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少年阿宾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40 部分阅读

章节目录 第 40 部分阅读

文/未知
少年阿宾 | 本章字数:12730 | | 少年阿宾txt下载 | 少年阿宾手机阅读
    钟小姐的丈夫又去啃啮她的肩膀,然后吃遍她的坚挺弹活的胸脯,吻过肚脐,跪在她腿间,打算要再往下移时,佳蓉连忙说:“不要……”

    她说不要,脸上尽是憨嗔的笑容,两手交护要塞重地,却十指张开,半点认真抵御的样子都没有。钟小姐的丈夫也不想理会她手指的阻扰,唇舌透过指缝,轻易的搔舔在花瓣上,佳蓉仰起脸,啊叫得更动人,当作栅栏的手指自动拆除,反而扶按着他的头,小腹抖缩,粉臀摇摆,沉溺在快乐之中。

    他的舌头灵活地铲刮钻探,佳蓉花枝乱颤,小肉芽突起如豆,还不断的跳动着,他更故意的围着它绕圈圈,佳蓉慌乱地挣扎着,噎呜呼喊不已。

    他一嘴腥膻,口鼻被佳蓉的草丛擦得又痒又舒服,他对她特别旺盛的毛发感到无比的兴趣,嘴巴越埋越深,和小|穴挤得密不通风。

    “唔……上来……”佳蓉说。

    “什么?”他听不清楚。

    “上来嘛……”佳蓉张开双臂,嘟着嘴说。

    钟小姐的丈夫拒绝不了她的邀请,爬动手掌把上身趴到和她面对面,她将他拦腰抱住,双腿高高举起,也不管高跟鞋还穿在脚上,做好了迎宾准备。他的大老二刚好堵在玉门关口,gu水一泡,连用力都没用力,就陷进了半颗,他再屁股一压,发现佳蓉的里头层层叠叠,褶皱比一般人多,gui头菱子上传来到要命的快感,他连忙闭气停顿,调整步伐,要不然只差一点点,提前丢精不要紧,丢脸就可笑了。

    “啊……好紧啊……哦……”佳蓉赞美说。

    他等到再能控制局面时,才又慢慢前进,这次鸡芭有能耐多了,结实的抵达花心深处,然后稳稳退出,重重插入,几个回合之后,佳蓉被抽送得杏脸含春,显然相当满意。他欣赏着她的表情,开始加速前进,腰杆屁股连通耸得快又狠,带动鸡芭进出,爽得佳蓉吐出一长串没有义意的叫声,两脚在半空中随同摇摆着。

    佳蓉在充实中感到某种空虚,她翘起嘴唇,吻到他的嘴,俩人上下交战,完全合成一体。

    佳蓉的嫩|穴被鸡芭撑得略变松弛,钟小姐的丈夫正在得意,她却又惊悸地收缩起来,而且缩得比先前还紧,增添了彼此更多的磨擦,他不由得暗暗担心,没把握是不是能再支持下去,他虽然想停下来再休息一次,肉体上的快感却容不得他这么做,佳蓉的小|穴有一股无形的魔力,正拉他奔向粉身碎骨的危崖。

    幸运的是,佳蓉也正面临崩溃的边缘。佳蓉逼迫着他,当然亦会逼迫了自己,男人的东西在膣腔里强劲的抽送,美感一波波接续不断,花心连连缩跳,|穴儿口橡皮圈般的收箍着,指尖趾尖都猛抖,终于长长尖叫一声,双脚勾紧他的屁股,让他深抵不动,自己浪水疾出,乐丢了身子。

    钟小姐的丈夫意外获得缓口气的机会,他压在佳蓉上面,享受她香喷喷的肉体。佳蓉嘤嘤地呻吟,嘴角含春带笑,鬓脚凌乱,让人忍不住就想多疼爱一下。

    他撑起身来,离开佳蓉的小|穴,佳蓉“嗯哼”两声,表现出不愿意的神情。他将她煎鱼似的翻转过去,把她的内衣脱乾净,捧高屁股,让她趴翘起圆臀。佳蓉的小屁股圆又翘,找不到一丝赘肉,他拨开她的臀瓣,蹲低马步,鸡芭悬在半空中,就朝佳蓉后突的美|穴侵袭进去。佳蓉“哎呦哎呦”叫着,姿态像只伸着懒腰的小猫,恁凭他弄抽送,随便他干进干出,她只是卧享其成,浸yin在肉欲的快乐之中。

