看得痴迷,右手贴着椅背伸展到女孩的右侧将她搂起,心头蹦蹦乱跳,既慌且喜,想要轻举妄动,又不敢造次,一翻挣扎之后,终究还是把持不住,低头贴上她的嘴唇亲吻。

    这女孩不知是否正好也梦见情人,当阿宾吻住她的时候,她蠕动着嘴儿回应,阿宾吃着她的上唇,她也含着阿宾的下唇,俩人互相吸吮,情意绵绵。

    阿宾缓慢的啜动她的嘴,每一个地方都细心的舔之再三,那女孩被温柔的挑逗所困惑着,不自主的张开唇来,香舌探出,到处寻找对手。阿宾用牙齿轻轻的去咬,然后叼着那舌儿用自己的舌尖问候它,那女孩呼吸紊乱起来,舌头急急的全部伸出,阿宾也不客气的出力吸着,俩人舌头紧密的磨擦,阿宾甚至觉得味蕾上传来阵阵神秘的甜意。

    接着阿宾也侵入那女孩的嘴里,和她缠绵酣战,那女孩不停地用力吞噬阿宾的舌,就像要将他咽下去一般,还吮得啧啧作响,阿宾心猿意马,正想进一步占领她的其它地方,手掌才刚握住她并不丰满的小ru房,忽然有人拍着他的肩。

    “对不起,查票!”

    这列车长是有点太勤劳了,现在来查票,阿宾一下子回过魂来,慌张的在口袋寻找车票,递给列车长,那女孩也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阿宾和列车长,阿宾轻声跟她说:“查票!”

    那女孩点点头,摸出车票也给剪过,列车长又看了他们一眼,摇摇头走了。

    那女孩呆呆的望着阿宾,过了一会儿才说:“你在做什么?”

    这时候阿宾还搂着她,问:“你说呢?”

    她真的搞不清楚状况,摇摇头希望清醒一些,忽然想起方才睡梦中的美感,顿时恍然大悟,满脸羞红,恶声说:“你……你欺负我!”

    “我是在疼你。”阿宾嘻皮笑脸的说,又伸手摸她的胸部。

    那女孩气极了,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阿宾的脸上,车厢中还有几名旅客,但都坐在很前面的地方,没发现这边的桃色纠纷。

    阿宾被打得颊上又热又辣,双手用力,箍紧那女孩的上身,让她的手不能再乱动。那女孩恐惧的说:“你……你别碰我……”

    阿宾亲在她的脸庞上,又用自己的脸去磨她的脸,说:“碰到了,怎么办?”

    那女孩快哭了,颤声说:“别……我要……我要叫了……”

    “你叫好了!”阿宾说。他知道像她这样骄傲的女孩,都害怕丢脸,绝对不敢真的喧闹让大家知道,那是多羞人的事情。

    她果然只是挣扎不敢叫喊,阿宾在她耳边亲着,说:“你别动,让我亲亲。”

    那女孩哪里肯,阿宾见她不就范,又说:“亲完我就放了你。”

    她听了之后,信以为真,慢慢放轻抗拒的力气,最后停下来。

    阿宾咬着她的耳垂说:“对,这才乖!”

    她耳边传来男人的喘息,耳垂又被阿宾舔得麻痒,不由得起了机伶伶的冷颤,缩着肩膀,阿宾放松手臂,温柔的揽住她的腰枝,嘴唇游移到她的脖子上,又伸舌去舔舐着。

    她仰头枕着阿宾的肩,忍不住“嗯……”了一声,感觉不妥,连忙问:“你亲完了没?”

    阿宾重新吻回来她的耳朵,在她耳根说:“还没……”

    她怎能受的了,嘴上“啊……”了一声,不由自主抓住阿宾的小臂。阿宾吃过了左耳,又来舔左耳,她已经浑身乏力,全凭阿宾抱着她,阿宾轻托过她的下颚,端详她的脸,她羞赧不已,阿宾将她一把拉近,再度吻上她的唇。

    她双手无力的推在阿宾胸膛,阿宾吻得热烈,那双小手就逐渐攀上他的肩头,最后搂着阿宾的颈,主动的对吮起来。

    阿宾趁她有反应,左手便去摸她右,她连忙缩手来拨,阿宾,她又来拨,阿宾再回到左,她来回几次摆脱不了,就听天由命不再理会他的手,专心的和阿宾吻着。

    好不容易阿宾停下来换气,她将阿宾的脖子搂得紧紧的,呵喘着问:“亲完了没有……?”

    阿宾将她推倒在椅背上,低头去吻她的领口白肉,呜咽的说:“还没!”

    阿宾色欲熏心,左手已经在解她的上衣钮扣,她上身不方便动,便扭起双腿抗议,大概阿宾裁定抗议无效,仍然摸进她的衬衫内。

    这女孩因为ru房不丰满,穿的是有厚厚杯垫的内衣,阿宾一摸没有触感,就直接撩起胸罩,贴肉握住小肉丸子。这女孩虽然胸部单薄,头却大,阿宾用掌心去磨动,一下子就硬了。

    阿宾的嘴顺着胸部而下,来到晕颜色都淡,淡到几乎分辨不出来和ru房的差异,被阿宾吸过比后,才有一些些红润起来,阿宾手口并用,将她的胸部蹂躏个够。

    这女孩仰头半闭着眼睛,双手捧着阿宾的头,她已经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不过为表达少女的矜持起见,她还是问:“亲完了没?”

    阿宾突然抬头说:“亲完了!”

    她一听十分意外,就愣愣的傻在那里,邪邪的表情,半晌才醒悟是阿宾故意捉弄她,不依的扭动上身,阿宾笑着回去舔她的ru房,她终于“啊……”的满足叫起。

    阿宾一边吃着她的奶,手已经在她的腿间摸索着,她的大腿细细的,没有什么肉,尽管如此,终究还是敏感的地方,她摇动着臀部表达她的感受。阿宾隔着裤子虽然也摸得舒服,但是得不到成就感,就去拉她拉炼。

    这次那女孩真的不肯,阿宾死拉活拉,用尽方法,那女孩护土有责,抵死不从。阿宾要她乖乖别挣扎,并且威胁她说:“要不然别人听见或看见,多丢人啊!”

    她听了阿宾的话,才不甘愿的让他脱去长裤,阿宾警觉的探视四周,然后看着那双又长又细的美腿,说:“你真美!”

    这女孩听了很高兴,但是又很担心,既担心被人看见,更担心阿宾,男人脱了女人的裤子还会安什么好心?

    她穿了一件小小的白色三角裤,用料
(快捷键 ←)上一章:第 14 部分阅读 返回《少年阿宾》目录 下一章:第 16 部分阅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