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少年阿宾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17 部分阅读

章节目录 第 17 部分阅读

文/未知
少年阿宾 | 本章字数:12341 | | 少年阿宾txt下载 | 少年阿宾手机阅读
    老实说。

    “那也用不著要吃人一般。”dy笑著。“这是因为小姐秀色可餐。”“你还敢勾引我,”dy说:“我警告在先,我不是很好吃的哦!”“我可不可以吃吃看再确定?”连长试探的问,同时坐到她身边。

    “你……别乱来!”dy瞪著眼说。那连长牵起她的手用两手握著,说:“别担心,我都会照步骤来。”另外这边,陈明宪带著淑华来到营舍后面简陋的浴室,他说:“真抱歉,我们只有冷水。”“没关系,我冲一冲就可以了。”淑华说。那浴室里面隔成一格格的澡间,根本没有门,陈明宪退出浴室外,再笨他也不会笨到真要回去岗哨,当兵三年,母猪都赛貂蝉,更何况淑华是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他听见浴室内传来潺潺水声,就偷偷摸摸又溜进去,靠著隔板掩护,三行四进,慢慢移到可以看见淑华的地方。淑华已经全身赤裸,让龙头流出来的水从头到脚淋著,她缓缓转动娇躯,正好让陈明宪将她的身体看个过瘾。

    淑华仰头闭眼,享受著清凉的流水,她双尖粉艳动人,双臂如藕,腰细如蛇,顺著撩人的线条而下,是陡翘的屁股,中间有一条迷人的裂线,雪白的腿浑圆修长,每当她转身过来时,就看到那男人禁地神秘草丛。

    陈明宪一边偷看,一边揉著发硬的荫茎,后来乾脆掏出裤外,打起手枪来了。他专注地看著淑华迷人的身体,手掌则勇猛的在鸡芭上捋动,他嫌距离太远,就摸近了一些,他越套越舒服,也越移越近,最后来到隔间口。

    淑华的一身白肉就在眼前,陈明宪把根鸡芭都快搓破皮了,淑华正好转身向外面,突然才发现这兵正对著自己在自蔚,吓了她一大跳。陈明宪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抱住淑华的双腿,觫觫的不住发抖。

    淑华猜想他应该是已经偷窥了许久,好像是对自己的美色很著迷,看他跪在地上,全身衣服都被淋湿了,一副可怜样,不禁俯腰蹲下,轻抚著他的脸庞。在办公室里,连长正在强吻dy,她软弱的抵抗著,双掌推在连长壮阔的胸膛,连长威武的男子气概令她窒息,她最后屈服的张开小嘴,回吻起他来了。

    连长将她搂进怀里,一手在她的颊上摸著,同时撩弄她的秀发,果然是依照标准的分解动作来,并不猴急。dy被他的温柔所迷惑,推在他胸前的小手变成在他结实的胸肌上探索,他将dy再搂得更紧,吻了她的耳朵。

    dy软绵绵的倒在连长身上,连长的手又在她的纤腰上抚动,良久良久才往上推进,慢慢的攻占山头,这山虽然不高,连长却爬了很长一段时间,连dy都为他著急起来,终于他登上顶端,而且掌控了局势,忽强忽弱的为dy揉捏推拿。dy被他这样子摸,尖自然而然的突立出来,在泳装上跑出小小可爱的两点,连长用掌心在那两点上抹来抹去,dy将头靠上连长的胸膛,小声的“嗯”著。

    连长不让dy的嘴儿太闲,抬起她的下巴,再吻上去,手上已经偷偷地在卸她的泳装肩带,dy贪图美感,任他摆布,只是满脸飘红,急急的喘著。连长将肩带扯脱,分分寸寸的下拉,最后一阵弹动,跑出来dy一双可爱的ru房,dy赶快曲肘遮掩,连长使开擒拿术,将她双臂丢到他颈上搂著,免得碍手碍脚,然后双掌袭,将两颗小肉球握在手心。dy重点被击破,身子更软了,也“嗯”得更理直气壮。

    浴室之中,龙头的水仍旧在流,淑华和陈明宪一蹲一跪也都还在地上,她捧著他的脸吻著,还伸手帮他套套鸡芭,乖乖,这rou棍儿硬成这样,她疼惜的揉著gui头,要陈明宪站起来,他听话的和她相扶著站起,傻傻的愣在那里。

