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少年阿宾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26 部分阅读

章节目录 第 26 部分阅读

文/未知
少年阿宾 | 本章字数:12078 | | 少年阿宾txt下载 | 少年阿宾手机阅读
    “哦……哥……真好……真美……啊……妹妹好舒服……啊……我……我每天都在想你……想哥哥……啊……想得好苦啊……啊……好美啊……啊……好……我……唉呀……好舒服……啊……啊……”

    阿宾百忙之中还变换体位,他让钰慧坐上他的腰,女上男下的让钰慧自己来干,钰慧欲火正盛,急忙抛动粉臀,|穴儿含着鸡芭起起落落,每一次都让它刺中花心,钰慧还热切的问:“哥哥……舒不舒服……?”

    阿宾听了大为感动,连忙将她抱趴下来自己胸前,屁股连耸,配合她的动作,别让她一个人累坏了。钰慧本来就容易满足,阿宾则是被她的热情所影响,小俩口又多日不曾亲近,不想坚持太久,倒不如先来个畅美的发泄。俩人的快感逐渐累积,随时都可能会爆炸。

    “哥哥啊……”钰慧先完蛋了:“我……我……啊……来了……啊……好哥哥……我来了……啊……啊……”

    这次换成孟卉看见钰慧趴翘着的屁股向後喷起浪水,阿宾还狠狠的插着,所以那水就一阵一阵间歇地“噗……噗……”溢出。

    “妹妹乖,”阿宾在她脸庞边说:“哥哥射给你……”

    钰慧一听,连忙套得更快,而且用力去夹他,阿宾忍耐不了,轻吼了一声,阳精疾射而出,双手压住钰慧的屁股不让她再动,享受那偿欲後的甜美感。

    钰慧趴在他身上,俩人静静的叠颈对拥,偶而交换一两句情话,忘了孟卉的存在。良久良久,阿宾又翻滚爬到钰慧身上,钰慧笑着抵抗并催他先出去,阿宾知道再留着不好收尾,便离开她的身体。当软化了的鸡芭抽出|穴儿的那一瞬间,阿宾朝窗帘後的孟卉眨了眨眼睛,孟卉吓了一大跳,原来阿宾有发现到她。

    阿宾穿好衣服出去了,孟卉傻傻的走出窗帘,来到床边,钰慧躺在床上香汗淋漓,一时还起不来,她抱歉的说:“对不起,没有把你要学的教好。”

    孟卉看着钰慧作完爱的满足,心中一团混乱,突然低下身来,按着钰慧的阴沪,一口吃下去。

    “小卉……小卉……你……啊……作什麽……啊……不……啊……姐姐┅┅啊……脏的……啊……啊……天啊……”

    孟卉将钰慧的浪水连同阿宾的j液都吃下去,她一边舔着钰慧,一边在自己|穴眼上摸挖着,她刚才受到的刺激太大了。

    “啊……小卉……哦……亲亲表妹……啊……姐姐受不了了……啊……别……唉呀……你……唉……你在报仇吗……啊……姐姐会死……啊……完了┅┅完了……啊……小卉啊……我完了啦……啊……”

    孟卉没空像钰慧那样叫,可是也好不了多少,她将自己挖的身体直颤抖,当钰慧又喷出骚烫烫的浪水时,她也泄了。

    钰慧喘嘘嘘的躺在床上,孟卉爬上来,俩人抱在一起,孟卉改口了:“嫂嫂,作爱很舒服吗?”

    “嗯……”钰慧承认。

    孟卉心中还是茫然难断,钰慧也无法再给她什麽好建议。这时门外阿宾的妈妈已经在喊着吃午饭了,她们连忙起来穿好衣服,彼此整理妥当,才手牵手,开门出去。

    阅读 第35章 温泉

    明天就要注册了,天气有点转好,但是仍旧非常冷,阿宾和钰慧整个早上都躲在被窝里互相取暖,顺便打情骂俏,热闹得很,妈妈不忍心去打扰他们,连早餐都没去叫他们吃,其实他们也不觉得饿。

    快到中午的时候,姑姑和孟卉又跑来阿宾家,并且带著热腾腾的鸭肉面和小菜,妈妈连作饭都省了。姑姑说姑丈有事出国,要两三个月才会回来,想找妈妈下午去北投泡温泉。孟卉在外头找不到钰慧,直接到阿宾的房门敲著,大声说:“警察临检!”妈妈和姑妈在客厅听了都掩嘴而笑,阿宾没好气的将门打开,幸好已经衣冠整,钰慧出来和孟卉相互挽住,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向餐厅走去,阿宾向孟卉喊说:“喂,那是我女朋友。”