    对钟小姐的丈夫来说,却是辛苦极了,他两手掠住佳蓉的臀侧,屁股没命的摇,鸡芭飞快的插,卵袋也滑稽的晃漾着,搞得佳蓉的小|穴漕漕有声,滴滴浪汁还间断地溅落在床单上,虽然难比钟小姐的澎湃汹涌,倒也源源不绝,细水长流。

    既然佳蓉已经快乐过一次了,他就放怀的去干,就算半途泄精,总是有成绩交待,并非辜负佳人了。

    他才心中这么盘算着,没想到佳蓉急急亢声咳叫,ui头,重演刚刚高潮前的情景,他暗道一声“好骚货”,腰上加劲,沉沉地重击子宫口,佳蓉喊得更动人心魄,“啊……啊……咿……咿……”,音阶短猝激昂,毫不矫饰地表达她的满足和兴奋。

    钟小姐的丈夫看着佳蓉的美丽身段,听着她肆意的娇啼声,大老二冲动得无以复加,更何况她好像又开始泄身了,柳腰款摆,膣肉又将他紧紧裹黏,他低头看着鸡芭在佳蓉|穴儿中把荫唇拉出送入的奇观,一时热血上冲,gui头猛涨,他知道很难再支撑下去,发狂般地猛干了二三十下,心头一酸,他连忙把鸡芭抽出,搁到佳蓉屁股上,阳精就汨汨流出,从她的屁股沿着脊凹,直滑到肩背处。

    佳蓉的确正遭遇了第二次的高潮,突然中|穴儿空了,屁股上有热烫的液体,流过脊椎,到背上时已经冷冷凉凉,她晓得他完蛋了,正遗憾间,他又把那射完精的鸡芭塞进来,半软半硬,勉强多抽送了十来回,多少弥补填充了她的空虚。

    但是败军之将已不可言勇,那东西还是萎靡缩小下来,最后被|穴儿肉挤出门外,钟小姐的丈夫才无力地跌仰到她身边,四脚朝天的喘着气。

    她顺势侧躺进他怀里,他抱住她,在她的两只ru房上揉着。

    “大哥好坏哦……”她抱怨说。

    “怎么坏?”他问。

    “偷玩人家……”她说。

    “下次不会了,”他说:“下次会光明正大的玩。”

    “啊?不来了……”

    他们搂搂抱抱亲亲吻吻,温存够了才起身盥洗,穿着整齐。钟小姐的丈夫先到旅馆门口张望,然后招呼佳蓉一起离开,回到原本投宿的饭店去。

    因为先前有约定必须到钟小姐的房间集合,俩人伪装并不同路,他带有门匙,就先开门进去,听到浴室里有哗啦哗啦的水声,他喊了一声“淑霞”,果然钟小姐就在里面回应,他就坐下来,打开电视机看着。

    钟小姐在浴室里就叫苦不迭了,原来她学着佳蓉和男人在鸳鸯戏水,没想到丈夫这么早就回来,这时她和佳蓉的丈夫泡在浴缸里,两个宝贝相接相连,玩得正开心,不断的把满缸的热水摇出原盆缘,哗啦哗啦的水声就是这么一回事。

    佳蓉的丈夫自然也听见大哥回来了,而自己眼前又干着大嫂,不但不惊慌,反而觉得非常刺激,他坐上浴缸边缘,拉起钟小姐让她面对面跨坐在他怀里,俩人就这样再对插不停。

    几分钟之后,有人来敲门,钟小姐的丈夫将房门拉开,不消说那就是佳蓉。他侧身让她进来,做手势表示钟小姐在浴室里,佳蓉会意,故意提高声音假装和他招呼,他拉着她的手,坐到床边,免不了不乾不净地毛手毛脚一番。

    佳蓉的丈夫听到老婆也来了,更是兴奋到了极点,鸡芭涨硬有力,钟小姐在他身上摇套着,要很辛苦的忍耐,才能不发出yin叫声来。

    浴室外的俩人,同样忙得不可开交,享受着偷偷摸摸得乐趣,彼此探索着对方的身体。玩着玩着,心火又慢慢点燃,却是不能像浴室里的两条肉虫那样放胆去干,只能越摸越痒,越痒越摸,无法收拾。

    钟小姐的丈夫心生一计,高声说:“佳蓉,我们去大厅喝杯咖啡好了。”

    佳蓉配合的答应着,他就向浴室里喊:“淑霞……”

    钟小姐正被干得舒服,勉强的回复说:“……什么……”

    “我和佳蓉去大厅,带点咖啡回来给你好吗?”

