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少年阿宾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31 部分阅读

章节目录 第 31 部分阅读

文/未知
少年阿宾 | 本章字数:12349 | | 少年阿宾txt下载 | 少年阿宾手机阅读
    没写完的事情生气,dy世故得很,见他脸色不佳,就攀着他的臂膀呵他痒,一脸无辜的说:“干嘛臭着脸……干嘛臭着脸……”

    文强也拿她没办法,取出钥匙开了房间的门,同时问:“找我什么事?”

    “跟你借普通心理藏小说的笔记,你念完了吧!?”dy说,也跟著文强走进他的房间。

    “念完是念完了,可是……我还想复习一下。”文强说。

    “啊!这样好了,你先借我……,不如我就在你这里读,不懂可以问你,那考试前就一定还你,好不好?”dy提议说。

    文强也不说话,从书桌上找出笔记本来,递给dy,然后拿了脸盆,就开门出强还是不高兴,心中不免有点忐忑,不一会儿文强打了一盆水回来,关上房门,脱去外衣,默默的拧了毛巾在擦汗,今天是有点热了。

    文强擦完了前身,正想连内衣也脱掉来擦背,忽然想起dy还在房里,心里于是又多了一层埋怨,悻悻地放下毛巾,却被一只手接过去了,原来是dy,她将毛巾在水里揉了揉,拧起来站到文强背后,捋起他的内衣,替他擦着背。

    “dy姐……”文强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了。

    dy细细地替他擦拭,又做手势要他把内衣干脆脱掉,他也乖乖的脱了,dy再帮他擦拭前胸,她的手掌包在毛巾中抚过文强的肌肉,文强当然会有一点儿奇怪的感觉,他又喃喃的说:“dy姐……”

    dy擦好了,放下毛巾,仰头看他说:“还生气吗?”

    文强摇摇头,哪里还有气可以生得出来?dy笑着在他胸膛上轻打了一下,说:“乖!”

    dy又拧了拧毛巾,问说:“我可以用你的毛巾吗?”

    文强说可以,结果dy坐到椅子上,拉起裙子,去擦拭大腿上的字迹。文强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是心里说:“那是我在擦脸的毛巾……”

    dy转头看见他瞪着自己的大腿瞧,便说:“早上没看够啊!”

    文强再摇着头,也不晓得是表示看够了还是没dy顽性又起,她将文强拉过来,递出毛巾说:“来,帮我擦。”

    文强还以为听错了,dy又说:“帮我一下嘛,我这样不好擦。”

    文强就傻傻地蹲下来,dy轻轻张开大腿,文强一看见她两条丰腴的大腿,夹着肥沃的三角洲,虽然还有三角裤遮着,却更加的诱人,dy看他发傻的样子,便小声说:“别顾着看,替我擦嘛……”

    文强拿起毛巾,先在她的右腿上颤颤地擦着,他很谨慎,避免去触犯到她的肌肤,只是用毛巾将她腿上的字迹一字字抹除掉,他越抹越往内侧,越抹越往腿根,他是那么的细心,那么的轻柔,dy不知不觉变成在享受了,那是身体受到亲腻呵护的满足感。文强手持着毛巾,一吋吋接近到她私密的地方,难免犹豫起来,dy知道他不好意思,就收踞起右脚,箕架在椅子上,这一来固然方便了他擦拭,却更将dy妙处的膨胀模样完全显露无遗。

    因为文强的手一直不停地发抖,那毛巾就不只是擦在大腿上了,有时候便会划过三角裤的边缘,在布料上留下潮湿的痕迹,虽然那浅枣红色的质材是不透明的,却还是会使得布料贴黏在身体上,浮现出神秘丘陵的真实地貌,文强无法不把眼光注视在那肥凸的肉馒头上,尤其是她裤缘的松紧带更将那儿绷成胀卜卜的,彷若要诱人犯罪的样子,因而他的手就抖得更厉害了。

    文强很辛苦的将dy的右腿擦干净了,dy又将左腿也屈起,这下子她的私|处就以完整的贲隆形状让文强更大饱眼福了。dy的两肘靠在两膝上,手上端着笔记本读起来,让文强自己在下面看个够。