    孟卉和钰慧同时回头对他吐舌头作一个鬼脸,他只好可怜兮兮的跟在屁股后面出来,姑姑已经将面和小菜都装到汤碗和盘子里,于是餐厅中味香扑,阿宾和钰慧早上没吃,一坐下来就狼吞虎咽,阿宾还贪心的伸筷子到孟卉的碗里要夹她的鲁蛋,孟卉也用筷子来挡,表兄妹俩剑法棍法使,妈妈和姑姑都声斥责,一顿饭吃得混乱而吵闹。

    午餐用过,阿宾驾著妈妈的车,载著四大美女上北投去,他们找到一家日本风味的温泉饭店,要了一间客房,另外还请柜小姐开了一间大的家庭浴室,阿宾就在客房里洗,她们四人放好提包等随身物品,便一起往大浴室那里去。大浴室的好处是没有狭隘感,通风也比较好,不会因为蒸汽而气闷,她们在服务生的带下进了浴室。想也想不到,这时有人从天花板上,偷偷的也到这浴室的上方。

    这人是个中年男人,而且是饭店的老板。阿宾他们进饭店的时候,他正在柜后面,服务小姐在为他们安排浴室,他则是色迷迷的盯著两大两小的美人儿偷偷打量,他等阿宾他们离开柜之后,问清楚服务小姐的安排,便离开大厅到机房里去。

    这家饭店的浴室部份都有著天花板,和真正的日式建筑不一样的是,那天花板却是钢筋混凝土的顶版,原因是怕潮湿蛀损,同时天花板上在一定的距离,便排有抽风电扇从浴室中抽风,好保持空气流通排除烟雾,有的地方还摆有其它机电设备,算是地尽其利,再上面才是斜坡屋顶。通往天花板有一个维修口,就在机房之中。

    那老板爬上维修口,小心的在黑暗中藉著微弱的光线前进,绕跨过大小设备机械,来到其中一个抽风扇的孔边蹲坐下来。这支抽风扇早在他爬上天花板之前,就被他按下一个专门的闸给关掉了,他可以透过扇叶间的空往浴室里偷窥,这里真是安全隐密极了,完全不怕会被发现,他已经在这里观看过无数环肥燕瘦的女人胴体,甚至水泥版上他都早著两三层的大浴巾,坐著躺著都可以向下舒服地欣赏免费的裸体w,对他而言,这幽黯的小空间简直就是天堂。

    他首先调好自己的位置,看见到角落更衣柜前面,那两个年轻女孩子都将毛巾裹著头发,正在脱去她们的亵衣。两人之中,最年幼的这一个,穿著贴身的短衬衣和白色小巧的内裤,那尼龙丝的衬衣被她轻巧的一挣,便脱掉了。她年纪虽小,发育确十分诱人,圆隆的双峰可不输给成年女性,托在也是白色的胸罩之中,她反手一解,弯腰褪除了胸罩,白皙的ru房不免隐隐的摇动在胸前。然后她又脱去三角裤,全身上下只剩一双深蓝色的过膝高统毛袜,对映著她薄薄浅浅的那层细毛,看得他马上硬直了鸡芭,他将长rou棍从裤档中掏出来套著,移了一下视线,落到另外那一个比较成熟的少女身上。

    这女孩子的身材就更好了,虽然她一条浅粉橘色的内裤迟迟不肯脱去,但是坚挺饱圆的ru房比刚才的那女孩是有过之无不及,她一直以侧面对著他,所以他可以型是漂亮的大圆弧为底,然后向上撑起尖,有史以来他见过最美丽的ru房就是这一对了。女孩最后才脱去内裤,却转成背对著她,让他看不到正面的景观,但是她那肥嫩细致的白屁股,还能反照著浴室的灯光,他死盯著她的臀线,手上猛猛地不停套动鸡芭。

    他想起还有两个中年美妇没看到,他挪移了一下身体,从另外一缝扇叶间看下去,那两个美妇早已经脱成肉呼呼的两支白羊,坐到浴池边准备好的矮凳子上,舀起热水淋浴起来。没多时两名少女也一起坐过去,开始洗净身体。