    淑华已经知道这阿兵哥是支呆头鹅,笑著说:“把衣服脱掉啊,哪有小姐光著身子,男生穿著衣服的道理?”陈明宪才恍然大悟,飞快的脱去衣服,部队在这方面的训练还算很有效。淑华让他站著,自己蹲下来,轻撩著那根鸡芭,她抬头望去,陈明宪紧张的看著她,她给他一个媚笑,慢慢张开嘴巴,将gui头逐渐含进嘴里,淑华正想用舌尖来逗它时,陈明宪屁股猛抽,一大股浓精已经喷进淑华嘴里。淑华“哇”的吐掉,笑骂说:“人家还没开始啦……这么没用……”忽然背后有人哈哈笑著说:“他是恒春有名的第一快枪手,没办法。”

    淑华连忙熟虾一样的蹲身抱膝,回头一看,是刚才门口的另一名卫兵,他这时也脱得精光,一根翘上半天的鸡芭在下体摇晃著。原来他看陈明宪久去不回,料想必然是在偷看小姐洗澡所以流连忘返,好东西竟然不跟好朋友分享,他恨得牙痒痒的,把心一横,私自丢了门哨也溜到浴室来了。一进来没想到陈明宪居然跟小姐光溜溜的在亲热,连忙也脱去了衣服,想要分一杯羹。

    淑华一看,好家伙!这人比陈明宪还长还粗,她就伸收一抓,咦,还更硬!就轻轻套起来,说:“那么……你呢?”那人说:“试试看嘛!”这边在办公室里,连长已经脱去了军鞋、外裤和背心,只留下内裤还穿著,他一身结实的肌肉长满了绒绒的体毛,dy的泳装早被抛在藤椅上,一丝不挂的被连长抱坐在腿上,连长正在吃她的头,她用下颚磨著连长耳下刚刚长出的短胡子,连长探手进到她的腿间,她难为情的用力合紧,但是没多久就又分开,而且分得很开,好让连长可以把她弄得更舒服一些。

    连长摸著她水汪汪的阴沪,故意在阴核上用力,害dy不停颤声求饶,连长又将中指穿进她的|穴中,进行碍扫荡,可怜dy是欲哭无泪,美得“啊啊”乱叫,浪声短促无力,连长的手指沾满ydy大腿在隐隐发抖,膣肉猛缩,将连长的手指紧紧地含住。“哦……哦……不要再弄……了……我会……受不了……啊……不要了嘛……啊……快停……啊……我受不了了……快停……快……啊……快……啊……啊……糟了……糟了啦……啊……啊……”dy叫声凝结,全身直,浪水已经喷满连长的手掌还滴到地上,她高潮了。连长人粗心细,先将她扶睡在藤椅上,她半闭著眼睛看他,失?落魄,自言自语的说:“好舒服。”

    连长站起来脱去内裤,挺出直直的炮管,不但乌黑圆粗,还长度过人,dy吃了一惊,摇摇头说:“我完了……你们是最大的人就当连长是吗?”连长得意的大笑,他的确是个超人,小弟弟和他的身材一样雄壮威武,还不断的向dy点头致意,dy娇媚的对连长招招手说:“你过来。”连长站过去,dy努力坐起来,将鸡芭拿在手里把玩,抬头对连长细声说:“你这么大……k等一下要疼我喔……别弄痛我……”连长弯下腰去吻她小嘴。

    回头又来看浴室里面,水龙头已经关掉了,淑华翘著屁股,双腿张开站著,那后来的卫兵已经从背后将棒棒插在她的骚|穴中,抽得十分高兴,她扶著隔板低下身,替无辜的陈明宪舔舐他射过精的鸡芭。陈明宪只是没有经验,他不久就又精神百倍起来,又直又硬,淑华称赞他:“对嘛,这才乖!”

    那后来的卫兵兴味盎然的挺动屁股,把淑华搞得雪雪呼爽,就用力去夹他的鸡芭,他受到鼓励,干得更狂野。“噢……噢……真好……”淑华叫著:“你很会插啊……我好喜欢……啊……哦……哦……再用力……阿兵哥……用力……啊……唔……唔……”后来她叫声中断,是因为陈明宪将不出话来。那后来的卫兵虽然耻笑陈明宪,自己也好不到哪里,眼看淑华又浪又美,小ui头夹得痛快,丹田一阵热意,他知道糟糕,要停下来却已经太晚了,赶快使劲捧紧淑华的屁股,能插多深便插多深,随即马眼一张,嘴巴发出满意的“噢”声,阳精滚滚而出。淑华从他疾速的动作就知道他也被解决,等他射完,马上转身将屁股朝向陈明宪,骚y:“快,快进来!”

