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少年阿宾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24 部分阅读

章节目录 第 24 部分阅读

文/未知
少年阿宾 | 本章字数:12285 | | 少年阿宾txt下载 | 少年阿宾手机阅读
    天……天啊……啊……要糟了……啊……啊……上天了啊……喔……喔……”她又尖叫起来,连忙再拿双手来捂住嘴巴:“唔……唔……唔……”她媚眼如丝,脊背一阵硬,阿宾感觉她浪水是冲著飞出来的,显然又高潮了。阿宾打铁趁热,rou棍一霎也不停,飞快抽动以逼得她再激扬上更高昂的顶峰。“哦……天哪……我的天……”她乐坏了,倚头靠在阿宾的肩上说:“好……好……你……你好厉害……啊……我会爽死……啊……大鸡芭……好棒啊……每次都……啊……啊……插到……哦……人家的……啊……花心啦……唔……好……好……我……啊……的天……会再来……会再来哟……”

    阿宾被她叫得心绪不稳,反正他也急著想要赶快发泄,便大起大落,每一下都深插到底,又全拔至只留gui头尖,然后又再重重插入。老板娘真的浪到脱力了,已经不大再能哼得出完整的句子来,只是一直重覆诉说她好爽好舒服。远远的门外,老板和那堆朋友仍然隐约传来酒拳的呼喝声,这边他老婆刚好猛然的扑来了再一次的高潮,她呀呀的放喉尖叫,连嘴都不掩了。“啊……啊……好老公……好棒啊……我死了……浪死了……啊……啊……水快流乾了……啊……你干死我算了……啊……啊……我天天都要……被这样干……啊……这样干我……啊……”阿宾担心的看看门前,好像她的叫声外面并听不到,他也舒服得够了,感觉gui头不停地涨大,鸡芭棍子越来越硬,最后,他屁股肉一缩,?麻通透全身,j液“卜卜”射出,让老板娘又“嗯……嗯……”的颤著喘气。他搂著老板娘,让她的头埋在他怀中,鸡芭则仍旧泡在她里面,她累得连动都不能动了。

    半天她才回神说:“阿宾啊,没想到你这么棒……”阿宾缓缓的将屁股退后,鸡芭便跟著溜出来,她低头用手去捧起来一看,说:“哇!原来你是这么大……,怪不得了……,阿宾,你有女朋友吗?”阿宾点点头,她又说:“真可惜,不然我介绍我侄女给你,真可惜。”不晓得她可惜的是她还是她侄女,阿宾心想既然爽都爽过了,还是早走为妙。“老板娘,”他将鸡芭收起来,说:“我有几本书要租。”“你拿去吧!”老板娘也站到地上,让裙子自动落好,抱著他吻了一下说:“看完再还回来就好了。”阿宾只好也吻她一下,然后贼头贼脑的探了探大门口,从他走进来的小门溜回书柜间,他的裤档都是老板娘的yin水,他只好拿了几本书遮著,故作镇静的走出门口。

    老板娘稍为整里了一下自己的服装,将脚上的三角裤乾脆脱下来丢在一旁的洗衣桶里,走到大门外,瞪了还在喝酒的丈夫一眼,先将租书那一侧的铁门拉下关好,然后又回到厨房,在水槽边洗著今天丈夫换下的衣服。那老板和朋友一杯接一杯,彼此招呼,他们已经喝了两打啤酒。老板娘回到屋后不久,老板的一个朋友实在喝得太多,尿急得受不了了,只好起来要上厕所,他匆匆的往厨房跌跌撞撞快步走来,还惹得其他人一阵讪笑。他走近厨房,对老板娘招呼了一声“大嫂”,就闪到胡乱用矮木板区隔出尿斗的所谓厕所,解开裤头尿尿。他憋得那么久,又涨又痛,当尿液从体内疾射而出,膀胱随著轻松不少,他一边尿著,一边从没完全隔断的木板矮屏上看到老板娘的背影。

    老板娘在水槽前搓揉著衣服,他站的地方在她的右后侧,抬眼望去,她圆弧的臀背曲线从裙布上隐约可见,腋下的一支ru房在晃荡著,虽然她还穿著一件上衣,可是半透明的布料还是让他清楚的看出胸罩托著的轮廓,他的尿刚挤完,鸡芭抖的顺势一翘,因为老板娘的身影而当场充血勃起。他就站在那里盯著老板娘,手上套动鸡芭发挥想像力,那鸡芭越来越硬,欲望越来越高,他就也不收鸡芭,拿在手上提著,走出遮护的木板,向老板娘走来。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日间也常来到这里,看著老板娘暴露的穿著就都会想入非非,不过就是没有机会和她亲近,现在四下无人,实在是大好良机,他悄悄的走到她身后,拦腰将她一抱。