    “好……好。”钟小姐说。

    他就和佳蓉开门出去,然后“碰”的一声关上门。

    关门声刚消失,钟小姐的浪声立刻跟随而起,她压抑得太难过了,必须要好好地发泄,她“咿呀哇啊”的乱叫一通,佳蓉的丈夫把她得更猛更烈,俩人已经玩了许久,加上方才的刺激,随时都会一触即发。

    佳蓉的丈夫先来,他身体僵直,腰眼发麻,鸡芭直挺挺的抖跳,钟小姐连忙快套几下,那烫人的浓精疾喷而出,灌溉在她穴肉酸爽,赶快高喊一声“啊呀……”,浪水胡乱喷流,紧接着也高潮了。

    俩人痛快丢精,却不敢再多流连,草草的冲过身体,穿妥衣服,出来等待钟小姐的丈夫和佳蓉回来。

    电视机里正拨放着长片,描述两对夫妻偷情的桥段,他们就坐下到几分钟前钟小姐的丈夫和佳蓉所坐的位置,看起电视,手上也像他们那样你摸我我摸你,嘴儿相亲,意蜜情浓。

    至于钟小姐的丈夫和佳容是不是真的去喝咖啡了呢?

    谁管它,那是他们的事。

    阅读 第52章 人间tetris

    阿宾在火车上才知道台风来了的消息,抵达台北车站,天色已经昏暗,风势虽小,雨势颇大。他先送嘉佩回去她住处,嘉佩身心都十分疲惫,但还是虔敬地将父亲的灵位供好,才肯让阿宾照顾她躺到床上,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阿宾拧来一条毛巾,帮她擦拭着脸蛋儿和手脚,见她睡得熟了,就留给她一张字条,说过一两天再来瞧她,然后轻声的打开大门离去。

    阿宾回到家,匆匆的跟妈妈问候,扔下行李,马上抄起电话筒,着急地想要知道钰慧在澎湖的情形。

    “阿宾,”妈妈对他喊着:“你的学妹一直来电话要找你……”

    阿宾随便“唔”了一声,只管打他的电话,经过一通又一通曲折的查询,他才拨通了钰慧投宿的饭店。钰慧这时正在饭店大厅聆听雨打长窗,接到柜台的通报,跑过去拿起话筒一听,阿宾急切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她既意外又感动,不由得全身都暖呼呼的,双手捧着话筒,和阿宾情意绵绵起来。

    淑华和肥猪见她半天不回来,就一起走到柜台,正巧听到钰慧在问:“那你有没有乖?”

    淑华作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动作,钰慧白了她两眼,大概是阿宾在电话里的答案令她非常满意,她又满足的笑着,淑华一挽肥猪的手,拖着他说:“走吧!没你的份了,还不懂吗?”

    阿宾和钰慧足足讲了一个钟头,才你亲我我亲你的切断话键。钰慧笑眯眯的走回沙发,淑华故意用睥睨的眼神看她,钰慧诈作不知,淑华捉狎的痒她的腰眼,钰慧忍不住嘻嘻的大笑,俩人吵闹成一团。

    而阿宾这边,他才搁下电话,铃声立刻又响起。

    “喂……”他再拿起话筒。

    “学长弟弟……”会这样叫他的就只有某一个人:“你可回来了!”

    “唔,敏霓,”阿宾记起了妈妈的传达,说:“你找我?”

    “来陪我好吗?”敏霓说:“家里都没人,我会害怕……”

    敏霓说她爸爸妈妈出国旅行已经一个礼拜了,留下她看家,昨天晚上她们那条街停电,她躲在被窝里害怕了一个晚上,她担心今晚如果再停电,她准会吓死。

    她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发抖,阿宾心里头舍不得,就答应过去陪她。他挂好电话,跑回房换了条短裤,匆匆跟妈妈招呼了一声说要出去,在大门边抽起一把五百万大雨伞,套上凉鞋,“碰”的就出门去了,留下妈妈愣在那里搞不清楚状况。

    他快步走过几个block,大雨滂沱地下着,来到敏霓家的大楼下,敏霓已经在门口等他,她穿着一件无袖宽领的短衣和一条尼龙短裙,头发扎起两只散散的马尾,不管什么时候,她总是会把自己打扮得俏丽可爱。

    他们手牵手一起穿过大堂,守卫柜台的老伯伯好奇的看着他们,敏霓不好意思的按下电梯钮,电梯门立刻开了,他们走进去,关上门,让电梯往上升。

    敏霓拨了拨阿宾被雨水打湿贴在前额上的头发,阿宾围手将她搂在怀里,她贴脸靠在他的胸膛,感受到源源的热力,觉得充满了温暖。

    电梯停在九楼,阿宾虽然和敏霓家住得近,却从来没来过。跨出电梯,敏霓打开正对面的大门,带阿宾进去。敏霓的家朴实简单,窗明?净,给人很亲切的印象。

    “好了,”阿宾作出不怀好意的表情:“现在你要我怎么陪你?”