    那老板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其中一位美妇身上,虽然美妇的娇躯当然不若两个女孩子那般青春逼人,却仍无比的明艳妩媚,成熟的气息反而是少女所没有的。

    美妇脂粉未施,脸形俊美,略略有双下巴,全身细嫩的肌肤,胸前软涨涨的新蒸馒头不够挺,却晃荡得非常厉害,晕很大,当她冲水让香皂泡沫流过的时候,彷佛瀑布中突起的石岩。她腰身曲线明朗,屁股圆而多肉,大腿粉白性感,双手一搓动身体,腿肉自然的轻轻摇动,差点没有将他迷死,他越套越用力,恨不得将鸡芭皮都磨破。一会儿之后,其他三人都泡进大浴池里,那美妇转过身来背对著她们,谨慎的洗涤著私|处,正好让老板饱览无遗,他看见她黑黝黝的阴沪,原来是浓密的毛发遮去了小|穴的真面目,但是她张腿的姿态,也够勾?摄魄的。

    她洗好下身,也一起泡进水里去了,温泉不似一般自来水那样清澈,她们都只露出一颗头在水上,脸上同样安详的享受著,偶而互相交谈。所以老板就看不到什么了,鸡芭也慢慢的软下,他这时才感觉到屋顶还蛮冷的,但是他依然等下去,等待她们起浴时必然还有另一番景像。过了大约十五、二十分钟,他最垂涎的那美妇不晓得小声说了句什么话,惹得其他三人都嘻嘻的笑起来,她率先挺起胸部,让两颗雄伟的肉岛浮出水面,因为水温的关系吧,那原来是白绵绵的皮肤已经浸成粉红色,其他三人也纷纷将ru房浮出来,相互笑闹比较著。一会儿之后,她们又翻身换成高凸迷人的屁股,真是春色无边,老板急忙又取出荫茎来,不浪费每一幕精彩的镜头。这时却有人提议要起来了,其他人都同意,四个光溜溜的女人分别站出浴池外,取来浴巾擦乾身体。老板有点失望,忽然听到那美妇对另一人说:“大嫂,洗完好舒服,要不要顺便一起去作个按摩?”“不了,我这样可以了,你自己去吧!”她又问了两名少女,她们也都摇头说不要。“那我就自己去作了哦,你们回房间等我好了。”

    那老板听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什么,放弃了最后观赏的机会,匆忙的收拾妥棒棒,循著原路回到机房,开门出去了。

    姑姑想要找人来按摩按摩,妈妈今天不觉得筋骨有问题,钰慧和孟卉则是根本不感兴趣,所以大家披上浴袍出来之后,她就向服务小姐问了要召按摩师,并且指明要女的,服务小姐引她到按摩专用的房间,让她躺在按摩床上等著。

    几分钟之后,服务小姐敲门进来,说这时间刚好叫不到女师,但是饭店里恰巧有一位瞽盲的男按摩师刚做完,问她是不是可以。姑姑一看,果然有一位白杖黑镜、身材中等的男按摩师站在门外,她心想:“反正是盲人,没关系吧!”。并且服务小姐一直称赞那瞽师技术纯熟,姑姑就同意了。服务小姐牵著按摩师到定位,他摆好盲人杖和随身的破提包,动手从头部双侧开始压起,同时边和姑姑闲聊,姑姑觉的他的手艺果真是不错,那服务小姐并没乱推,她越来越舒服,保持著趴姿不变,稀起了双眼,将心神都全部放松。

    这按摩师的确功夫一流,同时,他的化和演技也一流,他就是饭店老板,藏在黑眼镜后面炯炯有神的双眼,正不安好心的在姑姑全身上下打量著。因为他真的是一位按摩师,所以当他用正规的手法替姑姑按压著头颈、肩臂和腰杆的时候,无一不使筋骨舒畅,更何况他还别有用心,服务自然落力。慢慢地,他的指掌移动到姑姑挺翘的粉臀上,他虎口张开,十指分按不同的|穴道,观察著姑姑的反应,然后不停的改换位置,目的是要累积姑姑的感觉。

    隔著绒绒的浴袍,姑姑底下是一丝不挂的屁股肉,又软又滑叫双掌都满握不尽,他尽情的饱偿手欲,鸡芭早就硬生生的撑贴在裤档口。接著他分出一手压在姑姑的腿根处,如果姑姑留意一点的话,就会发现这样的按摩法有点儿奇怪,按摩总是左右对称施作,岂有一手在屁股一手在腿根的道理。但是姑姑戒心已失,反正舒畅就好,也没注意到那舒畅正在走样。