    文强面对着dy细嫩的大腿,饱满的阴阜,心头是碰碰乱跳,鼻子还闻到浅浅淡淡的女性媚惑的香味,这……这令人头痛的dy居然也能这样的令人心动,他裤档中的鸡芭早已硬的发痛。

    他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替dy抹干净了,他抬头望向dy,原来dy拿着笔记本只是在伪装,她也是闭上眼睛在享受着。

    “擦好了……dy姐……”他说。

    “啊……真乖,谢谢你。”dy恍然大悟说,同时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文强站起来,换上拖鞋,赤膊着上身端着水盆开门出去,将水倒在公用洗手台,顺便洗了脚,然后回到房间来。他关上门,dy在书桌前读得专心,就爬上床去,既然他已经准备好了这一科,就打算先眯睡一下子。

    他刚闭上眼睛,就听见窸窣的声音,他睁眼一dy没坐在椅子上,反而窝在他的床角念着笔记本。

    “dy姐,你可不可以到椅子上坐?我想睡一会儿。”他商量着说。

    “你睡便睡,理我做什么?”dy说。

    文强也无可奈何,就尽量别去碰到她。dy坐是坐着,却尽是变换着姿势,一下子抱膝,一下子盘坐,惹得文强忍不住都会去偷瞧她裙底的奥妙,以致于他也不停的跟着变换姿势,无时得定。

    “怎么?”dy嘻嘻地笑起:“睡不着?”

    文强尴尬的陪着笑,dy突然丢下笔记本爬过来,俯跪在文强的面前,盯著文强只笑不说话,文强被她看得难为情,正想讲几句场面话来解围,dy突然趴在文强的胸膛上,用手指在他的胸前乱画一通,让文强心痒难忍,伸手打算将她抱住,dy却又爬回去了,这次是端正的坐在床上,但是她搬起文强的双腿让腿弯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重新拾起笔记本,一边读着,一边用手在文强的大腿上捏着。

    这回轮到文强对dy的温柔感到意外了,dy的小手灵巧地在他的腿上捶着按着,服侍他每一处肌肉,文强觉得十分舒服,可是当她摸到他的大腿上来的时候,舒服就变成一种酸溜溜的感觉,害文强的全身都绷直起来。

    dy的手逐渐滑向他大腿内侧的敏感区域,他不安的望着她,结果dy也正在看他,俩人同时脸上都没有表情,只用眼光探索着对方的真正心意。

    dy忘了她的手还在继续往上,没多久就接触到文强怒蛙般的生理反应,她“唉哟”一声,却不缩回手,反倒是用手指强就更坚硬了,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就还是傻傻地dy,dy又爬过来了,手掌仍然抚摸着他的勃起处,贴脸到他耳边,问说:“舒服吗?”

    他怎能不舒服?文强点点头,dy便在他的脸颊上吻着,然后逐渐吻到他的嘴上来,他迫不及待地也将dy的嘴儿吸住,俩人同时伸出舌头,交缠在一起。他们都发现了对方的舌头是那么的丰润灵动,他们不时的用舌尖相抵,舌缘相磨,舌板相压,最后互相交替的吸到自己的嘴里,恨不得直接吞下肚去。

    接吻的同时,文强的手也抱住了dy,右手还摸在她屁股上捏来捏去,dy摇动着臀部又迎又拒,手上也不闲着,解开了文强的裤带,伸进他的内裤之中,握着了他的鸡芭,温柔的勒动了一下。

    长长的吻终于结束了,dy伏在文强的胸前,幽幽的问:“还讨厌我吗?”

    文强喘着说:“我……我没有讨厌你……”

    “真的?”dy说。

    文强赌着咒,说他真的没有讨厌她,dy坐起身来,笑着看他,双手却将他的裤子扒下来,说:“我检查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话。”

    文强的鸡芭朝天直立着,虽然不长,却着实硬的厉害,dy用手套了几下,文强就难过的缩着小腹,马眼上也流出一两滴腺液,dy又笑起来了。

    “看来你说的是真心话……好硬啊……!”她有节奏的套着,说:“这样可以吗?”