    陈明宪看著她那浪|穴,正慢慢流出男人的j液,他将棒棒对准那还没来得及闭上的肉缝,很容易就一挺而入。他这辈子第一次女人,万分紧张,三?七魄怕不跑掉了一半,鸡芭在淑华里面抖很得严重,连抽插都忘记了。

    “你倒是动一动啊!”淑华催他,他才忽然清醒,死命的像唧筒般狠插不停。“啊呀……你轻一点……喔……喔……嗯……对……像这样……啊……你很棒啊……插得我……啊……好舒服呢……哦……哦……”淑华鼓励他。他经淑华称赞,更落力的插进抽出,淑华的水不停的喷在他荫毛上,他更加兴奋,狠狠的深入到底,淑华每当他碰到花心的时候,就收缩|穴儿口去箍他的根处,让他感受多一点紧缩的美感。“啊……真好……好爽啊……小穴好美……呦……嗯……唔……唔?”她又被堵住嘴了。另外那个兵看著她们在插,鸡芭不听话的再次硬起来,他跑到淑华前面,将rou棍塞进她口中,淑华呜咽的吞食著,她想,我又不是三合一敌人,为什么要受到国军弟兄的围剿,不过这围剿也蛮舒服的就是。

    陈明宪虽然这回表现比较良好,但总是处男第一次,淑华将他夹得很爽,他稍微不小心,就又射出来了,鸡芭边吐出白浆,身子也边打起寒颤。另外那个兵拳脚敏捷,他将陈明宪用力推开,把淑华抱站起来压到隔板上,架起她的腿,从正面再度插进她满是j液的洞里。c连长办公室的藤椅上,dy张开双腿坐在那里,连长撑在她前面,巨型的荫茎在她小小的|穴中徐徐进出,他是那么强大,所以不敢对dy太过粗暴,怕摧残了她。虽然是这样缓慢的移动,dy还是很辛苦,但是当连长插到花心眼儿上的时候,那舒美的感觉却也是难以形容的。

    她乖乖的让连长自己去动,不敢骚浪地招惹他,免得他性起难耐,狂抽猛插的话,难过的还是自己。“好哥哥……啊……轻轻插哦……妹妹怕……啊……很舒服……像这样就好……哦……很美……很美……啊……你插深……没关系……哦……但……别太……用力哦……啊……好好哦……嗯……好哥……好大的哥……嗯……”她慢慢累积感觉,|穴儿也习惯连长的壮大,浪水沛然而出,好让连长更容易插动。连长的大棒棒将她的阴沪塞得满满没有空,当他往里插时,连荫唇都要陷进去,当他往外拔时,会翻出一大片粉红的膣肉,而当他退到最外面时,那被阻挡在|穴里的水份就“……”的往外喷,藤椅底下就如同被她撒过尿一般。

    连长插在她里面也舒服极了,她那羊肠小径又狭窄又紧迫,将鸡芭包裹住不放,ui头,所以虽然只是慢慢的挺进退出,也让俩人都如痴如醉,扩大了愉快的感觉与求,dy难耐起来。

    “唔……唔……哥……你快一点点好吗……只要一点点……就好了……啊……对……啊……好棒哦……嗯……嗯……”连长加快速度,dy开始也敢挺动配合了,俩人越晃越有力,连藤椅都“吱吱”的声援他们。“哎……弄死人……啊……怎么这样好……我的爱人……我的……情人……啊……啊……再快一点……对……啊……啊……今天……我一定……会死掉……天啊……我会坏掉……啊……插死算了……啊……噢……”连长听她叫得肉麻,忍不住越插越狂放,dy双眼无神,香汗淋漓,两条腿蛇一样地勾著连长的腰,随著连长的屁股在扭晃。

    “啊……我快……了……哥哥抱紧我……我要你……我要……啊……好舒服啊……哦……哦……哥……哥……吻我……”连长马上吻著她,她贪嘴的猛吸连长的舌,吸到连长也觉得充满快感,一条rou棍勇猛奔腾,而dy已经开始高潮,一波接一波的浪峰袭著她,真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高潮都更为强烈深刻,她四肢都缠绕在连长身上,上下两张嘴也都与连长亲蜜吻合,恨不得和他真的融为一体,用不著再分开。“唔……唔……”因为嘴巴没空,所以她只能发出满足的音。