    老板专门寻著某一些特殊的|穴位去压,而且他很有耐心不躁进,免得引起美人的疑虑。姑姑浑然不知,只是渐渐丹田产生一股暖流,隐隐地在蕴酿膨胀,也越来越觉得按摩师按得很舒服,很奇怪的舒服,让她有好几次不自主的想到和丈夫之间的事去,她有点害羞,脸上开始变得红赧,臀部和大腿有一点麻难当,又有一点异常的快感,突然她起了一轮寒噤,心中愧疚不已,原来她流出了丝丝的分泌。姑姑这时也没想到是按摩师搞的鬼,只是奇怪自己今天怎么老想到那些事情上去。按摩师继续压著,已经把两手都移到姑姑大腿上,他镇静的将她的大腿略略分开,专门去压挤内侧的|穴道。

    因为他指头用力磨挤的关系,姑姑感到被压著的地方微微发痛,牵动起另外某些地方却产生希望被按摩的渴望,这按摩师也适时的移往她要的位置,于是姑姑就更觉得舒服更满意了。那老板就运用他对人体生理反应的深刻解,一寸寸的在姑姑的大腿上往臀腿之交移去,姑姑忘记了这地方应该要保持男女之别,肉体的感受不断地更加美好,她就恍惚的任人摆布,同时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老板悄悄的将浴袍下摆往上撩,配合著手上的指压,将袍脚都掀到姑姑背上,把她肥嘟嘟的两片屁股都显露出来。姑姑的嫩肉虽然已经失去了年轻的光彩,却有少女所缺乏的浑厚性感,老板最喜欢这口味了。他的手指还在慢慢地往上移,慢慢地、慢慢地,终于来到决定性的关口,老板两手轻轻一扶,姑姑像被人下了药一般的自动配合著将大腿张得更开,那红吱吱的|穴儿就也随著完全曝光,浅淡茶色的大荫唇又胀又凸,胭脂一样的小荫唇居然已经张开了幼幼的缺口,里面是粉红闪亮的鲜肉,荫唇外黑黑长长的毛发随处丛生,并且如老板所预料的,那儿已经湿润无比。

    那老板更高明的功力在此时完全发挥,他不去触动姑姑的私|处,却抓著她两团屁股让拇指反复地压下放松,这样一来姑姑的|穴儿就像会说话一样的张张合合,这真是绝招,他让姑姑由自己的身体产生快意,她早不知今夕何夕了,全身只剩下小|穴儿还活著,她就是想要,要有人来满足她。老板知道准备就续,进攻的号角可以吹响了。他也不急功近利,沉著的将右手拇指一挪,按在姑姑的肛门上,在花蕾的皱褶上轻轻的画圆,从头到尾不曾出声的姑姑终于忍耐不住,“嗯……哼……”的吐出娇柔的音。

    他左手的拇指也往下一突,半埋进黏答答的荫唇里,姑姑更哼个不停,他拇指灵活的沿著荫唇来回磨擦,才不过划了两三下,姑姑的|穴儿中就冒出更多的水份来了。“哦……哦……”

    老板的拇指无礼而放肆,已经有大半截挖进姑姑的肉缝里,同时用曲直不定的方法,让指头在潮湿的泥沼中不快不慢的进出,他的双掌仍然抓著屁股的软肉,而且缓缓地向上用力,秽的扣弄当中,姑姑不自觉的配合抬高起屁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姑姑居然已经双腿屈跪,圆臀高高翘起,腰身紧张地低弯著,将美|穴向后期待地突出,一副等待男人来干的姿态。而姑姑的神情也的确是如此。她眉头苦皱著,眼帘缦垂,娇脸仰起,小嘴张开唇肉颤动,同时浪浪的叫著。“哦……哦……啊……啊……”老板的指头从拇指变成了中指,开始狠狠的抽送。“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姑姑说不要,可是屁股却快乐的摇动著。

    现在,她当然完全晓得这次的按摩有鬼,她上了人家的当了!但是她那还能计较那么多?|穴儿里的手指抽送得那么舒服,那么要命!她不要?她要!她要!她还要!要更多!老板好像看穿了她的芳心一样,适时的再将食指加入,现在有两根手指在插她的|穴儿了,摩擦更为痛快,更有充实的感觉。不过她的|穴儿口却也像忘了关紧的龙头一样,不断的渗喷出yin水来,所以当指头插拔之间,都会“渍渍”地响著。“喔……喔……要人命了……啊……啊……太好了……啊……啊……快……快一点……啊……啊……还要快……对……哦……哦……唉呦……唉呦……啊……啊……会死的……啊……”