    当然可以,文强还怕她不玩了呢!dy乖巧的侧俯在他的肚子上,右手紧握着他的肉柱子,刚好露出一粒油亮亮的gui头,她先用力的抓紧几下,然后缓缓地套动,文强的鸡芭就变得比刚才更强硬了。

    dy在玩弄他的时候,文强的手也失去了规矩,他摸进她的褶裙里面,沿着三角裤的边缘游走。dy软而有弹性的臀肉让他满足了手欲,特别是dy健美的体态,臀部小巧而浑圆,十分有型,他左右摸揉个不停,让dy轻轻的“嗯”着,想来也是相当的舒服。

    dy右手握著文强那并不长的棒棒上下套动,左手本来贴撑在文强身上,现在也弯过来帮忙,她用食指把文强马眼上的液体涂散开来,文强的肉杆子被套得正美,gui头又受到她指头的挑逗,酸软无限,他禁不住“哦……”的发出声音,dy听到了,回头对他笑得好迷人,他突然发现,dy明眸皓齿,散发着健康的气息,确实也是个美女,以往对她偏见霎时一扫而空。

    文强的手指也隔着三角裤,略带不安的摸到dy潮湿的小丘,他在那上面亲切的问候着,不断地东捻西扣,弄得dy屁股一直蠕蠕的骚动,自然那条三角裤就更湿了。文强摸够了外面,食指中指一撑,便穿进裤底,直接按在dy的阴沪上,dy两眼紧闭,浊浊的吐出一口长气,跟着又打了个冷颤,文强知她受用,便顺着她的蜜缝,上下来回地滑动磨擦,dy“呀……呀……”的轻叹着,手上并不懈怠,更帮文强套得飞快。

    文强干脆将dy的小内裤拉到大腿上,然后轻轻的侵入她的荫唇,dy颤抖得更多,文强找到dy的小肉芽,用中指在上面绕着画圆,dy便哀哀的呻吟起来,文强使坏,故意用两指去捏去捻,dy更是“喔……喔……”的浪叫不停,然后他收回中指,拨开荫唇,慢慢的往|穴儿里钻,dy这下连气都不敢喘,眉头紧皱,等候他穿透进去,终于文强直插到底了,全根中指被dy又滑又热的膣肉所闷包着,dy满足的呼出气来,文强却开始动作了。

    文强的中指利用dy黏腻的骚水,缓缓地向外面退出,造成dy生理上的空虚,然后忽然重重压入,让dy马上就得到充实的满足,这么一来一往,使dy快乐的配合晃起屁股,而且文强中指压入的同时,食指的根截还要命的磨过dy的阴ddy更忍不住依著文强的节拍而短促的惊叫不已,同时一淬一淬的喷着浪水。

    dy虽然舒服透了,却没忘记替文强的服务。她不再用整只手掌去握他的鸡芭,改为食指中指和拇指合力将它拿住,这一来文强所受到的压迫力比刚才还强,血液有进没出,gui头胀得更dy凑嘴过去,伸出舌头在马眼上挑来挑去,文强被她逼上高峰,阴囊疾疾收缩,肉杆子连抖,马眼一张,she精了。

    浓浓的阳精直喷而出,看那白线飞处,将dy从额头、鼻梁、鼻尖到嘴唇,连出一条精流,dy索性放开他,小嘴儿一张,将他连根含进,用力的吸吮着,文强痛快到了极点,停下了手指的动作,闭着眼睛享受着。

    dy含着他,将他吃干净,才回头取笑他说:“小弟弟……没有用哦……”

    文强一听,马上回复手上的抽动,dy本来微笑着的表情登时凝结,苦苦的锁上秀眉,银牙轻咬,“嗯”出声来。文强一边用手继续插她,一边爬起身来,让dy跪伏在床上,自己蹲到她屁股后面去,dy知道他要作什么,却说不出话来,任由文强摆布。

    文强虽然撑不久,倒是回复得很快,当他将gudy的荫唇时,连dy都讶异起来,说:“你……没有软……”

    文强也不回答她,将腰一耸,屁股一压,鸡芭就全根尽没,dy“啊”的叫起来,文强恨恨的问:“有没有用……有没有用……?”