    老板娘先是愣了愣,她感到后面臀部有一条坚硬的东西抵著,两支手臂马上环住了自己,耳后传来的是男人的息,是谁?又没有别人来过?她回首一瞧,果然是进来尿尿的那个人。“国良,”她说:“你作什么?”国良看他虽然讶异,却并没有生气,两手往上钻动,各捧到一团软肉,涎著脸说:“大嫂,你身材真好!”

    “少来了,”老板娘继续洗她的衣服,说:“你们和我那死鬼三不五时不是都喜欢去找幼齿的吗?我这粗牙你们哪能看得上眼?”国良的骚扰行为居然没遭她抵御或谴责,知道已经是块到口的肥肉,他双手十指诡谲的捏揉著,嘴巴吻在她的颈侧,说:“什么话,她们哪比得上大嫂,是你老公不知道惜宝。”她闭眼仰头,停下手说:“是吗?”

    国良没想到偷得这样容易,不禁懊悔怎么不早点儿过来,他双手边揉著,边解开她的第二和第三颗钮扣,然后伸手进去,扯走她的罩杯,摸在圆圆滑滑的ru房上。喂哺过孩子之后的女人,胸部虽然更大,却失去了弹性,奶头也黑大了一些,但是这对国良来说都无关紧要,他贪婪的摸著,还捏在头上,有时他过份的使了力,老板娘也只是咬咬牙,并不喊痛,甚至嘴角还带了一点无法解释的微笑。她双肘架在水槽边上,弯下腰,国良翻起她的裙子,没想到她居然没穿内裤,嫩嫩的屁股多肉又圆熟,他伸手掩到她阴沪上,湿湿黏黏的,这女人这样容易动情,不免问道:“大嫂,你平常也都不穿内裤吗?”

    “是啊!”她故意说:“等你来插我啊,你又都不来!”他听到这话哪里还能忍耐,鸡芭触在她阴沪上,摇了摇让它湿润一下,穴儿口,缓慢而稳定的穿堂过户,直达幽深之地。他虽没有阿宾强大,但是坚实挺直,比起老板那要死不活的应付模样,最少还让老板娘能证明自己尚有女性媚力,她骚浪的翘高屁股,迎接他的弄。

    国良遇上这难得的机会,棒棒一被|穴儿肉包裹住,更是硬得没有道理,他马上双手抓牢老板娘的屁股,把自己和她都疯狂的摇晃起来,鸡芭和小|穴儿就像唧筒一样的快速插实放松,同时不停的从|穴口挤出水花泡沫来。“喔……喔……国良……啊……你……好凶啊……好用力啊……哦……哦……真爽……你这死人……啊……用力……你怎不早些……啊……来操我……啊……我愿意……啊……每天和你插……啊……好舒服……哦……哦……对……像这样……啊……对……那里……那里……啊……爽死了……啊……啊……”“比你老公怎么样?”国良问,好像偷腥者都有义务要这样问。“啊……你……你比他强太多了……啊……”老板娘答,好像出墙花也有义务要这样答:“他整天只……会工作……嗯……嗯……晚上就一副死人样……啊……你……不像你……啊……这样硬……这样过瘾……啊……啊……又……又插到最深……最痒……的地方了……啊……哎呀……哎呀……”

    老板娘真的浪翻了,yin水不停的喷出,国良也像阿宾那样,整条裤子前面完全湿透了。她们都一同陷入在疯狂的境界,只顾得要和对方干个够,不再理会外界的变化,厨房中尽是浪叫声,春意融融。其实外面的老板他们闹得乱哄哄的,少了一个人没回来谁也不在意,也没人听到后面老板娘的叫春声。