    敏霓在他腿上捏了一下,说:“少作怪了,乖乖坐好。”

    阿宾坐到藤制的长靠背椅上,敏霓打开冰箱,端了两杯酸梅冰出来,放在玻璃茶?上,大厅的吊顶风扇缓缓地转动着,他发现敏霓家中的摆设,都透露着悠闲的感觉。阿宾舒服的靠在椅背上,敏霓在他旁边坐下来,举起茶杯啜了一口,并且用手肘拐他一下,示意他也拿起来喝。

    “我妈说,不可以随便喝女生给的饮料耶。”阿宾说。

    “那好,”敏霓拿起另一杯:“渴死你算了。”

    说完她就大口的吸满一嘴,阿宾看她两杯都喝了,连忙夹手夺过要给他的那一杯,活该,就只剩下一半。他愁眉苦脸的瞧着敏霓,敏霓含着冰水,顾盼左右,一脸调皮,阿宾让她看看那晃当当的杯子,她还故意要将冰水吐回去,阿宾赶快阻止,敏霓以为他怕了,高兴的眯起了眼睛。

    阿宾却移走杯子,侧下头来,指了指自己的嘴,敏霓不免满颊飞红,原来他是想要从嘴里接过去。敏霓捱不过这无赖的初恋情人,她嘟起樱唇,和阿宾对着嘴吻住,慢慢地把酸梅汁度过去给他,一时风情旎,敏霓自己都醉陶陶的,到后来酸梅汁没了,敏霓索性连小舌头都伸过去给阿宾吸着,俩人耽溺其中,甜蜜无比。

    阿宾的怪手在敏霓腰间蠢蠢欲动,摸上她胸前小巧的蓓蕾,敏霓机警的推开他,娇喘说:“喂,学长,你可是来保护我的.”

    阿宾不甘愿的点着头,再喝下那剩余的半杯酸梅冰。

    “走!”敏霓站起来,牵着阿宾的手。

    “去哪?”阿宾问。

    “我的房间。”

    “唔……”阿宾说:“我是来保护你的.”

    “要死了,”她骂说:“去陪我打电脑啦。”

    敏霓有一部新的386,加装了声霸卡,玩起电脑游戏来声光效果十足。他们走进房间,阿宾新鲜好奇的到处看,她的房间里充满女儿气息,书桌整整齐齐,四壁摆满了大小不一的绒毛娃娃,每只书柜前都还挂着手缝的布帘,房灯包饰成纸糊灯笼,确实是可爱的小天地。

    阿宾一头扑在她的床上,抱着棉被狠狠深嗅着说:“好香啊!”

    然后抓起枕头同样说:“好香啊!”

    敏霓不理他,站在桌前打开电脑的wer钮,阿宾却伸手将她一拉抱住,滚落到床上,亲着她的脸还是说:“好香啊!”

    “唔……放开我……”敏霓挣扎着爬起来:“你不规矩,我要生气了。”

    她真的别过脸去,拉开椅子坐下,桌子和床之间距离很窄,椅背正好顶住床边。敏霓自顾自的抽换磁碟,阿宾涎着脸同她说话,她故意不理他。

    “生气了?”阿宾逗她。

    她key了几个指令,萤幕上出现俄罗斯方块,她熟练的按动方向键,y起来。

    “学妹……”

    “……”

    “霓……”

    “……”

    “亲爱的……”他越叫越亲热。

    敏霓还是玩她的游戏,掉下的方块迅速地转动挪移。

    “哦……你玩得很好嘛……”阿宾隔着椅背坐在床沿,从背后摸索着她的小腹。

    “don&#3!”敏霓说,却没有真的动作阻挡。

    阿宾就在那儿上下其手,敏霓其实很痒,又不愿笑出来,阿宾用两只食指轻划过她的腰际,搔到她的腋窝,撩动她稀疏的腋毛,敏霓“噗嗤”一声,但随即又板回面孔,继续玩她的游戏。

    阿宾怎不知道她在作态,故意在她耳根边小声讲话:“啊……移这边……转那边……”