    文强自知家伙不长,所以采用背后的姿势可以插得深一点,果然dy已经浪哼起来,y:

    “啊……啊……好文强……啊……你有用……啊……有用……哎……你好硬啊……啊……好有力……啊……啊……”

    文强用劲的向前顶她,dy整个人都摇动起来,一会儿低头一会儿仰脸,表情变化不定,屁股拼命的翘高,腰杆压低,好让文强插得更深一些,姿势说有多y穴儿还连连在收缩,夹的他又爽又畅快,他就更加卖力地来回抽送,dy这时抓来文强的枕头,抱在胸前,断续的哼着:

    “哦……好文强……啊……真好……啊……姐姐好美啊……啊……对……对……文强真会干……啊……对……插那里……啊……啊……真好啊……”

    dy经历过阿宾的鸡芭,而她男朋友的老二更是超,所以原不将文强当一回事,没想到文强精力旺盛,而且抽送时因为鸡芭短,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将她的|穴儿肉磨得既痒又麻,快美连连,她将头搁放在枕头上,双手向后扶住文强的大腿,好让自己也能向后迎凑,并且叫着:

    “啊……文强……再用力……啊……快……再快……啊……我要完了……啊……亲亲文强……啊……姐姐要死了……啊……啊……多爱我一些……嗯……嗯……好舒服……啊……啊……会死掉……啊……啊……”

    文强两只手掌牢牢的抓着dy的小巧屁股,往自己身上不停的压送,好将她操得更深更底,也让自己更享受她充满弹性的胴体。

    “哦……哦……好文强啊……我……我真的……啊……快来了……啊……啊……好爽啊……”

    文强感觉她的|穴儿不停的缩紧,真得快高潮了,就突然将她翻倒,抬起她一条腿架在肩上,变成四腿叉交,让她的|穴儿全开,他则是大起大落的干个不停,dy被她这样一搞,马上就登上巅顶了。

    “啊……啊……好弟弟……我来了……啊……啊……天哪……啊……啊……”

    dy一阵一阵的抽慉着,夹得文强好不舒坦,他也觉得自己快完了。他连忙放下dy的腿子,再换成正面相拥抱的正常姿势,屁股疾晃,将dy搂得换不过气来。

    dy问:“弟弟……也要射了是不是……?”

    文强不回答,只是吻上她的嘴,俩人拼命的相互吸吮,dy将双脚夹上他的腰,把他勾成难分难解,文强干得凶狠,她也黏得紧迫,俩人几乎是要腾空跃起,dy的指甲深深的抠着他的背,文强吃痛,心头一惊,终于全身颤动,停下了疯狂的操插,变成一抖一抖的间歇抽送,将精水喷入dy的深处。

    文强软软的伏在dy身上,她们满足的相拥歇息,到处亲吻着对方的脸,也细细的审视着彼此的面容,dy笑着说:“我们怎么变成这样了?”

    文强说:“我也不晓得,是你诱惑我吧!?”

    “谁诱惑你了?”dy噘起嘴:“起来!我要念书!”

    文强连忙道歉,说他是开玩笑的。

    dy吻了他一下,又笑着说:“我真的要念书啊!”

    文强只好放她起来,dy坐正身子,文强躺着将腿弯放回她的大腿上,她拾起文强的笔记本,找着方才念到的地方。

    “好多哦……”dy埋怨:“怎么念得完?”

    “背一背嘛!”文强说。

    “就是要背才讨厌……”dy说:“喂,借一只笔给我。”

    文强伸手在书桌上摸了一只原子笔递给她,dy接过来,文强躺了一会儿没听到她的动静,弯头一看,说:“哇,你又在抄……”

    原来dy拿着笔又在大腿上写着字。

    “你……你不要dy嗔道。

    “不行,非看不可。”文强爬转过身来,低头到她腿上。

    “你在看哪里?”dy问。

    “嗯……?”文强不敢回答。

    “帮我抄一点。”dy说。

    “怎么抄?”文强怀疑起来,他抄的方向dy届时怎么看。

    “不是那里!”dy说。

    她将上衣的扭扣解开,文强才想起他们亲热了半天,却还没见到她的胸脯,dy说:“都是你,将我的衣服都弄皱了。”

    幸好子衬衫,即使皱了也看不大出来,她将衬衫脱去,里头同样枣红色的半罩杯胸围,她指着ru房说:“写这儿……”

    文强肉,仍然不知从何下手。dy拍拍床铺说:“你坐起来。”

    文强依她的指示坐起来,dy跟着坐进他怀里让他抱着,文强恍然大悟,左手捧着她左底,右手拿笔点在她的ru房上,问说:“这样子?”

