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并非完美的完美 上 (8800,求月票!)

第三十二章 并非完美的完美 上 (8800,求月票!)

文/阴天神隐
怪物被杀就会死 | 本章字数:10928 | | 怪物被杀就会死txt下载 | 怪物被杀就会死手机阅读
    最新网址:.ken“宿敌,完美吗?”

    苏昼听着雅拉的话,他微微点头:“所谓的仇敌,就是道路完全相左,就像是宿命和雅拉你。”

    “而宿敌,应该是某方面的主张一样,但是具体实施起来,却有不同之处吧?”

    “可以这么说,但也不准确。”仍在凝视着白映雪,雅拉的语气带着些许微妙:“准确的说,我和完美互相‘克制’——如果想要打破完美的困局,只需要引入混沌的要素就好了,而想要突破混沌的阻碍,只要自己做的完美就行,大致就是这样的关系。”

    “这样吗?难道宿命不是如此?”闻言,苏昼有些疑惑。

    “宿命有‘机械降神’和‘命运收束’,再怎么混沌也能撤回来,在祂的主场,我克制不了祂,而反过来,祂也对我无可奈何。”

    回答着苏昼话语的同时,凝视着白映雪,看着对方,蛇灵的目光越来越凝重。

    直到最后,祂沉声道:“不对劲,苏昼,这个小女孩,不是一般的完美眷族!”

    “什么?那是什么眷族?”

    听到这里,苏昼也有些惊讶,他的目光同样能穿透重重阻碍,看见食堂中的白映雪。

    不过,青年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同之处,他沉吟道:“我看不出来,除非动用轮回之印……”

    “她是近乎‘神选冠军’的个体……不,应该就是那个档次的‘大眷族’!”

    “好家伙,可真不显山露水——居然不声不响地在伟大封印彼端制造出了这样一个大眷族?”

    肃然地说道,雅拉缩回了苏昼的肩膀上,蛇灵思虑道:“能将大眷族都送过来,亦或是将力量投射至这个地步……看来,完美的苏醒程度,并不亚于我。”

    话至此,祂也不禁微微摇头:“也对,我当初和祂一同互相封印,既然我苏醒,那祂也应该苏醒。”

    “只是我一开始就想要直接冲破伟大封印,而祂这段时间,大概一直都在试探吧,而这个眷族,应该就是送过来看看封印状况的。”

    “是这样的吗?苏醒程度和雅拉你差不多?”

    听到这里,即便是苏昼也眉头紧皱。

    别人不知道,但他可是很清楚——如果不是因为天神刻印的话,当初的雅拉很可能就因为圣蛇灵连祷会的虚空交易,直接将一部分神识寄宿在不死血上,进而某种意义上的‘脱困而出’了!

    虽然说,雅拉最后失败,而依照雅拉自己所说,那仪式也未必会成功,哪怕成了,也无非是立下一个道标,还需要许多次更大规模的仪式才能逐渐令祂突破伟大封印。

    但是,那终归是一种可行的,突破伟大封印的方法。

    而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力量差不多,手段甚至更加谨慎的完美……

    如果不是正好遇上,恐怕后果会颇为不尽人意。

    “那的确应该去看看了。”

    想到此处,苏昼站起身,他严肃地说道:“这方面的事情,再怎么谨慎也不为过。”

    “我去看看这位白映雪女士,究竟是什么情况。”

    与此同时。

    正国,南岭,新世界探索部总部。

    后勤物资储备区块,一号食堂。

    整个新世界探索部总部都是镶嵌在南岭山体中的,它与地底的灵脉相连,构成了一个巨大的聚灵法阵,是整个正国南部最好的几个闭关地区之一,时常会有安全局,道纪局等其他部门的友方单位人员会前来此处闭关修行。

    同时,作为新世界探索部的总部,许多从异世界界域发现的全新物种,全新物资,各种矿产,灵植,乃至于各式各样的事物,都要被送到这里进行鉴定分析,所以虽然位于深山,但各类运输直升机亦或是特殊的地表地底线路其实都颇为繁忙,许多岗位都需要轮流倒岗,24小时不间断运转。

    随着越来越多的新界域被发现,这里的工作人员也越来越多,每个不同的界域都有不同的小组去分析研究,无数后续部门的项目计划也都和此地的探索,鉴定和检测结果有关。

    不过,也正因为新世界探索部的重要和繁忙,所以此地员工的福利大多都不错,哪怕是食堂的饭菜,也都有充足且美味的灵食供应。

    一号食堂,靠近窗户的一侧,一位有着一头流畅黑色长发的少女,此刻正在无比兴奋地狼吞虎咽。

    “唔哦哦,这是,这是来自天池界域的鲍鱼?”