    敏霓听得汗毛直竖,脖子上连连发麻。阿宾的手指又不守规矩的自短衣袖口伸进去,用指侧在她隆起的软肉边,顺着圆弧撩拨不停。

    “不要……不要嘛……嗯……别……闹我……”

    阿宾咬着她的耳朵,左手攀在她肩上,然后轻轻的溜进她的领口,在她的沟中嬉戏着。敏霓摆在键盘上的手在发抖,唯一能作的就是喃喃的说:“我……我真的生气了……”

    阿宾一下子钻进内衣里,中指食指夹住小豆豆,拈动起来,并且说:“生气啊……你生气啊……”

    “哦……哦……我……哦……我不理你了……哦……”敏霓手指不再听使唤,画面上的方块很快就塞顶了。

    阿宾放手滑下床来,跪到敏霓脚边,将脸埋在她胸前,软绵绵的,真舒服。敏霓按动了几个字,重新开打,却忍不住重重的喘起来,原来阿宾将头躲进了她的短衣,在里面为所欲为,她哪能保持冷静。

    “不要……噢……坏学长……不要嘛……”

    阿宾是如此灵巧,戏啮着豆腐般的细嫩ru房,舌尖还伸进胸罩里,想要捞点什么又捞不到,敏霓被逗得全身不对劲,暗暗交磨起双腿,牙齿咬住下唇,显示器上的方块又很快地叠满了。

    “哎呀……”敏霓难过的说:“别痒我了……哦……”

    她低下头,从宽宽的领口看他怜爱的舔着自己,突然,阿宾又钻出短衣外面。

    “我脱掉你的衣服哦……”他看着她说。

    “不可以……”

    他把敏霓的短衣从左肩头向下轻扯,尽管她左闪右躲,马上露出一大片的雪白,他再把右边也拉下,敏霓的双臂变成被自己的衣领捆住,里面粉红白点的少女内衣罩覆在高高挺起的ru房上,这内衣的罩杯很薄很软,她两个尖尖的小突起非常清晰诱人。阿宾隔着罩杯就吸住了一颗,敏霓没有手可以来保护,听任他胡作非为,只有嘴上继续恫吓着:“我……我这次……真的……要生气了……以后……都……不理你了……”

    阿宾古灵精怪,挤进她两腿中间蹲着,她的短裙因此撑缩得往上皱起。

    “我好怕啊……”阿宾在她腿根处吻着:“理我一下嘛。”

    “我……我……哦……哦……不要……”敏霓被他弄得语无伦次了。

    “理我啦……”阿宾一直逗她。

    “不要……才不要……”敏霓突然低呼了一声:“啊……”

    原来阿宾的手指隔着内裤,压在她的阴阜上,并且在上下地撩动。

    “哦……不┅不要……啊……学长……不要嘛……”敏霓转成撒娇的说。

    阿宾把潮湿的手指拿到她面前,问说:“唔,真的不要吗?”

    敏霓羞赧极了,噘嘴不依,阿宾举开她的双腿,也坐上椅子,和她面对面紧贴着,他又抓来敏霓被绷束着的手,摸向两人拥挤的胯间。

    “啊……要死了……”敏霓吃惊的说。

    阿宾不晓得何时居然已经把裤子脱掉了,敏霓握住的是一条热烘烘硬梆梆的rou棍子,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大坏蛋!”敏霓对rou棍子用力一捏。

    阿宾不但不痛,反而舒服的跳动起来,他欺近来亲吻敏霓的香腮,敏霓起侧着脸让他啜着。他翻过手指,再次扣向敏霓的私|处,敏霓“啊……啊……”的叫起来,他左摸右摸,甚至钻进内裤里去了。

    “哦……天哪……”敏霓叹着气。

    “舒服吗?”阿宾在她耳边问。

    敏霓点点头,阿宾又问:“还生气吗?”