    “啊,小姐……”那连长了个空,摆脱她的嘴说:“我可以射吗?”“唔……唔……”dy急忙吻回他,闭著眼睛点头,嘴巴不肯放开。连长射了,j液机关炮一样的射向dy子宫口,射得她头皮发麻,她才张开小嘴,叹著说:“射得……真好……哦……哦……”连长抱住他,转身坐在藤椅上,让dy伏在他怀中,dy摸著他的胸毛,满足的露出微笑。他们歇息了半天,连长才突然记起:“你不是要冲水吗?”dy也记来了,她嘟嘴说:“可是和你抱著真好。”

    连长拍拍她的屁股,她不情愿的起来穿回泳装,连长也著好服装,又帮她整理过头发,才带她走出办公室。淑华和两个兵已经干完回来了,她和他们各插过两三遍,三个人都爽死中f.她早已换好衣服,和他们站在大门口谈笑,连长看见陈明宪全身湿透,问了声:“干什么弄的?”陈明宪不敢回答,淑华则是偷偷的笑著。连长自己著dy去浴室,然后回到门口。

    等dy冲好换过便服走出来,营门外闹哄哄的,好像菜市场一样,原来是来了一车摊贩,自己的同学都已经集合过来,和营区的官兵,全都围在那里吃东西,只有连长和两个卫兵还站在门口没动。dy要走向连长,淑华却跑过来拉她说:“dy,来吃。”dy看著摊贩车上的招牌问:“黑轮?什么是黑轮?”她探头一看,恍然大误说:“原来是甜不辣嘛!”

    淑华递给她一根,直说很好吃,dy看见那黑轮就想起连长,她摇摇头,说:“谢谢,我吃过了。”

    她还是走到连长身边,连长问:“你叫dy红著脸告诉他全名,她也跟连长要了姓名和部队的邮箱号码。这时同学都已经回到路那头的车上,大声催促她要走了。她有点舍不得,忽然垫起脚尖,搂著连长吻他一下。“哇……!”全连官兵和她的同学都一起鼓噪起来。

    dy转身跑向过马路,虽然天气还很热,那红的脸蛋儿却明白的表示,她的春天又回来了。

    阅读 第21章 仲夏夜之梦

    九棚村和港仔村都在满州乡的东边,和恒春隔着一条山脉,面对太平洋,这是阿宾他们垦丁之旅的最后一站。

    早上,他们在九棚港边烤肉玩游戏,下午到港仔村体验砂漠风暴,晚上投宿在港仔的一间小庙里。那庙准备有十几间简单的客房,他们选了其中左右有两张大通铺的房间,男女分开各睡一边,也许是真的玩过头了,乡下又无比的寂静,上床没多久就纷纷进入梦乡。

    阿宾和钰慧躲开众人,相偕到海边散步。广阔的沙滩上,洒满皎洁的月光,几里之内完全见不到人烟,阿宾搂着钰慧,两人将鞋提在手上,赤脚享受那碎浪涌漫上来时的清凉。

    这几天来他们一直没有机会独处,而明天就要回家了,不免都有点难过。俩人默默的沿着浪花走,夜深人静,星斗满天,这如诗如画的意境,使他们都陶醉在罗曼蒂克的气氛中。

    一直陶醉到他们看见那二条狗。

    那二条狗屁股相对,黏在一起站着不动。

    钰慧先看到的,藉着月光她怀疑的问:“宾,你看,那里有两条狗……,它们站在那里做什么?”

    “zuo爱,小姐。”阿宾说。

    “咦?真的吗?你乱说的。”钰慧不相信。

    “骗你干嘛!”

    “这样的姿势……”钰慧还是不相信。

    “这样的姿势我也可以做,”阿宾邪恶的说:“你要试试吗?”

    钰慧当然不要,搔了阿宾的胳肢窝一下,说:“要试你自己去试。”

    阿宾也回搔她,其实俩人都怕痒,嘻嘻哈哈互相躲闪笑成一团。钰慧往海里面逃,阿宾追上去,没多久就被海水拍湿了衣服,他们也不管,弯腰互相泼着水,淋成了两只落汤鸡。

    今晚海面平静,波短浪缓,他们不知不觉越玩越深,钰慧退,阿宾就追,当们走到水淹臀部的深度时,阿宾不敢再前进,钰慧故意往水深处去,挑衅的向他勾指引诱,阿宾又追了几步,却不小心失去平衡,跌在海水里面。钰慧连忙赶过去将他捞起,阿宾已经喝了两口海水,咳着不停,钰慧心疼的埋怨他。