    只是后来,又有一人想要上厕所,他站起来,摇晃得更吃力,大家依然耻笑他没档头,他回骂了几句,吃力的往屋后走来。一走近小门,他就听到了男女嘻yin的声音,他进门一看,揉了揉眼睛,没错,那是老板娘,她藏小说狗一样的趴在地上,头发摇得散乱,而国良跪在身后干到浑然忘我,连他进来都不知道。“好啊,国良……”他出声说:“你在这里偷干嫂子……我……我去跟外面的人说……叫人都来看……”国良和老板娘吓一跳,她们一乐过头就忘了保持警戒,忽然听到别人的声音,抬头一看,是一个秃头的中年男子,他虽然口中威胁要去找人来,却是自己也掏出鸡芭来,越走越靠近。“勇哥,别这样,”国良边干边说:“嫂子生活寂寞,我安慰安慰她罢了,我就快好了,嫂子只一个人不够的,马上换你。”“是吗?嫂子?”勇哥走过去,也跪在她面前,两手去捞她吊著摇动的大ru房:“啊!嫂子,天天看著你这两颗,早就想摸了……真好。”

    老板娘抬头瞪他,骚媚的骂:“你们都只会……啊……这样说……又不……早来摸……啊……哼……靠……靠过来一点啦……!”勇哥跪近了一点,老板娘头一探动,嘴巴一张,将勇哥的gui头含进嘴里,努力的吸起来。勇哥年纪稍大,硬度不似国良那么好,也没有他粗长,但是老板娘今天存心要丈夫绿帽戴戴个够,也不嫌弃,谄媚的为他吸吮起来。“哦……你……”勇哥受用极了:“你这骚货……原来浪成这样……没早来干你是我的不对了,改天我多找一些人来把你干个透……哈哈……”老板娘后面的|穴儿被国良插得发烫,前面的勇哥又被她吃得越来越硬,她从来没这样yin荡过,真的美不堪言,|穴肉花心都无比的舒畅,骚水狂喷,忽然间四肢百骸都?麻透顶,来了一次恐怖的巨大高潮。

    “唔……唔……”她嘴中有物,说不出浪语来,想要张口喊叫,勇哥的gui头却趁机抵到她的喉头,她也没力抗拒,只得憋气承受,这时高潮正在扩散,脑子里一片空白。而勇哥虽然不是没被女人舔过,却也不曾这样深插到女人的喉咙,gui头有一种怪怪的快感,而且看到国良的鸡芭在老板娘的屁股后面出没,一下子兴奋过度,失去了控制,再强插两下,喷精出来了。老板娘正感到窒息,没想到勇哥“唔唔”两声,热精直射入她食道,她想吐也吐不掉,乾脆全部咽下去。

    勇哥等到喷完了精,才退出她的嘴巴,她恨恨的骂一声:“要呛死人啊?”她低眼去看勇哥那鸡芭,说也奇怪,他射完以后,不仅没有软下,甚至还在更加膨胀之中,她有些意外,想要开口问问勇哥,称赞他几句,没想到那鸡芭却是因为涨尿才又硬起,勇哥醉酒泄欲,没办法再闭紧尿门,腰骨一?,黄汤飞洒而出,都尿到老板娘脸上,她急忙侧脸躲闪,仍旧被尿了一身。

    国良在后面观赏她们的西洋戏,真是香艳大胆,老板娘高潮的时候,他就也有点受不了了,看到勇哥尿在老板娘身上,更是无法再忍,一阵最后猛,然后压死不动,也穴儿底处了。

    三人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只是老板娘比较狼狈便是。他们将她扶起来,她无力的埋怨了几句,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能再穿了,她想要先去洗一个澡,两个男人也再整理好裤子,向她告别,走回大门外去。

    大门口,老板和其他的朋友都站成一排,向马路尿尿,反正这么晚了,也没有行人。老板看见他们回来,就说:“我们在比谁尿得远,你们也来比!”“不用了!”勇哥说。他们坐回矮凳子上,俩人商议著,要比,当然要比,只是改天要再找老板娘再来比一比,和他们,就算了吧!

    阅读 第33章 多事ktv

    创作完成日:1999.01.15(台湾)

    钰慧寒假一回到高雄,便想找份临时的工读自己赚学费,因为大哥钰宪结婚後不久就和大嫂搬出去外面了,所以家里有点冷清,好不容意她放假回来了,她爸爸妈妈不愿意钰慧又跑太远去上班,刚好她爸爸的朋友王叔叔新开了一家ktv,於是替她找了柜台结帐的职位,让她就近上下工。

    这是个时髦的新行业,王叔叔第一天带她到店里,介绍那里的经理给她认识:“这是戴小姐,这是钰慧,戴小姐处理公司的所有事情,你多跟她学学。”