    老板一面用手指头满足著顾客的求,一面用另一支手解开他的长裤,让它自己滑落到地上,再将内裤扯落,他那长长的鸡芭便像钓杆一样的半垂半挺的摇著。然后他也爬上按摩床,蹲跪在姑姑后面。他的鸡芭自然不能像年轻时候那般的雄壮威武,但也不是怠样蜡枪头,乌黑的肉杆子前端,油亮的gui头透露著依然强健的讯息。他按兵不动,仍旧用两根手指欺侮著姑姑。

    “哦……哦……我要完了……受不了了……你这坏人……啊……啊……快来了……啊……啊……快……啊……咦?……你……你别走吧……啊……别丢下我……我要……我要嘛……”原来老板在姑姑要到达顶峰时将手指抽出,姑姑满心不依,著急的要他赶紧再插回去。

    “啊呀……快嘛……快嘛……人家要嘛……”姑姑撒起娇来,并且摇动著屁股花儿,小|穴嘴还自动的启合不定,模样浪极了。老板将她跪著的右腿从腿弯执住,然后往前架站起,姑姑就变成蹲出最最yin荡的单脚高跪姿,原本小|穴都已经不设防了,如今简直是开门迎客。“快嘛……嗯……快嘛……嗯……啊哟……这……这是……啊……啊……太好了……啊……啊……”原来老板这回塞进姑姑阴沪里去的,是他的长鸡芭,他的鸡芭虽然并不算多坚硬,但是和同样年纪的姑丈相比,却也差不多,何况他比较长,他越插进越多,姑姑舒服之余还有些惊讶。“哦……哦……对……对了……啊……啊……好深……啊……你……你还有?……哦……天哪……嗯……嗯……到……到了心口上了……啊……啊……好舒服……啊……啊……”老板将鸡芭深深地插满姑姑的小|穴,和她密合得紧紧相扣。姑姑除了姑丈之外,婚前婚后也曾有过几个男朋友,都没有谁能插她得这样深、这样紧的,她的花心首次被大gui头顶撞著,自顾自的嚅吮起gui头来了,她早先本已经快要高潮,是被老板故意停顿下来,这一插把她的感觉完全弥补回来,而且老板也开始有节奏的进退屁股,让鸡芭享受起抽插小|穴的快乐。“啊……啊……我的天……好舒服……好爽啊……哦……哦……插死我……干死我……啊……我的|穴……好舒服呀……我……唉……从没这样过……啊……啊……我……啊……要来了……啊……啊……要来了……好人……再狠一点……让我去死……吧……啊……啊……”老板如她所愿,得又快又狠,也真难为他了。“啊……啊……完了……完了……浪坏了……啊……啊……我……泄了……你这贼男人……啊……贼鸡芭……啊……给你插出来了……啊……啊……我死了……啊……啊……死了……啊……啊……飞上天了哟……啊……啊……还插?……啊……不得了了……啊……啊……浪个不停……啊……又……又死了……又泄了……啊……啊……坏人……啊……好人……我的老公啊……啊……泄死妹妹了……啊……啊……”

    姑姑一连高潮两次,浪水喷得让俩人都一滩骚溺,她的浴袍早已松敞开来,只是老板从后面干她所以看不到前胸。他将左手从姑姑的腰№往前捞,就摸著了累累垂垂的大奶子,他让奶头压在他的掌心中,然后爱怜的揉握著。

    “这位太太,”老板说:“后面已经按摩完了,我们开始来作前面好吗?”姑姑被他连番好,哪里还有主张,就任他将身体翻转躺平,他对著姑姑重重压下,鸡芭还是深插在|穴儿里,他又问:“太太,我服务的好吗?”姑姑现在和他面对面,他的墨镜早不知道丢向哪儿去了,姑姑已经不是小女孩,虽然十分羞臊,却想知道和自己作著爱的是什么样的人,她瞧见老板就是一般的中年男子,相貌普通,两眼也正端详著自己,却哪里是个瞎子。