    “你这样子我怎么生气?”敏霓说。

    听起来又是阿宾不对了。阿宾坏人做到底,他扯开敏霓内裤的底布,屁股向后退,将gui头抵在那湿淋淋的缝口上。

    “啊……”敏霓惊慌起来:“不行……”

    阿宾哪有什么行不行?他突破荫唇的阻挠,藉着润滑慢慢推进,即使敏霓抓着他的杆子也阻挡不了,被他占领了三分之一。

    “哦……慢……会痛……啊……”

    敏霓的确非常紧,阿宾知道她是真的痛,就停下来不再前进。

    “好痛啊……”她抱怨说。

    阿宾吻着她的唇,一会之后,才进进退退的又挺进去一大截,敏霓便将抓着他的手掌放开了。

    “哦……”她呻吟着。

    “还痛吗?”阿宾问。

    她摇摇头。

    “舒服吗?”阿宾又问,这次她不肯答了。

    阿宾将她的短衣再向下褪,让她的双手释放出来,他捧住敏霓的小屁股,一抱一压,敏霓“噢”的一声,阿宾已经全部插进去了。

    “舒服吗?”阿宾不死心。

    “很……舒服……”敏霓紧搂着他。

    敏霓的双腿被阿宾压架得仰举起来,阿宾从容不迫,一下一下慢慢动作,他每次都抽退到只留下半个gui头,再深深送入,敏霓的腿肉就伶伶的抖着。

    “哦……唉呦……哦……真奇怪……啊……怎么是这样……啊……”

    阿宾陷在敏霓的身体里面,既温暖又窘迫,不禁感叹真是美妙的可人儿。他的鸡芭撑得又长又直,插动时gui头磨过层层的波纹,让敏霓断续的颤栗着。接着阿宾开始鼓动轻快的节奏,敏霓因而也唱出动人的乐章。

    “嗯……宾……好深哪……好深……哦……好……美啊……”

    敏霓经验少,对阿宾过人的长处有点吃不消,尤其他连连顶到她最深的蕊株上,就像要插透了心坎一般。

    “啊……啊……轻点……噢……轻点嘛……唉呀……又碰到了……哦……会死掉的啦……啊……啊……我会死掉……啊……啊……”

    “喜不喜欢?”阿宾问。

    “喜欢……哦……”敏霓将脑袋后仰,搁在椅背上。

    “喜欢什么?”阿宾伸手进去她的罩杯里,玩弄她的尖。

    “喜欢阿宾……喜欢阿宾……敏霓喜欢阿宾……啊……啊……好爱你……”敏霓说的可是真心话:“阿宾喜欢敏霓吗……?”

    “喜欢你……阿宾喜欢敏霓……”阿宾用力起来。

    “啊……啊……好舒服……啊……哥……学长弟弟……啊……敏霓都给你……敏霓都是你的……啊……好舒服啊……”

    “多舒服?”

    “很舒服……舒服死了……啊……别问了嘛……啊……啊……”

    阿宾不问了,只是疾风般的抽送着,小小的木头椅子被俩人摇得吱吱作响,敏霓要命的求饶着。

    “啊……啊……太快了……哦……会受不了……哥……慢……我受不了……唉呀……不好了……不好了……啊……啊……唉呀……”

    敏霓急急地收缩着,热潮一股接一股他们俩人最要好的地方喷出来,她的身体已经渐渐体会出男女间的奥秘和美妙了。

    “哥……多爱我一些……我要你……”敏霓接近最后的关头了。

    阿宾不敢辜负她的期望,将鸡芭刺得强劲有力,敏霓四肢酸软,腰眼发麻,快乐的涟漪一圈接着一圈荡漾着。

    “哦……哦……不好了……不好了……”敏霓叹着。

    敏霓的水份越流越丰沛,阿宾发现天雨路滑,就小心慢走起来。

    “别停……哥哥……快一点……”敏霓催他。

    忽然间,“嗤”的一声,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真的又停电了。阿宾在黑暗中奋力驰骋,敏霓越来越没法控制自己,终于腰枝一挺,小腹急缩,子宫深处阵阵痉挛,浪水四漫而出,她高潮了。

    “噢……”她拖着长长的娇嗔,心里无限的满足:“宾……”

    阿宾深深吻住她,敏霓今晚不须要害怕,阿宾的臂弯是安全的堡垒,温柔又舒适。这是阿宾和敏霓第二次要好,但是阿宾一直有个疑问。

    “敏霓……那个……”阿宾说了几个字,后来又吞回去。

    “怎么了?”敏霓心思很细:“要说什么?”

    “你和你男朋友……”阿宾问:“都没做过吗?”

    敏霓沉默不语,静静的看着阿宾隐约的轮廓,阿宾心中愧疚,说:“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敏霓说:“我是你的嘛……”

    这回轮到阿宾沉默不语了,敏霓又幽幽的说:“我知道,你是钰慧妹妹的。”

    阿宾能说什么?他只好再吻住她。敏霓善体人意,她故意抱着他扭动,阿宾可还是硬生生的放在她身体里的,她不久就把自己弄得再度热烈起来。

    “哥哥……”她说:“你再动一动……”

    “啊!”阿宾说:“我想啊,可是,你没看都没电了吗?”