    “是!”钰慧答应着。

    “叫我。

    因为这样,钰慧这个冬天就在这边工作,她固定上早上十点到下午八点的班,晚上就会有另外一个会计小姐来替换。

    这家ktv中,外场组长是一个长得邪里邪气的男孩子,廿五六岁,叫作罗正凯。正凯的弟弟正熹还在读高职,也是寒假来工读,正熹看起来也不怎麽正经,他们兄弟俩整天老喜欢四处吃女孩子豆腐,店里都是一些小妹妹,偏偏又都欢迎他们,只有钰慧讨厌他们吊儿郎当的个性,因此对他们不言笑,碰了几次钉子之後,他们就不敢来惹她了。

    不过和正熹一起来上班,他的同学张宏铭就不一样了点,这人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所以反而没有他们兄弟讨女孩子喜欢。

    两个礼拜过去,钰慧发觉宏铭有事没事就会走到她身边,搭讪一两句话,或是问她一些芝麻豆大的问题。钰慧也曾听到其他服务生的rur,说宏铭喜欢她,钰慧总是一笑置之。宏铭再来找她,她仍然佯作不知,毕竟她比他们都大几岁,成熟多了,应付这种场面绰绰有馀。

    春节那几天,店里生意好得不得了,钰慧除了上白天的班,晚上也要在外场帮忙,正凯故意把她和宏铭排在同一区,替他制造机会。正凯指点宏铭一句至理名言,他说“烈女怕缠”,要宏铭努力到底,杨过还叫小龙女姑姑呢。

    几个晚上下来,虽然钰慧和宏铭更熟悉了一些,却没有让宏铭有什麽斩获,甚至每天下班,她都请文强来接她,宏铭以为文强是她男朋友,心里既失望又吃味。新年才过完,钰慧向d提起要辞了工作,因为阿宾要她提早上台北,他妈妈一直叼念着钰慧怎麽过了年还不来。

    宏铭听说钰慧要走了,心情down至谷底。钰慧上班的最後一天,晚上七点左右,夜班的会计小姐提早来交接,钰慧了一些感谢慰勉的话,并且要她暑假一定要再来帮忙,钰慧答应了,说过,退出办公室。

    她走向员工的休息室,想要换掉制服,在走廊中却遇见正熹和宏铭挡住去路,正熹说:“钰慧姐,你要走了?”

    钰慧笑笑说:“是啊!後会有期!”

    正熹说:“钰慧姐,宏铭有一些话想要对你说,你能不能给他一点时间?”

    钰慧犹豫的考虑一下,正熹说:“一下子就好!”

    说着便又推又拉的,将钰慧和宏铭挤进最角落的一间小厢房,自己退出来,留下她们俩人。

    “好吧!”钰慧无可奈何在沙发上坐下来,说:“你想说什麽呢?”

    宏铭嗫嗫的也坐到钰慧旁边,说:“慧姐,我……我……”

    “吞吞吐吐,一次说嘛!”钰慧一脸不高兴。

    “是,是,”宏铭低下头,又突然抬起头,凝视着钰慧说:“慧姐,我┅┅我喜欢你!”

    钰慧听了之後只是看着他,安详的问:“然後呢?”

    宏铭的出招遇上空荡荡的反击,一鼓作气的坚强斗志忽然溃不成军,不知道要再怎麽接话,瞠目结舌,傻在那里。钰慧看他可怜,说:“傻孩子,我有男朋友的。”

    “我知道!”宏铭难过的说,他想的是文强。

    “等你再长大一些吧,”她想早些脱身,便替他画一个大饼:“说不定我会喜欢你也不一定!”

    “真的吗?”宏铭果然觉得略为安慰。

    “嗯!”钰慧点了点头。

    “那……”宏铭问道:“我可不可以有一个要求?”

    “什麽要求?”钰慧谨慎的说。

    “可不可以……”他说:“让我握一握你的手?”

    钰慧微笑开来,她允许了,宏铭虔敬的扶起她的柔胰,小心的握揉着。

    正熹离开那厢房之後,今晚客人不多,便溜到厨房想偷懒一下,结果进去之後,厨房只有一个也是来工读的家商女生叫翠凤,正在切柳丁花,他来到她背後,合手一抱并且吻在她耳朵後面,轻声的叫唤她的名字。

    翠凤简直连骨子都软了,她和正熹这几天刚好打得火热,在店里算是公开的一对,初坠爱河的少女心思当然全系在男朋友身上,正熹不规矩的双手在她腰上搓来搓去,她的心里就一阵阵的甜蜜。