    “怕水就不要逞强嘛!”她拍着他的背。

    “就算会溺死,我也要追到你在一起。”阿宾说。

    “傻孩子。”钰慧替他拨走额前的头发,吻了他。

    阿宾也将她紧紧的搂住,钰慧说:“我们回沙滩上去。”

    阿宾求之不得,和她手拉手走上岸边,然后在浪花刚好打得到的地方,相拥而坐。海水带着泡沫淹上来,退下去的时候便将他们压着的细沙流走,让腿上有一种痒痒的舒服感觉。

    天上满满的全都是星星,阿宾跟钰慧说,如果没有月亮的话,星星会更多更亮,钰慧干脆躺下来望着,看得都痴了。

    “好美哦!”她说。

    钰慧站起来,脱掉t恤和短裤,又反手到背后要去解胸罩,阿宾见状也连忙起来将衣服三两下脱剩内裤。

    钰慧看他也脱了衣服,奇怪的问说:“我是想要下去游泳,你干什么?”

    “我……”阿宾才知道会错意,说:“我也去。”

    钰慧将胸罩解下,青春、浑圆而坚实的ru房在轻轻地摇动,那迷人的形状,从底,形成累垂的曲线,阿宾计算着它们的二阶微分,揣度那平面和空间不可思议的变化。阿宾怀疑她的尖是不是有一条无形的丝线吊着,要不然怎么会恰好这样诱人的向上翘起,还能将ru房托成耸起的山峰。

    钰慧发现阿宾在看她,就瞪了他一眼,左手抱胸,右手脱去小巧的内裤,骂他说:“大色狼。”

    她迎着月,背向阿宾,好像整个人都弥漫散发着月光,黑色瀑布一样的秀发泻落到柔细的腰间,臀部仿佛细琢的白玉,最不应该的是还裂成美丽的嫩桃子,令人垂涎欲滴。

    她每一个轻缓的动作都在挑逗阿宾的神经,所以当他也将内裤脱掉时,钰慧就看见阿宾那惊人的强硬,这显然是对自己的美丽在作见证,她甩了一下头发笑说:“游泳不须要带着舵。”

    “唔,这不是舵,”阿宾从背后揽住她,硬得像棍子的地方就贴在钰慧的臀缝上,阿宾说:“这是罗盘针。”

    钰慧觉得鸡芭卡在那里很痒,就踮起脚尖,将腿儿分开又重新合拢,阿宾就被她夹在大腿中间,紧傍着温暖的蜜地,没想到还能有剩的伸出一粒油亮的光头来,在前面呼吸新鲜空气。

    钰慧探身去看,发现自己私ui头,觉得好玩,她用手指捏着说:“罗盘针?你骗人!这……分明是个和尚。”

    “阿弥陀佛!”阿宾说:“施主言重了。”

    钰慧听了有趣,笑得花枝乱颤,阿宾将手摸到她的ru房下缘,轻轻托在大肉球的底部,同时挺动屁股,让鸡芭磨擦钰慧的小嫩芽。

    “嗯……不要……”钰慧红了脸,说:“我要去游泳嘛……”

    阿宾咬住她的耳朵,故意喘气给她听,钰慧嘴上说不要,却举臂反手抚抱着阿宾的头,一点也没有要拒绝的打算,只是缩着脖子略尽闪躲之意。

    阿宾将舌尖探进她的耳朵里,她眯起眼睛讨饶,阿宾离开耳朵,顺着脖子向下滑行,啄木鸟一样的去啜她的肩膀。

    钰慧才些些觉得没刚刚那么肉麻,正想要乘机逃开,忽然双手抓空,腿缝中的和尚也不见了,原来阿宾矮身半蹲,吻着她的脊椎末稍,并且伸出舌头,沿着脊柱凹往上舔,舔得钰慧浑身发毛,手脚僵直动也不敢动,心脏差点都停了,小嘴儿张开却只出气不入气,鸡皮疙瘩一阵接一阵,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

    阿宾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钰慧反应这么强烈,他顽皮的来回多舔了几趟,钰慧忽然一个寒噤,气咻咻的短喘不停。

    他又趁势往钰慧高翘的屁股舔,当舔到最高处的时候,钰慧一直在喉头滚着的一声“啊……”终于叫出来了。阿宾满意的换边继续舔,钰慧仰头吁不成声,两腿不自主的抖着。

    阿宾爬下臀峰,看见屁股和大腿的交界处有一弯可爱的折线,他随着线朝里面吻,钰慧乖觉的将粉臀往后挺,阿宾却吃到一大堆黏黏的水,奇怪,不应该有这么多啊!他才知道,原来当他舔着钰慧背脊的时候,她就浪丢了一次。