    敏霓的手摸到他插入她身体的地方,浅笑说:“你撒谎,插头不是还插着吗!”

    阿宾这可就没有藉口了,她将敏霓整个人端起来,小心的放到床上,再把鸡芭拔出来,敏霓担忧的抓着他的手,他摸索着想脱掉她的内衣内裤,反正现在什么都看不到,敏霓就不再害羞,乖乖的配合着让他去脱。

    当敏霓变得一丝不挂的瞬间,灯却亮了,电脑也再度重新开机,硬碟传来嘎嘎的响声。敏霓羞愧无比,急忙揽胸缩腿,阿宾弯腰斜跪在她身旁,嘴巴吻上她黏着不放,右手又开始不规矩起来。

    “嗯……”敏霓哼着。

    他放掉了敏霓的唇,向下逐渐吻到喉头,敏霓又痒又舒服,闭起眼儿,双手紧紧地抱着阿宾,阿宾的手找到她的小头,中指和食指巧妙的夹拨着,他发现敏霓的喉咙传来一阵阵无声的震荡。

    敏霓蜷曲的身体松动开来,小手也主动的在阿宾身上抚摸着,从他毛绒绒的胸口向下腹,抓到他长长的肉蛇,然后捧住他的软囊,轻巧的托揉着。阿宾舒服透了,他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享受敏霓的服务。

    敏霓奇怪阿宾的攻击怎么停顿了,睁眼一瞧,发现他一脸沉醉的表情,大感有趣。她让阿宾继续跪趴在那里,自己侧身坐起来,一手仍然从下面套玩着大鸡芭,另一手从背后来在他的阴囊上细细得捏着皱皮,阿宾爽得乱七八糟,没想到这样子会这么受用,gui头大涨,又油又亮,鸡芭杆子硬到发痛。

    他突然发难,将敏霓推倒躺回床上,跳上她的身体,架起她腾空虚踢的双腿,就想强来。敏霓拼命的挣拗着,阿宾搞不清楚,是她说还要的,怎么抵抗得这么顽固,其实敏霓并不是要拒绝他,她是在同他玩摔角,她嘻嘻的笑着,阿宾一个不注意,被她反制翻到上面来,抓执住阿宾的双手,阿宾假意受擒,瞧她到底想要作什么。

    敏霓跨坐在阿宾身上,将他的硬棍子压在肥嫩的阴阜下,她轻的前后摇晃,阿宾还没来得及反应,她自己就“嘤嘤”地喘起来。

    阿宾以逸待劳,让她去耍玩,敏霓放开双手,前后交撑在阿宾的小腹和大腿上,阿宾轻轻的抚过她一身洁致的肌肤,敏霓则是痴痴的看着他。

    敏霓觉得身体越来越热,她向后滑走,让阿宾的棒棒像旗杆般竖立起来,敏霓单手握不了一半,诧异的上下套动,不可思议它是如何放进自己里面的。

    “好长哦,”敏霓说:“怎么会这么长呢?”

    “我也不知道.”阿宾又被问倒了。

    敏霓高跪起身体,移动屁股,让粉肉|穴儿将阿宾含进去,她打着哆嗦,慢慢往下坐,觉得已经被顶满了,低头一看,结果还有一大截留在外面,她变换姿势,改成双腿同蹲,双掌压在阿宾胸前,小屁股悬空的向阿宾沉下来。

    “啊……好深……哦……哦……”她仰脸唏嘘着:“穿过去了……”

    她一边说,圆臀一边还是往下压,终于把阿宾全部掳获。

    “唉……”她满意的松了口气。

    阿宾被她的骚态刺激得把持不住,就想按着她猛干一番,可是他才刚开始挺不到两下,敏霓就连忙说:“你别乱动……”

    敏霓像猫一样蹲在阿宾身上,也觉得俩人光溜溜的样子很滑稽,忍不住“咯咯”好笑起来,她学习阿宾对付她的方法,用力的摇动圆臀,打算也要把阿宾弄个够,没想到阿宾无动于衷,她自己倒反而“喔……喔……”娇啼着。

    “啊……不公平……”她停下来抗议。

    “怎样不公平?”阿宾奇怪的问。

    “都只有我在舒服……”她不满的说。

    阿宾见她得了便宜还卖乖,双手捧住她的屁股,下身狠狠地耸动,粗大的鸡芭在小嫩|穴中直进直出,抽送得让敏霓软瘫下来,伏在他身上只有咻咻喘气的份。

    “唉……唉……好哥……我……我不敢了啦……啊……轻……哎呀……好美啊……轻点……啊……好哥哥……啊……会受不了的……啊……啊……”