    翠凤平时喜欢简单的装扮,牛仔裤白球鞋,俏皮可爱,像个小男生一样。但是上班规定一定要穿制服,她们店里的女生制服一律是桃红色的背心外套,又紧又短的小窄裙,白色丝质衬衫,结着一只小红蝴蝶结,翠凤穿的这样,钰慧穿的也是这样。正熹的手现在就是从白衬衫的下方往上面挪,移到她小巧的胸脯上,翠凤丢下工作,警觉的抓住他,拒绝他的侵犯。

    最近几晚,他已经试过好几次想进一步和翠凤亲热,都被她抵挡下来,其实正熹在学校也有女朋友,他并不怎麽在乎和翠凤的结果,所以也就算了。但是今晚知道宏铭和钰慧在厢房里,而且刚才他还教过宏铭几个绝招,就算宏铭吃不起全餐,捞些沙拉浓汤总会有吧!想起钰慧丰满玲珑的身材,他自然涌起强烈的情绪,因此不顾翠凤的抗御,强横的用手掌占据了翠凤的双峰。

    翠凤身材娇小,ru房刚好盈握,被正熹巧妙的搓揉过之後,糟糕的舒服起来,她从没被男人爱抚过,初次经历这种快感,当然没有馀力再想反对,她斜靠在正熹怀里,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而宏铭在厢房之中,正熹所教的秘技是一招都没用上,就被钰慧彻底化解掉了,他现在只是可怜的执着钰慧的手,利用最後的机会触摸个够。钰慧的手掌软细温柔,手指纤幼修长,正熹揉了一会儿,试探性的拿到脸上触着,钰慧看他渴望的样子,就不反对,还疼惜的抚着他的脸庞。

    宏铭受宠若惊,钰慧神圣的玉手摸在脸上,太感动了,他心情激荡,忍不住吻了钰慧的手,小鸡啄米一样的啜个不停。钰慧被他惹得吃吃轻笑,他见钰慧没有责怪的意思,胆子便又大了起来。

    “慧姐,”他巴望的说:“我可不可以再有一个要求?”

    “什麽?”

    “我……我……”他忐忑地问:“我可以亲一下你的脸颊吗?”

    “你有些过份哦!”钰慧瞪了他一眼。

    “求求你!”

    钰慧吃软不吃硬,拿他没有办法,就默许了。宏铭高兴的简直要翻起斗,他小心翼翼的靠近钰慧,钰慧甚至可以听见他狂乱的心跳,她也有些感动了,阿宾和文强都还没曾对她表现过这样强烈的悸动,可惜她还是无法喜欢宏铭,她侧抬起脸,等待宏铭来吻她。

    宏铭知道机会只有一次,忽然舍不得就这样亲下去,他把脸靠得很近很近,先用力的嗅着钰慧的香味,又将鼻尖磨在钰慧脸上,钰慧无奈的笑了笑,终於,宏铭将嘴巴贴上她的嫩颊,长长的吻着,钰慧礼貌的闭上眼睛,宏铭亲了将近一分钟,才依依不舍的将嘴移开。可是当场他就後悔了,他马上又吻回去,并且无理的上下吻个不停,钰慧不满的训斥他,骂说:“你不是说亲一下吗?”

    “唔……”他急中生智:“每次一下。”

    说完又想吻上来,钰慧要躲,他一家伙搂过来,让她躲也躲不掉,就摇着头闪避着,宏铭却了个空,准确的吻到她的唇上。钰慧配合公司的规定,上班时涂着口红,两三下就被他吃完了,宏铭猴急的伸出舌头,想度进钰慧的嘴里,钰慧不肯,他牢牢的捧着她的头,她只好不情愿的启开牙齿,放他入来。

    宏铭一钻进她的小嘴,立刻到处找她的香舌,慌张的挑来勾去,钰慧真是啼笑皆非,看他小孩子装大人,纰漏百出,一时好心,就温柔的缠住他的舌,阻挡他的骚动,让他体会真正接吻的甜蜜。宏铭孺子可教,没多久就明了了要领,也放慢动作,唇舌互用,和钰慧吻得又热又湿。

    很久很久,她们才分离开来,俩人都红透了脸,钰慧喘着问他说:“够了吧?”

    宏铭说:“我……我还想有一个要求……”

    “咦……?”