    “想不到,居然还能吃上灵植级级别的松露……这就是幸福的感觉吗……”

    “来自兽神界的牛排……咦,这是什么世界?我想想,难不成是最开始被直接封闭的‘昆仑魔境’?那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呢,我记得当初还没来得及探索,就因为太过危险而封锁了。”

    “这世界改变也太大太多了……”

    全力侵吞国有资产,昔日的神鸟冰凰,在世仙神,如今活像是一位很久很久没有吃过饭的普通人,意外落入了满是珍馐美食的乐园中。

    少女的身前,各式各样的食材摆满了一桌,吃了这道菜一口,露出幸福的表情,又吃另一道菜一口,又是同样。

    “……这妹子长得挺好,怎么吃相和当初的部长差不多……”

    “有一说一,确实。部长长得也很好看,就是那个饭量,只要一开始……”

    “这吃的也太夸张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太没见识了点吧?”

    一侧,新世界探索部的正式员工大多都在侧目观看这边——这位容貌端丽,由部长秘术汤缘直接带来,有着安全局超甲等机密身份的少女,出现在食堂的瞬间,就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甚至目露惊叹好感。

    但是,她后续颇为没有见识甚至是夸张的吃法,便不禁令人幻想破碎,甚至诱发反感,引得些许流言蜚语。

    对于这些言语,白映雪却毫不在意。

    “这些正常的食物和食材,乃至于灵食,真的是好久好久没吃到了……”

    暂时放下手中的筷子,白映雪并非是吃不下,而是在暂时满足了些许口腹之欲后,不想继续狼吞虎咽浪费美味,而是真正认真的去感受这些美食的滋味。

    自重生以来,少女一直都在认真准备筹划相关的计划,无论是购买符箓还是前往东海狩猎母巢,亦或是去安全局自首,这都是需要认真思索的东西,流程也非常紧张。

    所以最近这么些日子,她大部分时间都只是草草买点压缩饼干搭配泡面,唯一吃过的灵食就是奶茶,正可谓是付出了全身心来为这一世的前路而奋斗。

    “啊,真的是太美味了!”

    再一次动手,这一次白映雪目带期待地端起了一碗鱼汤——这一碗同样来自天池界域,某种奇特飞鱼的飞鱼汤

    她小心翼翼舀起一勺,然后闭上眼睛,细心品尝。

    然后,‘夸张地’热泪盈眶。

    作为昔日的仙神,为何白映雪吃这种普通的灵食,都会热泪盈眶?

    答案其实很简单。

    那就是因为她过去,吃的远比现在糟糕多了。

    上一世,白映雪曾经经历过的那个世界,众生都饱经劫难。

    先是各大神秘组织的动乱,突然出现的母巢之乱,然后便是智械之灾……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一次又一次的灾劫,地球上的动乱暂且不谈,单单是来自异世界的入侵者,万界的探索者,以及各式各样的外星人,以及奇特的可怖邪魔魔物,就足以令原本正常的生活完全被打乱。

    粮食价格飞涨,鸡鸭牛猪狗鱼等常见的牧畜养殖肉全部都供不应求,需要官方管制,在很漫长的一段时间,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五的地区陷入了最为严格的粮食管制阶段。

    哪怕是超凡者,想要吃点好吃的,都无比困难,就更别说灵食了。

    为了保证灵植和各种灵物的功效不被浪费,百分之百的有用,绝大部分相关的素材,都被制作成了成品魔药和各种丹药,而那些东西的味道,因为要保证绝无半点浪费,所以根本没有改进味道的余裕。

    黏黏糊糊,亦或是硬的硌牙都算是好的,最恐怖的是吃下去之后,就连超凡者都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感知系统完全麻痹都是幸事,痛不欲生,陷入短暂地痴呆状才是正常。

    白映雪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她在前线和后方吃了一辈子泥巴糊一般的战时应急食品,所有的魔药和丹药都不能浪费,就算是难吃的想要死,也是珍贵的超凡者特供品。

    从这样的世界,来到一个奢侈无比,就连珍贵的灵植灵武都可以做成‘灵食’而不是魔药弹丸,浪费的无比可耻的世界……怎么可能让她不为之惊喜?

    无视周围任何人的指指点点,如今,在坦白了自己重生者身份后,心中终于放下一块大石的白映雪,正细心,仔细地品尝每一道灵食,幸福的表情简直难以言表。

    “这些灵材,这些好吃的东西……太奢侈了!”

    “这么珍贵的灵食,哪怕是当初战胜了克洛人的庆功宴,都没有吃到呀!”