    钰慧对阿宾的发现羞愧难当,阿宾却趁火打劫,一条舌头伸的老长,不停的往里面钻去,可惜在这个角度让他抓不到重点。阿宾就教钰慧双手扶膝,弯腰张腿,好让他的舌头长驱直入,无所阻拦的舔在钰慧的荫唇上。

    钰慧像功夫女侠般架起马步,圆呼呼的臀部尽量抬高后翘,让阿宾吃个仔细。阿宾看她阴阜丰满的浮起在腿间,柔柔绒绒的荫毛敷在上面,肉包子上面已经难耐的裂出缝来,阿宾舔在又嫩又湿的馅肉上,碱碱骚骚的yin水不停地流出,阿宾照单全收,还吃得滋滋有声。

    钰慧半蹲仰起头,阿宾则是跪着仰起头,埋在钰慧的屁股里,月光下,俩人就像在进行着快乐的膜拜仪式。

    钰慧回头看见阿宾的姿势,“嗤”的笑出来,说:“你好像大青蛙哦……”

    阿宾听她居然还有空来取笑自己,就将右手食指穿到她阴di上,适力的揉动起来,钰慧不免“啊……啊……”的浪吟,阿宾就说:“你才像狼女……啊……今天刚好月圆……”

    也许真的是刚好月圆,但更多是因为阿宾的舌头和手指,所以狼女就叫得更蛊惑人心了。

    “喔……喔……啊呀……”

    钰慧被玩得很难受,她摇动屁股想摆脱阿宾的手指,阿宾一不作二不休,左手中指挖进她的|穴儿中,缓缓的进出,舌头则移动战线,去舔她的屁眼。

    钰慧真的尖声叫了,阿宾自然不会去阻止她,到后来她嘶哑的喊着,同时海风强劲,所以听起来也很微弱。

    钰慧没被人舔过屁眼,阿宾也没舔过人屁眼,他舌头在皱皱粗粗的小圈上滑动,钰慧既搔痒又舒美,小屁眼儿直收缩,好像在说话一般。阿宾同时也加快两手手指的动作,把个嫩|穴整治得痛快不已,阴di红肿颤动,膣腔夹得又小又紧,他决心要钰慧溃决,三个要点不停的猛攻,钰慧哆嗦了两三回突然长声娇呼:“啊……啊……”,浪水向后猛喷,阿宾前胸尽湿,她第二次高潮了。

    钰慧再也无力站定,眼看就要软倒下来,阿宾停止所有令她敏感的动作,扶着她结实的屁股,让她顺势蹲坐下来。

    钰慧以为阿宾好心放过她,要让她歇息,等坐到他腿上时,却发现原来鸡芭正在那里等候着她,而且很方便的刚好一插而入,才知到中了阿宾的连环奸计,可惜已经后悔莫及了。

    阿宾的棒棒自始至终都硬着,钰慧下来的时候双腿张分,防御尽失,而他正好指天站立,顺理成章的就和心爱的人作成了完美的结合。钰慧泄过两次的|穴儿又湿又暖,鸡芭头进去之后藉着她的体重直达子宫口,钰慧原本已经爽够浪够,大鸡芭没预警地插进来让她再度紧张莫名,阿宾捧着他的臀腿,慢慢的摇动,她咬着牙,|穴儿不受控制的阵阵收缩,又开始美起来。

    阿宾托着她起落,没多久就发现钰慧自动自发,已经抛着臀儿在上下地套动,他就将双手移到前胸,玩起她的ru房。钰慧蹙紧眉头,好像很痛苦,嘴儿却是在荡荡的浪笑着,两个小酒窝浮现出来,她一下子抬头一下子低头,秀发四散,发出没有意义的喉音。

    阿宾问她:“舒服吗?”