    厨房里,正熹的怪手已经有一只从翠凤被解开的衬衫扣缝中,探进去在她的半罩内衣上抚摸着,她穿着无肩带的内衣,正熹轻易的就将罩杯替剔开,指缝将她小小的尖夹住,还不停的摇着。翠凤无处呼救,正熹吻在她耳上的嘴不断的呵气,她昏眩得几乎要不支倒地,连忙抓着正熹的手臂,指甲深掐入他的肌肉之中。

    正熹的指尖又绕着她的晕画圆,弄得她昏淘淘痒痕痕的,翠凤吐气如兰,转开被正熹吃着的耳朵,向後索吻,正熹沿着脸颊一直舔到她的唇上,她热情的小舌头早就等在那里,马上天雷地火,狠狠的彼此相互吸吮。正熹贪得无餍,右手垂下到她的大腿上,然後不停的向上搔扰,摸进她的裙子里去。

    “正熹……”翠凤呻吟着:“会有人来……”

    “没关系的……别怕……”正熹随便敷衍她,同时拇指已经突击到她的三角洲,碰到了一块又软又有弹性的丘陵地。

    “啊!不要!”翠凤说。

    “啊!不要!”钰慧说。

    钰慧现在被宏铭推倒在沙发上,宏铭正在强行剥开她的白衬衫,他一步一步的提出要求,陷钰慧於难以招架之地,他也没料到正熹教他的绝招跟本没有用,反而他自己的哀兵政策奏效了。他解除了钰慧的几颗上衣钮扣,拉开她的衣襟,钰慧雪白而峰峦起伏的趐胸裸露在他面前。

    “啊!不要!”钰慧又说。

    不要也没有用,宏铭一头往她怀里钻,同时在她胸膛到处吻着。钰慧用手去推他,可是一点都推不动,宏铭意志坚定,双手合力一扑,将两只半球都压在手掌心里,钰慧是那麽饱满,他只能掌握到每边的三分之二,他感觉触感好极了,尤其是手指的部份,因为是抓在胸罩所没包覆到的美肉上,更是令人隽永难忘,。

    宏铭无师自通,十指拢拗不定,将钰慧捏得也躁乱如麻,他更用指尖将钰慧的胸罩布端勾下,钰慧心里头又慌又急,可是也无法阻止ru房弹跳出来,那对ru房浑圆坚实,细腻无瑕,粉红的晕之中,宏铭看得裤子里头的鸡芭急急地冲动涨硬,无名火在胸口熊熊焚烧着,他已经没空去慢慢的提出要求,不再问过钰慧的同意,便迳行张嘴将她的左侧头含进嘴里,不停的吸啖着。

    就在这时,正熹已经将翠凤的上衣大喇喇的敞开,年轻诱人的少女胸膛展露出骄傲的隆挺,翠凤果然是没有经验,甚至连挣扎的动作她都很生疏,她只是哀恳的说:“会被人看见……”

    正熹索性左掌将她的双眼遮覆住,说:“看不见了!”

    这简直掩耳盗铃,可是翠凤陷入黑暗之後,反而真的不再挣扎,乖乖的让正熹上下其手,正熹右手技巧的穿过翠凤的三角裤跟的松紧带,摸到她的茵茵草原。翠凤年纪虽小,毛发却异常旺盛,整片密密麻麻,正熹虽然还没看到,也想像得出那苍苍郁郁的样子。翠凤最丢脸的秘密被人发觉,浑身热烫,正熹还步步相逼,接触到草丛底下潮湿的软肉。

    “啊……”翠凤忍不住叫出来。

    正熹的指头是魔鬼,他在翠凤的两腿间熟稔的抹划不停,翠凤只觉得心情一波波的起荡攀高,下身好像有一股暖流在到处游窜,她自己不知道浪水已经滂沱而出,只是怯怯地紧掠着身体的快感,唯恐它一闪而逝。

    正熹探在翠凤阴阜上的两指早已黏稠答答,他藉着她的分泌,轻松的分开她裂缝的前端,翠凤立刻产生一种忡忡的紧张感,正熹两指又一夹,她差点没当场昏死过去,因为他正捏在她娇嫩的阴di上,她双腿觫觫发抖,水流泛滥得连她自己都有发现了,她怎麽还站得住脚,软棉棉的就要向下瘫倒,正熹急忙揽住她的腰,将她放趴在流理台上,她失魂落魄任人摆布,正熹将她的紧身短裙向上提摒而起,她圆圆丰丰的臀部,绷着一条小小的三角裤,上面还有可爱的卡通印花,正熹没空欣赏,一把就将它扯到她的膝盖弯……。