    “这么好……这么好的世界,比我想象的‘完美’好这么多的世界……”

    如此喃喃自语,吃着吃着。

    突然。

    大颗大颗泪珠,就这样从白映雪的眼角滑落。

    然后,滴落在她身前的汤中,溅起泪花。

    明明手中的筷子还没有停,口中还在咀嚼食物,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消退。

    可少女却泪流不止。

    “……老陆,小鸟,晨大哥,还有老三……”

    低声说着一些除却自己外,谁也不知道的名字,白映雪怔然地注视着眼前清澈的水杯,被泪水模糊的目光却仿佛穿透了自己的倒影,看见了那些在上一世牺牲已久,已经离去已久的人影。

    那些或是沉稳,或是稚嫩,或是豪迈有担当,亦或是沉默但却可靠的身影,此刻一一浮现。

    “这些好吃的,你们都吃不到了啊……”

    如此轻声说道,此刻的白映雪,也说不出自己内心深处,究竟是悲伤还是喜悦。

    上一世,作为仙神的白映雪,一路走来,身侧都是累累尸骨。

    无论是敌人一方还是友方的都是如此,她的确走到了名为仙神的顶端,但其中付出的代价,那些失去的人却再也无法挽回了。

    他们都已经死了。

    可是,令人矛盾的是,现在他们却都活的非常不错。

    就在之前一段时间,白映雪就求助汤缘,凭借安全局和新世界探索部的资源,去搜寻了一下她过去认识的不少老战友和熟人,也算是证明自己作为重生者的身份证据。

    而这些人的确存在,并且描述细节与白映雪所说的分毫不差——倘若白映雪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女高中生,那她必然不可能与这些生活在正国天南地北各地的人产生交集。

    最重要的是,这些老战友,现在生活的都非常幸福。

    甚至,其中有个人已经开始准备结婚了。

    “可恶的老三,当初明明说好了回老家结婚,我还说要给弟媳准备一套婚纱,结果到最后整个小队只有我一个人回来……可恶,现在人没死,但我想要随个份子钱,参加婚礼也都没有理由!”

    “结果我到现在,一样不能参加你的婚礼,而你现在要结婚的那个的人,也不是那个当初和你在战役期间互相陪伴扶持了五年的女孩了……”

    “这种感觉……可恶!”

    因为重生,白映雪还没有与自己过去的这些战友产生交集,现在看来,似乎一辈子也不可能了。

    如今,她认识他们,但是他们却都不认识她。

    甚至,因为历史的变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是更替的无比古怪,至少白映雪是搞不清楚究竟是哪里起了变化,才会导致一个人的人生会产生那么大的变动。

    不仅仅是白映雪和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些昔日熟人之间的关系也会变动。

    这种已知熟悉的一切,都因为改变而变化的感觉,令少女心中无比复杂。

    一个个熟悉的人,不再熟悉自己,甚至变得陌生疏远……

    “可恶可恶可恶,全部都不认识我了!”

    大口吃着饭菜,白映雪擦掉脸上的眼泪痕迹,少女咬牙切齿道:“这么多年的交情,一下子全都没了!”

    但即便表面上咬牙切齿,内心深处,她还是忍不住叹息一声,然后祝福。

    “但是……能幸福就好。”

    “只要你们能幸福,这个世界能变好……那我的感觉,怎么样都无所谓啊。”

    两世的记忆,重重叠叠。

    改变前后的关系,互相交错又疏远。

    这一切的感觉,熟悉的一切都改变的感觉,令白映雪不知道是应该悲伤,还是开心。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过去认识的那些亲密无间的战友,是否可以与这一世的陌生人打等号。

    除却那一张相同的脸庞外,没了那些共患难的记忆,他们,还能算是朋友吗?

    自己怀念的那些逝去的战友的感情,真的可以因为这些陌生人生活的很快乐,所以就擅自感到欣慰吗?

    这才是真正对那些共奋战记忆的不尊重吧?

    重生一世,两世为人,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单单是这些记忆的纠结,真的有人可以轻松忽视,然后擅自开始快乐且完美的一生吗?!

    但是……自己,应该还是开心的吧。

    白映雪难道。

    ——至少,在这里,他们都还在幸福快乐的生活。

    哪怕仅仅是一张脸,也不希望那张脸的所有者再死去了。

    所以,现在。

    逐渐释然地少女,已经平静了许多。

    她再一次抬起筷子,架起一块虾肉,然后放入口中,咀嚼。

    “不认识我,就不认识我吧,至少不认识我这种天煞孤星,就不会受苦了。”

    ——也不至于让我最后只能孤独的看着你们的遗照,就连死,也无人为我哭泣了。

    而就在此时。

    心情逐渐平复下来的白映雪,忽然感觉周围安静的有些可怕。

    原本还一直都在吵吵嚷嚷的食堂,骤然安静下来,那些对自己指指点点的声音,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全部消失。

    登时,她警戒地抬起头,想要起身做好防御姿态,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攻击,然后顺着攻击的轨迹逃跑。

    但是,还未等白映雪站起身,一道无形的岚种之手便温和地将其按在原地。

    “很不错的反应,比绝大部分统领阶的人都快,单凭这一首,我就相信你是重生的仙神了,白映雪女士。”

    一个清朗的青年声音,从少女的身后侧方响起。

    黑色长发的青年缓缓从走廊过道处而来,他慢步来到目露惊愕之色的白映雪身前,然后坐在了她餐桌的对面。

    “苏魔……苏昼?!”