    她不说话一直点头,阿宾用力去捏她的尖,她根本不觉得痛了,只是努力的将屁股抬放抬放,阿宾见她浪得难过,便也挺动着腰来帮她,钰慧一发现阿宾也配合抽动,马上叮咛说:“不要停哦……哥……”

    阿宾爽都来不及了,哪里会停,钰慧显然是多虑了。

    阿宾逐渐用力,每一次都完美的进入到她底部,然后很快的退出,又很快的再闯进来。钰慧的头支撑不住,懒散的仰靠到他肩上,阿宾丢下那一对美不顾,在她周身到处爱抚着,钰慧笑意更浓,酒窝儿也陷得更深。

    钰慧一旦被操得舒服,荫道就不断的抽慉夹紧,阿宾插在里面也觉的舒服,鸡芭涨得再加粗加硬,于是钰慧又被操得更是舒服。钰慧迎着海风尖叫,反正寻常时候也没什么好环境可已叫得这样过瘾的,索性叫个够。她用高低不定的呻吟诉说,让阿宾知道她的感受,也让阿宾听了之后有足够的后劲再干她。

    终于钰慧得第三次高潮来了,她大力的颤抖着,呼吸变得微弱。

    钰慧的头依然仰在阿宾肩上,双手掩面啜泣,接着大哭起来,阿宾看她明明是在快乐的高点,而且汨汨的yin水一波波流出,沿着他的阴囊滴到沙滩上,钰慧怎么反倒却伤心起来了呢?

    阿宾停下来,担心的问:“亲爱的,你不舒服吗?”

    “很舒服……”钰慧呜咽着。

    “那你哭什么?”

    “因为很舒服嘛!”钰慧说。

    阿宾可没辄了,不敢再动,仍然跪在沙滩上,抱着钰慧让她休息。

    钰慧侧头过来吻阿宾,说:“嗯……哥哥别再弄哦……,我够了。”

    阿宾也吻她,这夜里纵然清凉,俩人仍旧满身大汗,他们搂着温存了一会儿,阿宾实在跪得累了,一不小心坐倒在沙上,害钰慧也慌倾了一下,她拍拍屁股站起来,阿宾看她拍动屁股时,臀肉晃动的样子,马上又心悸不已,他拉拉钰慧的手,说:“慧,你看……”

    他指了指跃跃欲试的鸡芭,钰慧连忙退后两步,摇手说:“不关我的事……我才不管……!”

    阿宾想要上前捉她,她知道他的弱点,转身向海里逃去,阿宾跳起来追赶着,在浅水处抓到她。钰慧咯咯的笑着,不肯让阿宾亲近她,俩人同时跌倒在水中,阿宾慌忙的站起来。

    钰慧坐在水里,拉着他的手说:“别担心嘛,海一点都不可怕。”

    “海那么大……”阿宾说。

    钰慧玩起他的鸡芭,呵呵的笑说:“你有罗盘针啊。”

    阿宾提议回去洗澡,钰慧却拖着他往深水走,阿宾不肯,钰慧拿着鸡芭问:“你不要了吗?”

    阿宾当然要,只好跟她走,钰慧走到海水大约淹漫到腰部时,才停下来,她说要教阿宾仰漂,阿宾哪里肯,钰慧便说:“很简单,我做一次你看。”

    她便在水上躺下来,放开四肢,轻松的浮在上海面。阿宾难以置信的看着她,钰慧如同躺在床上一样惬意,她说:“看,一点都不难。”

    然后她站起来,又说:“我会扶着你,你慢慢躺下来。”

    钰慧双手撑在阿宾的屁股和背上,让他躺在水中。阿宾觉得很滑稽,向来只有他放倒女人,如今让钰慧将他放倒,仅管好笑,他还是很紧张。

    “你别僵手僵脚的,张开点,放轻松,”钰慧斥喝他:“再放松……一点力都不要出……对……再松……乖……对了……头也放松……后仰……眼睛别看我……看星星……嗯……很好……很好……这不是……漂起来了吗……”

    钰慧偷偷的收走了扶着阿宾的双手,阿宾真的漂起来了,他抓到诀窍,知道肌肉都不能用力。忽然他有一些担心,钰慧只教他漂,没教他怎样站起来。

    钰慧笑眯眯的贴着他的脸,还吻他,他怕失去平衡都不敢乱动。

    过没多久,钰慧不见了,阿宾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感觉鸡芭有人在抚摸,原来钰慧跑到那里去玩他。

    阿宾半软的鸡芭马上又重新硬起,罗盘针现在看起来像根船桅,高高的竖成与海平面垂直。这真是新奇的感受,他全身轻飘飘一点都不着力,耳朵浸在水里有一种诡谲的宁静感,而钰慧正在套动爱抚他的鸡芭,不断的畅快感受传来,如同梦游幻境,他有点晓得为什么钰慧刚才会哭的原因了。

    钰慧看他闭眼睡在海面上,一副飘飘欲仙的样子,知道情人正十分舒服,她送佛送到西,轻启朱唇,吻上了鸡芭。

    可是她马上又吐出来,舐着舌头说:“好碱!”