    “对了!”dy咯咯笑起来:“你知道课程的重点在哪里,你替我挑着抄。”

    文强作梦都没想到会有这样子帮女生作弊的一天,他将笔记的重点细细的填在ci球上,当然左手顺便要揩一点油,左写完了,便写右dy则忙着抄自己的大腿。

    写着写着,dy说:“你在做怪哦……”

    原来文强的老二又硬挺起来,顶在c:“不行哦……会弄糊了我身上的字。”

    “我又没说要干什么!”文强委屈的抗议着。

    “我当然知道你要干什么!”dy说。

    “那么……”文强一把将她搂倒在床上:“我就要做了……”

    “不要啦……”

    俩人闹成一团,文强拼命想压上dy,没想到dy也蛮有力气的,他一时掰她不过,反而被dy骑上身来。

    “你别动!”dy命令说。

    文强举手作头降状,dy指着他,屁股渐渐往后移,最后接触到他硬直的旗竿,dy抬起屁股,用肌肉的感觉去对准,然后慢慢的往下坐,同时眯起眼睛,小嘴微张,吐气如兰,终于将文强完全吞食。

    她像青蛙一样的蹲在文强身上,接着摇动起屁股,文强想要向上迎挺都被她制止,她固执的用整个身体去套著文强的鸡芭,文强看着她脸上的美好神情,乐得轻松愉快,dy越坐越用力,开始发出哼叫。

    “唔……唔……嗯……嗯……”

    她套了一两百下,有点支持不住,想要趴在文强身上,又想起ru房上的小抄,只好赶紧撑着双手,看看那些字安然无恙,才笑着对文强摇摇头,表示没有力气了。

    这时换文强上场表现了,他弯起双腿以方便用力,下身开始一刺一刺的向上突击,同时剥开dy的胸罩,第一次完整看见c,c乳|晕颜色不深,配上她健康的肤色差点没有分别。文强张嘴含住其中一颗奶头,然后运起鸡芭则连连抽动,dy就又“啊啊”的叫着。

    文强吃完这边又去吃那边,dy的脸上带着迷惘的笑容,喘着说:“啊……好舒服……”

    这时dy手上的腕表却“滴滴滴”的响起,她惊呼起来:“糟了,考试时间到了。”

    原来她的表设定好考前十分钟做提醒,她紧张起来,可是文强还在火头上,不肯让她下来,只好努力的向上猛干。大概是时间紧急的影响,着急的心情带动俩人的生理反射,没多久文强首先忍不住了,他加速的挺着,然后dy也跟着起了连带反应,|穴儿肉猛缩,俩人同时呼唤对方的名字,同时发抖,同时高潮了。

    dy颓然坐在他的身上,笑骂着说:“我这科要是被当了就唯你是问。”

    文强让她先起来,然后自己也起来,各自找回四散的衣裳穿好,dy还拉开衣领,低头喃喃读着那些写在球上的字:“心理变态的原因……意外……生理……心理……”

    她抬起头来,笑着问文强:“喂,我们是什么原因?”

    文强用指节轻轻敲在她的脑袋瓜上,拉开房门,牵着她的手走去出,一边下楼,一边还听到dy在读着:“……嗯……”突然的刺激“……对了……就是这个……对不对……对不对……?”

    “对啦!对啦!”文强说。

    阅读 第43章 习泳

    创作完成日:1999.03.01(台湾)

    阿宾决心要在暑假前学好游泳,好让钰慧刮目相看一下。他找了一家招牌写着“健身俱乐部”的温水游泳池,报名保证班,缴过学费,购妥装备,每天早晨六点钟就来报到,学的是蛙式。

    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两个礼拜下来,阿宾除了憋气练得可以申请金氏世界纪录之外,好像没有太大的进步,眼看同班的俩个小朋友都会换气了,他仍然是挖呀踢呀不会前进,那教练又特别凶,让他挫折感很重。