    姑姑当然早知道上当了,不过既然被骗,就要享受回来。姑姑凝视著他,双臂将他一搂,抱住他的脖子,亲吻他的脸颊耳根,她恨恨地说:“你这大骗子,弄得我这么舒服,我不会放过你的!”老板假装十分害怕,屁股却耸动起来,他说:“哎呀,你真凶,我好怕啊,小鸟儿要软了!”“你敢!”姑姑瞪他。姑姑和老板紧密地黏接在一起,姑姑不甘受辱,也配合他挺著美臀迎凑,俩人正面冲突,短兵相接,昏天暗地的肉搏起来。“唔……唔……干得好……啊……好深……哎……又……又刺到那里了……啊……啊……怎会……啊……这样好……啊……我的亲亲……啊……插穿我……哦……哦……好爽啊……天……啊……啊……”老板撑起上身,低头看著姑姑一对大ru房在胸前摇荡,真的性感无比,他的越猛,她就抖得越起劲,嘴上也就越叫得好听。“亲哥啊……妹妹爱死你了……啊……我……从没这样好过……啊……你好厉害呀……哦……妹妹亲你……妹妹疼你……啊……插我……插我……我的好老公……啊……又要出水了……插紧一些……哎……哎……太好了……我要你插……要你干……啊……天天爱我……啊……啊……”

    姑姑浪得顾不得要脸了,这番yin浪话儿恐怕连她丈夫都没听过,现在男人就算要她抛夫弃子或将她卖入风尘她都肯干,只要这人肯她。老板被姑姑的叫春声喊得头皮直发麻,鸡芭硬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他心想:“好个肉美人!”,臀部死命的为她抛动著,鸡芭在穴也紧缩成少女一般,夹得他整根棒棒都舒畅无比,每次一刺入,便深深地全部到底,一拔出,就退到只剩半个穴口还会像鱼嘴那般不断吮动,催著他赶快再来。俩人尽情纵欲,遇上了绝佳的对手。“唔……唔……”姑姑将双脚自动高高地勾上他的腰:“快……再快……好哥哥……妹妹又要来了……哦……哥哥呀……我爱你……爱死你……啊……你好好……插死妹妹……对……对……啊……啊……我来了……啊……啊……来了……啊……别停哦……啊……天……我的天……浪死我……美死我……啊……啊……”姑姑的声音和情绪随著高潮不断的激升,浪水“噗唧!噗唧!”的泄著,那老板也爽到受不了了,他心满意足,便放松斗志,任随身体去反应,没多久gui头阵阵麻,马眼一张,阳精滚滚而出,烫得姑姑又是“哦……哦……”地叫,叫,俩人于是死死的搂在一起,享受风雨后的宁静。许久许久,姑姑捧起他的脸,温柔的看著他,问:“告诉我你是谁。”老板告诉她,并且赞美她的美丽,还说自从她一进大厅便对她倾心。

    “你完了,”姑姑说:“我老公出国几个月,我天天都会来找你。”“求之不得。”他说。十余分钟之后,姑姑才回到客房里,大家正在看电视,妈妈一见到她便说:“哇!按摩真的那么有效吗?春风满面的!”“是啊!”姑姑说:“改天你也试试!”

    阅读 第36章 园游会

    开藏小说没多久,刚好藏小说校举办校庆园游会,每班藏小说生都被分配到一定额度的园游券必须推销出去,因此人人怨声载道,直呼暴政必亡。

    阿宾寒假中没能履行承诺,未找到机会让忆如约她的男朋友来台北,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当他知道藏小说校要办园游会之后,他和敏霓赶忙打电话到台中给忆如,请她和男朋友一块来玩。忆如起先一听很是高兴,事到临头却又犹豫起来,敏霓就骂她,若是俩个人都要这样扭扭捏捏不如放弃算了,她才硬著头皮答应去约他。

    阿宾和敏霓互相啄磨,要想办法在这回见面时,让忆如和那个人一次搞定,免得忆如日后又要来向他们诉苦,倒真是棘手的事,便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商议起来。

    园游会那一天,气温转为温暖,藏小说校才大清早就热闹滚滚,各摊位都在准备该用的物品,匆忙来去的男生女生,人马杂沓,加上高分贝的广播音乐,和平时安静的校园大异其趣。十点钟左右,阿宾、钰慧和敏霓,在藏小说校大门口等忆如,敏霓旁边还黏著一个男生,大概就是她两个男朋友之一,她也懒得跟阿宾他们介绍,只说他叫建丰,然后不管他,只顾和阿宾及钰慧说话。