    钰慧的一对头被宏铭舔得高高站起,她的水份比翠凤还丰沛,不同的是她自己知道身体必然的反应,她一直想起身逃走,却生不出足够的力气,宏铭对两只蓓蕾左右轮番的噬食,并用身体将钰慧的双腿隔开让她无法并拢,以他坚硬勃起的裤档去压迫她的私|处,钰慧仅管一百个不愿意,终究还是产生应有的美妙,她“噢……”的呼出感叹,宏铭再蠢也懂得她在动情,就磨得更努力了。

    宏铭放开钰慧的头,抱紧钰慧,又一次和她湿吻起来,钰慧也不自主的回抱着他,俩人下身相互挪蹭,宏铭感到钰慧那里透过来温暖的热气,烘得他的鸡芭直挺挺的发颤,他心里一阵栗怅,周身的欲火非得要发泄不可,他着急的要去脱钰慧的内裤,钰慧自然地扭动抗拒,他失去对女性应有的柔情,双眼涨红,手上粗鲁暴戾,将钰慧的内裤左右一扯,“嘶”地撕裂开来。

    钰慧“唉哟”一声,两手赶紧护住失去屏障的阴沪,宏铭弃掉她残破的内裤,跪在地上,冲动的在解去自己的裤头,用力一褪,连内裤都一起脱下,他抓住钰慧的双手一分,钰慧便无险可守,他把那烘烘烫烫的鸡芭凑在她的荫唇上,俩人又都同时起了鸡皮疙瘩,他冒然的往里一送,却是窒碍难行,弄得钰慧痛苦的皱起眉头。原来钰慧虽然里外湿透,他却乾燥无比,宏铭几次总是插不进去,但总算把前半截都弄得够润滑了,最後一次攻坚,终於畅通无阻,整根鸡芭没留空隙的进钰慧身体内。

    宏铭和钰慧同时舒服的喘了口气,特别是宏铭第一次尝到男女间绝佳美味,对象又是深深单恋着的钰慧,从心理到身理,全都痛快万分,他将鸡芭紧紧的抵实在钰慧的小|穴儿中,享受那一生难得的经验。

    钰慧被小男孩半暴力的迫使就范,也产生一种微妙的快感,男生的鸡芭都已经进到体内,多说无益,便由他去吧!

    翠凤光着屁股被架伏在流理台上,正熹已经从裤炼缝中掏出棒棒,他的棒棒弯翘得异於常人,弧度十分夸张。他就显然比宏铭有经验多了,他将gui头先触在翠凤的洞口,磨来磨去让翠凤难过不已,当他觉得时机够成熟了,就把gui头逐渐的推进她肉里,他睁大眼睛,看着翠凤的小ui头吞没,实在太过瘾了,他稍稍退出,正准备一举夺走她的chu女身,偏偏墙上的对讲机在这时刺耳的“铃铃”响起。

    “喂……”正熹恨恨的将话筒抓过来,应答着。

    “宏铭在那里吗?”是守柜台的小姐。

    “没有!”他没好气的回她。

    “没有……?戴小姐在找他,”对讲机那一头说:“那……我到厢房去找找看好了。”

    这怎麽可以!宏铭上班时间和钰慧躲在厢房,如果被发现那就糟了,正熹立刻说:“不……不用,我替你去找他好了!”

    他挂上话筒,不得已的把鸡芭和小|穴分开,扶好翠凤,告诉她等他一会马上回来,穿好裤子,就匆匆的往宏铭在的那房间去了。

    翠凤在紧要关头被弃而不顾,一脸愕然还不知道发生什麽事,只好可怜兮兮的自个儿转背着门口,弯下腰来,想要将内裤穿好。忽然一阵晃动,又被人从後面抱住,正熹怎麽真的快去快回?她回过头想要问他,却吓了一大跳,那人不是正熹,是他哥哥正凯。

    翠凤急忙挣动,正凯却拎小鸡一样的把她提抱到流理台上,回复刚才等候的姿势,并且一手压制着她的背,让她不能起来,另一手在裤档中找到鸡芭拿出来,真是有其兄必有其弟,正凯的鸡芭也是滑稽的转着大弯。

    当然翠凤看不到那景像,她只觉得正凯也和正熹一样,将一根rou棍子的前端在她敏感的阴门上逗来逗去,惹得她十分舒服,恍忽之间,她竟然分不出正熹和正凯的差别了,快乐的感觉一步步的漫延全身,她禁不住热切的期待着,期待下一刻还会有什麽意外的畅美。