    “还使不使坏?”阿宾猛插着。

    “呃……不……不敢了……哦……”她哽着声音说:“啊唷……我……我……好像……又要糟糕了……”

    阿宾的gui头更是重重地击印在她软软的深处,连敏霓自己都不知道的是,她的花心正一连串的颤抖,让阿宾觉得像有一张小嘴在吸吮他一样,而且|穴儿口缩得更紧,把他箍得更加痛快,想停都停不下来了。

    “哦……哦……”敏霓这回高潮来得很快:“我完了……啊……啊……完蛋了……死掉了……啊……啊……”

    敏霓全身泛红,腰子骨僵直弯起,然后突然脱力的跌贴到阿宾身上,偷偷地在抽噎。阿宾还想继续,却于心不忍。

    “我好爱你啊,宾……”她如泣如诉的说。

    阿宾在她的额上怜爱的亲吻,鸡芭偶而抽动一点点,她就紧张的抓着阿宾的肩说:“别动,别动,好哥哥,我够了……不要了……”

    “啊?那我怎么办?”阿宾愣愣的说。

    “我……我也不知道……”她不负责任的说。

    “咦?”阿宾真是哭笑不得:“刚才有人说她爱我的。”

    “我不行了嘛……”敏霓把脸埋在他胸前。

    “那……至少也要让我起来呀。”他说。

    “不要!”敏霓拒绝。

    “你……不讲道理。”阿宾说。

    “不要……”敏霓紧抱着他。

    “我……那我要去打电脑游戏。”阿宾说。

    “你的事!”敏霓昵着他闹。

    阿宾蓦然撑起身体,连敏霓也一并带上来,敏霓反正就是要和他黏住,他就抱着她爬下床,敏霓痴痴的仰望着他说:“你好强壮啊!”

    阿宾坐到电脑前,敏霓安稳的倚靠在他肩上,阿宾打进指令,方块开始一块块地掉下来,他转动方块让它们落到适当的地方。

    敏霓传来平和的鼻息,阿宾低头看见她甜美的容貌,便用脸颊去亲磨她的脸颊,敏霓幸福的微笑起来。

    “啊呀!”阿宾说。

    突然电又断了,萤幕缩成一个小光点,同时浮飘着淡淡的冷光。

    “又停电了,敏霓。”他说。

    “我知道,我不怕。”敏霓说:“抱紧我。”

    阿宾抱紧她,等待着,窗外的风雨声又飘摇起来。

    阅读 第53章 暗渡

    敏霓很快就在阿宾怀里睡着了,阿宾不愿她着凉,小心的将她抱起,稳当放平在她的床上,替她盖上被单。忽然间电又来了,灯光亮起,敏霓挤了挤眼,懒懒地侧翻过身体,并没有醒来。

    阿宾确定她已然沉睡,才轻手轻脚的穿上衣服,回到书桌电脑前坐下来,好奇的查阅目录,找出几个游戏玩着。一会儿之后,他觉得很无聊,便想到厨房找点什么吃,吃完好来陪敏霓一起睡。

    他走出房间,把门虚掩着,到厨房也懒得开灯,打开冰箱一看,就只有一盆酸梅汤,总比没有好,他找来一只碗舀满了,关上冰箱,靠在水槽前喝着。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两个女人。

    本来,阿宾在厨房里因为衬着敏霓房间透来的余光,水槽前的窗外是一片漆黑。忽然侧前方亮起一小块方方的型状,那两个女人就面对面站在那里。

    事实上,那里只有一个女人,而且阿宾只能看得见那个女人的肩膀以上,大概是三十来岁的少妇,圆圆满满的脸蛋儿,画得细细弯弯的柳眉,活珠般的大眼睛,蓬松起伏的一头秀发,带着成熟的韵味,她正在浴室里对镜撩动发稍摆p,所以阿宾一开始以为是两个人。

    浴室的窗户并不大,和阿宾这边的窗口夹成直角,靠得很近,那女人走出浴室,阿宾左探右探,两分钟后她就又回来了。阿宾揉了揉眼睛,果然没错,她已经卸去了衣物,他斜望过
(快捷键 ←)上一章:第 39 部分阅读 返回《少年阿宾》目录 下一章:第 41 部分阅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