    十几分钟后,忆如终于到了,带著她的男朋友,果然是忠厚木讷有余,他自我介绍叫甘丹,阿宾说这名取得好,从没看人把姓倒过来写还能当名字用的,大家一听便都笑了。忆如也是初次见到钰慧,才知道原来阿宾有这样漂亮的女朋友,怪不得敏霓时常会有一种淡淡的哀怨感。寒喧已毕,他们六个人于是进到校区,在藏小说校各处走著,敏霓和阿宾不停地介绍校内的草木堂舍,然后又到园游会场上,在众多摊位中吃喝玩乐著。忆如对于今天成员安排十分满意,这样很明显她和甘丹都会被视为一对,许多亲蜜的举动像拉拉手靠靠肩都理所当然起来。

    中午不到,他们都早就撑饱了,敏霓和建丰在会场遇到朋友,暂时和他们分开。经过钰慧她们科的摊位时,文强、淑华和dy都在那里,大家不免又七嘴八舌相互问候。他们卖的是热汤圆,来光顾的客人不少,文强藉口人手不够,硬拖钰慧留下来,还问阿宾说:“借你女朋友用一下,没关系吧?”阿宾耸耸肩,笑著说没关系,文强等他们走远一点,偷偷地在钰慧的屁股上摸著,钰慧啐他,他就嘻皮笑脸说:“阿宾说没关系的。”

    阿宾陪著忆如她们继续逛。逐渐接近中午,很多人都躲到阴凉的地方去,摊位间的人潮开始变稀了。他们来到一个冷清的摊位,有人在叫阿宾,却是依,原来这是阿宾自己科上的摊位。“阿宾,”依骂他:“你整个早上死哪里去了,都没来帮忙!”“我陪著朋友。”阿宾解释。“你的朋友?”依笑颜逐开:“真好!我们这儿今天都门可罗雀,过来惠顾一下吧!”“没问题!”阿宾掏出一叠园游券。

    “门票一人收园游券二张。”依说。“门票……?”忆如和甘丹望著依背后用帆布围得密不通风的棚子,有些迟疑:“里面是什么?”阿宾只是笑著,付了四张票给依,依热情的推著忆如和甘丹来到一处帘门,说:“请进,保证值回票¤!”她们傻傻的进得里面,发现阿宾并没跟来,她们有一点不知所措,不过既来之则安之,看看到底玩的是什么花样。结果帆布棚里也没什么,突然一个女生不晓得从哪儿蹦出来,吓了她们一跳,那女生说:“俩位好,我是本站的主持人。”她有模有样的站到一张讲台一样的桌子后面,说是要讲解本站的游戏规则。

    “你们有两种选择,”那主持人笑著说:“首先,们再交园游券二张,可以在我们棚子后面的神秘人物中,任选一位俊男或美女赠送你们一个吻。”原来卖的是吻,这可新潮了。“我们……我们没有园游券了。”甘丹老实说,因为阿宾没进来。“那还有另一种选择,”那主持人依旧笑容满面:“来宾可以相互亲吻,如果能连续吻足五分钟,那将由本站赠送十张园游券。”

    忆如立刻知道了这就是阿宾的安排,她转头斜睨著甘丹,恰好甘丹也在看她,她不禁红了脸。“来!请就位吧!”主持人不问她们的意见,就打鸭子上架。

    她拉她们面对面站著,忆如低下了头,甘丹则是一脸尴尬。“开始吧!”主持人说。可是那俩人动都不动,主持人催著说:“快啊!”忆如心里头也急,甘丹扭捏了半天也只是扶住她的双肩,这时候主持人手上不知从哪儿来的一根软教鞭,轻轻拍在甘丹的手背上,说:“你倒是揽好人家啊!”甘丹才双手将忆如松松地抱住,主持人又催他端起忆如的脸,他照著做,俩人目光相接,同时都感受到对方心口的狂跳,甘丹凝视著她,忆如眼波流动,真有说不出的明媚动人。

    主持人并不说话,只将教鞭的末端点在甘丹的后勺,手腕略略一压,说也奇怪,那软杆子居然能将甘丹的头推动,甘丹和忆如越靠越近,忆如闭上了眼睛,小嘴儿微噘,甘丹在接触到她红唇时猛的颤了一下,俩人深深的印在一起。