    这一天清晨,阿宾出门时就觉的天气不大好,等来到了游泳池门口突然就下起倾盆大雨,幸好他已经架好车没有淋湿,反正都来了,便还是换上泳裤,下了池子等候教练。

    泳客很少,下雨就更没人来了,雨水打在泳池的玻璃顶棚,劈哩啪啦的还挺有诗意,阿宾等了半天没见到教练,说不定不会来了,他泡在水里不动便觉得会冷,便试着自己练习,活动活动,他离开池岸五六步,对墙游回来。

    阿宾辛苦的踢脚拨手,就这样来回的试了又试,眼看着咫尺天涯的池壁,总是要挣扎了老半天,才慢慢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碰到了,他站起来狼狈的喘着气,然後再踱出去,不死心,重新再来。

    泳客好像陆续的走了,阿宾还在努力的练习着,当他又一次艰难的触着了池壁,站起身来的时候,旁边忽然有人说:“没有用的,你这样前进不了的。”

    阿宾一转头,是一位女士,脸上戴着黑黑的泳镜,穿的是一件棕榈色的连身泳装,u形领开得低低的,体形不高,胸脯饱满,刚好有一半浮出水面,阿宾观察她窄窄的窈窕肩膀和光滑的皮肤,猜测她不超过卅岁。阿宾因为也戴着泳镜,不怕眼神被她发现,便贼溜溜的盯着她的胸前沟一直看。

    “你的动作完全错了!”她说。

    错了?不会吧!

    “哪……哪里错了呢?”阿宾不耻下问,顺便走近两步好看得更真切一点。

    “完全!”她双手一摊,而且摇摇头。

    阿宾正想再问,她矮身一潜,蹬墙游出,轻松的完成两次手脚循环,转向冒出头来的时候,已经在五米之外。

    “瞧,”她向阿宾说:“和你大不相同吧!”

    当然不相同,阿宾要是知道诀窍的话,还何必来学!

    阿宾向她请教,她反问说:“你知道蛙式前进最大的动力来自於哪里?”

    “腿。”阿宾说,他答对了。

    “那你为什麽不会前进呢?你不用力吗?”她又问,同时逐渐走回来。

    “我?我很用力啊!你看!”阿宾将手扶在池岸,浮起下身做着踢腿的动作。

    她看着笑起来。

    “那你看我做的……”她也扶在池岸,漂起来做了一次踢腿:“哪里不一样?”

    她的身材果然非常好,当她漂起来之後,阿宾便看详细了她凹凸分明的玲珑曲线。她的泳装背後开了一个大椭圆,细致雪白的背部吹弹得破,屁股则是美妙的隆翘起,她那件泳装只能将它们斜斜的包住半面,所以两旁就各露出另半片臀肉来,恰如一对面糕一般,蓬蓬嫩嫩弹性十足,臀腿相交处,还弯出两痕可爱的臀底线。显然她对於自己的身材相当有信心,并且这件泳装的剪裁不似一般的泳装那样,会将臀部绷得平平紧紧,而是相当轻松的伏贴在屁股上,连中间的沟都分得清清楚楚,她的臀型的确太迷人了,不大不小,又圆又鼓,看起来像新鲜的布丁,有动作的时候便四方摇荡,可是马上就会回复那圆圆高高的美丽形状。

    她放慢了速度,分动解说脚部夹水的方式,她说阿宾只顾用力收腿和用力踢脚,那都是没用的,重点在於两脚夹水才会前进,而且阿宾的大蛙踢法已经太旧了,现在应该是大腿不收,弯小腿翻开脚掌,同时踢夹画圆并拢,如此快而有劲,也才不会造成阿宾那样一收腿屁股就蹶起来的可笑姿势。

    她边说边示范,大腿小角度张开,弯起小腿,然後停下来告诉阿宾脚掌该如何翻拗,阿宾的眼睛却又不规矩的瞧着她大腿根处的凸起,那泳衣的布料颜色太美了,明亮的尼龙丝将她的阴阜外形包得一清二楚,阿宾眼尖,还看见有两三根稍长的毛发偷偷地伸出衣料之外,在水中漂呀荡呀的。

    “这样有清楚吗?”她问。

    有啊!看得很清楚啊!咦?不对!