    突然一阵剧烈的刺穿,翠凤痛楚难忍,“哇……”的大叫起来,正凯已经突破了她那一层膜,正式的占有了她。

    正凯一直沉默不语,直到当鸡芭全部都插满她的|穴儿时,才放开压着她背的手,抚在她的脸颊上,抹走她的泪水,温柔的说:“乖,一会就不痛了。”

    翠凤真的是很好哄的女孩,正凯不停的对她轻声说一些贴心话,她就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而且正凯也不停的偷偷抽动鸡芭,让它缓缓地在她紧凑的膣腔中来回拔出送入,说也奇怪,方才她还疼得死去活来,一转眼却马上就没有了苦涩感,取而代之的是新奇而充实的满胀舒坦,她为此犹豫的回头看着正凯,正凯正也看着她,她脸儿突然羞得通红,立时又转头回去,脖子压得低低的,不敢抬起。

    宏铭压在钰慧身上,鸡芭歇都不歇的在她小|穴中快速的抽动着,钰慧想要压抑那恼人的舒服感觉,却反而越来越难忍,他的每一刺进退出都让她酸麻十足,更何况他干得那麽凶,终於她防线全面崩溃,欢愉的叫出声来。

    “啊……啊……宏铭……啊……啊……”

    “舒服吗?慧姐。”

    “哦……哦……舒服……很舒服……宏铭很棒……啊……”

    宏铭得到赞美,更是拼命的埋头苦干,插得钰慧水花四溅,|穴儿不停的收缩抽。

    “啊……啊……很好……很好……啊……宏铭……好弟弟……太美了……啊……啊……姐姐……姐姐……不妙了……啊……啊……”

    钰慧一直就是这样脆弱,没几回合,已经高潮了一次。

    “咚咚咚!!”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宏铭!宏铭!”是正熹在外面叫他。

    宏铭和钰慧都吃了一惊,他连忙回答:“什……什麽?”

    “d在找你,你先出来一下吧!”正熹说。

    宏铭鸡芭还硬得厉害,如何能半途而废,钰慧趁机会将他推走开来,拍了拍他的脸,温柔的说:“快去吧!”

    他只好站起来整理过衣服,告诉钰慧说:“姐姐,一定要等我回来!”

    然後他推门出去,正熹等在那里:“在她办公室,不知道什麽事!”

    宏铭一脸不高兴,往办公室走去。正熹等他走过转弯处之後,就开门进到厢房,钰慧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在整里头发,看见他进来免不了脸红了一下,故做镇定的跟他随口问候一声。

    正熹看着钰慧,他当然也喜欢钰慧,只是钰慧根本从来不理他,他当然更知道钰慧和宏铭几分钟前在搞什麽鬼,他刚才和翠凤的亲热也是活生生被打断,火儿还没退呢,瞧着钰慧红润的双颊,前凸後翘的体态,他不免想入非非。

    钰慧见他色眯眯的望着自己,心底有点发毛,便站起来想走出厢房,突然发现刚才被宏铭撕破的内裤,正该死的躺在地上还没收,正熹也看见了,这小东西让他产生无比的冲动,他向钰慧扑去,俩人都跌倒到地毯上面,正熹三两下找到她短裙的扣头,不礼貌的强解开来,在钰慧的反抗中,硬将它脱去。

    於是钰慧便赤裸了下身,她像熟虾一样的卷曲身体,不愿让正熹看见,正熹却搂住她,从她的屁股後面向前摸到小|穴,真是防不胜防,她那儿还湿着呢,正熹的中指要命的准准抠在她阴di上,没多久前刚泄过的|穴儿马上又活络了起来。

    “不要……”她作垂死讨饶。

    正熹岂会心软,他还是利用中指,快速的插进钰慧的肉洞里,狠狠的掏了几十下,将钰慧挖的哇哇大叫,然後他将那中指举到鼻头嗅了嗅,没有j液的味道,看来宏铭并没有完事,便放心的掉头侧卧朝着钰慧的屁股,手臂撑穿开她的大腿,一口就往她的荫唇吃去。

    钰慧最怕男人的这招,|穴儿已经不听话的泛起汹涌春潮,正熹舌头灵巧地在大小荫唇间舔吮,钰慧就用不停的浪水报答他,虽然嘴巴上还是虚伪的直说不要,身体却诚恳的供出了实情。

    正熹见钰慧浪态渐露,就放开她被他挽抱着的大腿,
(快捷键 ←)上一章:第 23 部分阅读 返回《少年阿宾》目录 下一章:第 25 部分阅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