    主持人的鞭子又忙起来,她不时地纠正甘丹双手抱紧,手掌要在忆如背上抚动,要俩人再贴得甜蜜一点,叫忆如也锁紧甘丹的脖子,命令接踵发布,逼得俩人只能依照她的指示去动作。甘丹吻住忆如软绵绵的樱唇,心中一阵阵激荡,忆如羞羞地张启唇瓣,让甘丹将它们轮流吃在嘴里,甘丹想也想像不到,女孩子的嘴唇吮起来竟然是这样甜美,使他内心中幼年遥远的欲望逐渐被唤醒,忆如还偷偷地将香舌一点一点的吐进他嘴中,他更吃得津津有味,将她一条软滑黏腻的舌头吸紧放松,享受著忆如的温柔。

    忆如被心爱的男孩拥吻著,也是满心欢喜,她呼吸急促,不断的晕眩,愿意这样一直和甘丹吻下去。甘丹强健的体魄给她无比的安全感,他的臂膀将她搂得喘不过气来了,忆如全身都贴合在他怀里,她也感觉到,甘丹的某个地方有异常的悸动。

    她们迷惘在香喷喷的亲吻之中,好久好久,才短著气分离开来,额头和尖仍然互相顶著,四眼对望,彼此已经都明白了对方的情意。

    甘丹突然想起还有别人在,不免心中一跳,转过头来四顾盼望,帆布棚里除了她们就空空如也,主持人早不知去向,讲桌上放著一叠园游券,甘丹唤了两声,更里面的那一层棚子里也没有回应,甘丹想进去看看那主持人还在不在,忆如却拉著他说算了,取过园游券,掀起布帘走出帐棚,棚外也是一个人都没有,连阿宾都不见了。忆如心中雪亮,挽著甘丹的臂弯,和他说了几句话,俩人自行去逛其余的节目。

    事实上,在第二层棚子里是有人的,那儿有阿宾、依还有那主持人。这地方真的是阿宾他们科上的摊位,他们早上自己烤了小乾来卖,大概是太好吃了,数量又准备得不够,还有同藏小说不断来偷吃,不到一个半小时,乾就清洁溜溜了,既然没东西卖,同藏小说们索性作鸟兽散,于是这布棚正好被阿宾和依用来作道具,她们躲在第二层棚子里,从帆布缝看著忆如她们吻得天昏地暗,可说是大功告成,待她们取了园游券而去,阿宾直称赞依和那主持人演技一流。“阿宾,”依邪邪地对他一笑,问说:“你想不想也得到十张园游券呢?”

    阿宾一听,立刻将她用力抱到胸前,低头就要吻她。依却挣扎著,骂说:“要死了,不是和我啦!”“嗯?”阿宾奇怪的停下来,不和她和谁?布棚里只剩下另一人在,依挣脱阿宾的怀抱,跑过去攀在那主持人肩上吃吃的笑著,说:“和藏小说姐。”阿宾呆了一下,不知道她葫芦里卖什么药,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原来如此,这主持人,她一定是依的那一位室友,曾和他有亲蜜关系却未曾晤面的那女孩。阿宾走向前,有礼貌的牵起那主持人的手,在她手背上吻了一下,叫了声“藏小说姐”,藏小说姐的脸红得像苹果,小声的说:“我叫安安。”阿宾将她搂起,她也窝进他怀里,安安幽幽的说:“我好想你哦,阿宾。”

    阿宾大为感动,弯下脖子,吻在她的脸颊上,她马上转头和他互相将嘴封住,热热切切的舌战起来。安安穿著一袭宽宽松松的大针织衫和侧开的短裙,她有圆圆的脸,甜甜的笑容,一支可爱的小眼镜架在梁上,眼睛眯眯的,前额的头发卷起波浪有时会遮住一半的脸蛋儿,她身材不高,略微有肉,尤其她那甜美的声音,阿宾暗骂一声该死,他应该一开始就认出来才对。阿宾吻够了她的嘴,撩起她的头发,吻向她的耳后和脖子,将她亲得天花乱坠,她喃喃地一直说:“我想你……”

    阿宾的右手开始不守规矩,从她的背后摸到她软软的腰,同时往上窜升,安安根本不拒绝,任他轻薄胡来,阿宾兵不刃血,未受阻抗便掌握到她胸前的堡垒。安安双不大,却很软很柔嫩,他恣意的采撷著,甚至透过几层布,他都可以发现到安安的尖在急速的挺硬。

    依早就识趣的躲开,帐棚里只有他们两人,安安任凭
(快捷键 ←)上一章:第 25 部分阅读 返回《少年阿宾》目录 下一章:第 27 部分阅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