    “呃……”阿宾掩饰的说:“大概知道,嗯,还有一点不清楚……就是┅┅那……嗯……哦……那大腿的脚度还是要再请教。”

    她笑起来,便再示范一次,并且建议阿宾潜下去看得会更清楚。

    阿宾正巴不得,他连忙憋气下沉,但是他蹲得特别深,然後仰头看见了她下身的正面,那泳装以诱人的角度切入并裹住她涨卜卜的三角洲,对映着高叉边缝特别引人入胜的线条,在水中透过泳镜,一切都放大了,阿宾满足的对着重点猛看,心头蹦蹦乱跳。

    当然他也不能看得太久,等她踢过两次,他便乖乖的浮出水面,表示懂了。她提议要阿宾再攀住池岸,然後用手轻轻的撑起他的肚皮,教阿宾分解动作,阿宾被美女扶着,乱舒服一把,一时之间改不过来,还是踢得四不像,但是她很热心的循循善诱,几次之後,阿宾便越学越好,越踢越标准了。

    阿宾发现,当他夹水姿势如果正确的时候,身体就会往前推进,虽然有手抓住池岸,还是免不了会往前小冲一、二十公分,如此一来,她撑在他腹部的手掌便自然往下移,偶而会碰触到一点儿阿宾的宝贝,她不见得知道,阿宾却因此而有些兴奋,於是更加努力的练习着,好让老二能不断的擦过她的玉手。

    当阿宾觉得鸡芭已经兴奋得开始微微在膨涨的时候,她却放开他了,她又向池中走出去,然後转身过来,她要阿宾双手不动,只踢脚向她游去,她说阿宾应该可以踢得很好了。

    阿宾吸了口气,双手伸直夹住耳朵,俯身入水,依照刚才练习的方法踢着脚,这次果然有很明显的前进,阿宾很高兴,他同时也发现了另一番美景。原来当他向她滑近的时候,她轻牵着阿宾的手,慢慢的後退,这时阿宾夹水前进的速度已经快过她退後的速度,於是阿宾便一寸寸向她的身体靠近,在水中阿宾又可欣赏她藏在水面下的美妙娇躯,而且越看越清晰,阿宾一不作二不休,假装刹车不住,索性撞进她怀里,她连忙将他扶起,阿宾手忙脚乱的站起来,藉机在她的腰身和屁股偷摸了两下,她并没有察觉,笑着说:“看!游得比较好了吧!”

    阿宾冲着她傻笑,她也很开心,又向池岸退回去,并且对阿宾招手说:“来,游回来。”

    阿宾再度向她游去,这种练习法太好了,不仅泳技可以进步,眼睛还能吃冰淇淋,他一碰到她的手掌之後,便用拇指捏着她的掌心,她只以为这是他紧张的反应,还俯身低头到水面,对阿宾缓言安慰,阿宾又一次看见她圆熟的ru房,而且水中少了地心引力的影响,那ru房的形状就更圆更晃,他忽然乱了动作,心中一慌,双手乱挣扎一通,她赶紧将他抱起,他就乘混乱在她胸脯上磨蹭几下。

    阿宾真的是有轻微的呛到水,他抱歉的苦笑着,她反而说:“没关系,多练几次就好了,再来?”

    阿宾忙不迭的答应,俩人便这样来来回回的演练,他们不知不觉中,将练习的距离越拉越远,阿宾果然逐渐熟谙了其中的巧妙,因为有好的成效,兴致就更高昂了。

    不料十来分钟之後,阿宾在一趟回程中,忽然又没顶挣扎起来,她急忙过去拉他,他一被捞起马上像无尾熊一样的攀抱住她,她咯咯笑起来:“怎麽了?你这像什麽样?”

    阿宾不好意思的爬下来,说:“腿抽了一下。”

    原来他的左腿股薄肌一时间因为太多的运动而有些受不了,她也知道练习过量并不好,就说:“我看你今天游得很好了,我们休息吧!”