    原来是海水的味道,她吐了一些口水,在gui头上抹了抹,才张嘴重新含住,觉得淡多了。

    阿宾任她玩弄,无限的快感在体内流窜,好像飘荡在云端,乘着风飞翔一样。钰慧留意着他脸上的表情,知道情郎正在享受,心中也甜蜜的很。有时她太过出力,阿宾会微微下沉,但她只要含着gui头向上吸,他马上就浮起来,他们都注意到这个特别的乐趣,海果然并不可怕,甚至是太可爱了。

    只是光一直吸吮着鸡芭,阿宾固然会舒服,却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会she精满足,钰慧求好心切,就用手同时也为他捋着炮管,果然阿宾马上更硬涨肥大,显然更痛快了。钰慧舌尖绕着gui头打转,纤纤小手将鸡芭杆子套得飞快,阿宾十指屈张,想要抓点什么东西却抓不到,屁股不自主的夹紧,所以下半身开始下沉,钰慧用左手托住,好让他继续漂在海面上。

    刚才他们已经作过爱,其实阿宾也快差不多了,钰慧细心的帮他又含又套,他更没办法再撑几时,钰慧托在他屁股的手还报仇的去挖他屁眼,阿宾开始抖起来,钰慧便知道他要完了。

    钰慧张大红唇,尽可能的将阿宾吞进嘴去,钰慧从没这样帮阿宾吃过,他的gui头直抵咽喉,钰慧以嘴巴代替手掌,整个头晃动起来,这几乎要了阿宾的命,rou棒不自主的向上猛刺,真是辛苦了钰慧,然而阿宾也终于忍耐不了,“卜卜”地从马眼一口口不停地吐出浓精,钰慧没空去想,就全部吃下去,仍然帮他含着gui头。

    阿宾射完了精,鸡芭慢慢软下。钰慧放开嘴也放开手,让他自己又浮起来,阿宾全身无力,随着波浪摆动。

    “嗯,”钰慧称赞说:“现在漂得最好。”

    她伸手携着阿宾然后躺下,也漂浮起来,月光下海面上,两人赤裸的肉体,融合在大自然的律动中。

    不久,钰慧听到阿宾的哭声,她好奇地问:“你怎么了?”

    阿宾说:“你还没教我怎么站回来。”

    钰慧泄气的说:“真丢脸。”

    她先站起来,再将阿宾扶起,结果他笑嘻嘻的哪有在哭,钰慧撒娇的打他,两人手牵手,回头往沙滩跑去,只留下笑声在海上回荡。

    阅读 第22章 同学会

    阿宾的学校依照新生的县市,分配给二年生每人一位直属学弟妹,并且要他们在开学前与学弟妹见面,以便协助菜鸟们各项琐碎的事情。

    “以前怎么没有对我这么好?”阿宾埋怨着。

    他拨电话给这个叫做柳敏霓的学妹,从电话号码看来,她和阿宾是住在同一个区,阿宾在电话中自我介绍,问她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我想到学校去看看。”那学妹说:“学长有空带我去吗?”

    “现在吗?”阿宾问,他看了看表,早上十点钟刚过。

    “可以啊!”学妹说。

    他们就约在附近的麦当劳门口,阿宾去接她。当阿宾骑车到那里,学妹还没到,他就撑起脚架,坐在车上等。

    “嗨!”背后有人跟他招呼。

    阿宾转头去看,一位笑盈盈的女孩,双手交握拎着一只小提包,梳着整齐的浏海,很俏皮的模样站在那里。

    “学妹吗?”阿宾小心的问。

    “嘻嘻,”那女孩笑着说:“你真的不认得我了?”

    阿宾张口结舌,女孩会这么说自然是认识他,他努力回想,看她那轮廓好像有点眼熟,实际上却是没有半丝印象。

    那女孩看他愣了半天,显然真得认不出来,不情愿的骂他说:“死人头,我是柳月娥啦。”

    “柳月娥……!”

    阿宾一下子都记起来了。

    柳月娥是国小五六年级时,和他坐同一张课桌的同学。那时凡是男女同桌,必然桌面上会刻出一条楚河汉界,划得分明,谁人越界都会吵上半天
(快捷键 ←)上一章:第 16 部分阅读 返回《少年阿宾》目录 下一章:第 18 部分阅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