    阿宾应诺着,他们走到池岸抓着扶梯爬起来,阿宾跟在她後面,看着她出水芙蓉的样子,她走到一只躺椅旁,摘下泳镜又走回来,鼻梁上换了一副无边眼镜,阿宾才知道她容颜姣好,一对大而水汪汪的眼睛,细细的眉毛显然是画出来的,阿宾也取下泳镜,俩人这才第一次看清楚对方的面貌。

    “实在谢谢你。”阿宾弯腰揉着腿说。

    “哪里的话,”她说:“我看你学得很认真,你别嫌我多嘴就好了。”

    “你太客气了。”阿宾说,这女人十分有气质,今天真的太幸运了。

    “我们去泡泡按摩池,对你的腿会比较好。”她又说。

    超音波按摩池就在旁边,她先跨进去,阿宾一跛一跛的接着也坐上大理石池缘,水温相当高,阿宾看了看墙上的温度计,摄式40c,他双脚伸进去,很舒服。

    池子里有三层石阶,阿宾坐在最上一层,水才淹到他的一半腿,她坐到他旁边的第二层,手指用力的抓捏他的膝盖上方,说:“你还很痛吗?我帮你按一按,这一条肌肉痛,对不对?”

    “哎呀呀呀呀!”阿宾咬起牙来。

    “少没用了,”她又笑起来:“刚开始学都这样,没抽筋已经很好了。”

    她沿着肌肉纹理往上慢慢捏,先是使劲然後放松,阿宾真的觉得好很多了,最後她顺着他的大腿由下往上推拿,阿宾低头又看见她领口的双,不禁吞了吞口水。

    “好很多了,我想可以了,”阿宾发现再这样下去必然要出丑了:“真谢谢你,我叫阿宾……还不知道怎称呼你。”

    这时突然有人跑过来,是一男一女两名救生员,那男的边跑边说:“周太太,发生什麽事了?”

    原来这俩人见今天没几名泳客,便偷懒摸鱼,躲到前面大厅柜台看电视去了,有人出去时告诉他们池子里头溺了人了,他们才惊慌的跑进来。

    “没事吧?阿梅。”那女救生员也问。

    看来这周太太阿梅是常客,救生员都认识她。

    她悄悄的对阿宾说:“哪,你听见了。”

    接着她转头对俩人说:“没事,我同伴的脚有一点点抽筋而已,已经好了。”

    阿梅边说手上还边继续向上推着。

    “没事就好……”

    他们见泳池中已经都没人了,转身又一齐向外走去,走到泳池的水帘口,那女救生员又喊:“阿梅……”

    “!什麽事?”阿梅探头出去,忘记手还留在阿宾腿上,连带向上摸动,滑呀滑呀,按到他软绵绵的地方。

    那女救生员喊说:“都已经没有人了,超音波池和烤箱我廿分钟以後会关掉,可以吗?”

    阿梅的手不停的抚动着,回答喊说:“ok!够时间!”

    她缩身回来,才惊觉自己按在奇怪的位置,她低呼一声“哎呀”,急急缩手,偷瞄了一下正在发呆的阿宾,说:“对不起……对不起……”

    阿宾却不知道该怎麽回答,阿梅转身不敢看他,她又说:“对不起……弄痛你了吗?”

    “没有,”阿宾诚实的说:“很舒服……”

    阿梅“嗤”的一笑,侧手打了阿宾的腿,骂说:“没正经。”

    阿梅用眼角偷看阿宾,发现阿宾也在看她,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又偷瞄着她刚才摸过的地方,却瞥见阿宾的裤子明显的隆起,她当然晓得那是怎麽回事,她赶快将视线移开,可是又好奇的慢慢转头来看,没想到阿宾一直在长大,她可以清楚的看到阿宾雄壮的形状,她的一颗芳心也乒乒乓乓没由的乱撞乱跳。

    接下来的事情还令她讶异,阿宾不仅昂然挺起,并且渐渐地撑到他的裤头,将裤头顶得胀然欲裂,最後还“噌”的一跳,居然钻出裤头来了,一粒光亮圆净的gui头,被裤带卡在他的肚脐边抖着。

    “啊……你……”阿梅吃惊得忘记害羞,指着阿宾说:“你……你……”

    阿宾快快的考虑了一下,便解开裤头,缓缓的将整根鸡芭都露出来。阿梅看见他完整的模样,显出难以置信的表情,阿宾
(快捷键 ←)上一章:第 30 部分阅读 返回《少年阿宾》目录 下一章:第 32 部分阅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