    此刻,白映雪感觉自己身体一松,但她已经没有逃跑的想法了——不仅仅是面对这个人逃也逃不掉,更重要的是她此时震惊的根本无法动弹:“是,是你?!”

    “是的,是我。”

    解除了对白映雪的压制,苏昼顺手拿了一套餐具,然后混不客气地开始从白映雪身前的一盘盘菜肴中开始为自己夹菜。

    一边夹,一边吃,苏昼一边认真地回答道:“本来,我应该等你吃完饭后,再来与你联系,去密室进行一次正式商谈。”

    “但是,因为你身上的某些特殊情况,导致我改变了主意,决定现在第一时间,就来看看你的情况。”

    “什么,什么事情……”

    有些尴尬地从一侧抽出餐巾纸,擦去了眼角还残留的些许泪痕,凝视着眼前容貌无比熟悉,甚至更加完美,但是记忆中的气质却大不相同的苏昼,白映雪的语气都有些结巴了:“假如是说我是重生者这件事的话,我不是都和汤缘说过了吗?”

    话毕,她便摇摇头,定了定神。

    虽然说,苏昼的容貌比起上一世的他更加完美,甚至带着一种压迫感十足的龙威魅力,令人不自觉的想要拜服亦或是退避,但对于一位坚定的重生者来说,却还不至于能影响到她。

    所以,语调平静,不再结巴后,白映雪冷静道:“虽然不知道情况如何,但是连他那种人都成了你的秘书,足以证明这个世界的你肯定强的可怕,也不像是上一世那样极端偏激,冷漠漠然了……”

    “哈哈,我也看过了你的报告,说实话,上一世我会成那样,我自己其实都蛮惊讶的,不过仔细想想,倘若我失去了那么多亲朋好友,变成那个鬼样子想必也是正常。”

    打量着少女,苏昼察觉到对方迅速恢复正常,而且神态透露出一种对自己莫名的熟悉……看来前世,自己和她应该还挺熟悉的。

    也对,同为拟道,同为地球仙神,他们怎么可能不熟悉。

    所以青年笑了笑,然后平静地回答白映雪的问题,肃然道:“总之,相比起你是重生者这点小事来说,你身上有着更加重要的东西。”

    “我现在正是为此而来。”

    “什么东西?”白映雪有些困惑,而苏昼在这方面并没有打算解释。

    “让我看一看,就知道了。”

    说话时,苏昼闭上了眼。

    而话毕之时,他再次睁开眼。

    双瞳之中,迷雾浮现,齿轮一般的印记轮转着,笼罩了还有些不明所以的白映雪。

    【轮回之印】

    一瞬间,金色的光华闪动,无数零散无比,宛如梦境碎片般的景象浮现。

    在这一瞬间,苏昼看见了。

    一颗满是裂缝,支离破碎,仿佛由无数不规则碎片组成,但却意外圆融无碍的金色光球。

    祂悬挂于诸天中央,乃至于诸天之上,无穷光芒普照,曼荼罗像与各色符文光纹衍生,仿佛就像是纯粹的起源,完美的根基。

    满是破碎裂缝,但却给人完美之意的光球,演化出一切无穷各色光,仿佛可以囊括多元宇宙中的万物万有,象征自亘古起源直至无尽未来的万事万物。

    这仿佛一切起源的光球,只浮现了一瞬,然后便再也看不见。

    而在这颗光球之下,有一片小小的云雾,正重复交织着浮光掠影一般的记忆光景。

    轮回之印的力量,令苏昼得以凝视这片云雾中的记忆。

    而他,感受到的。

    就是绝望中的火。

    ——那是一个充斥着纷争和灾祸的世界。

    大地枯干龟裂,连年的战争令杂草都难以在土壤中存活。

    尸骸腐骨堆积在漆黑的烂泥旁,血肉余烬在燃烧的世界中飘散。

    人类内部的叛徒点燃了战火,却无法将其熄灭。

    异界的入侵者摧毁了这片土地,即便将它们驱赶离开也无不能复原。

    万界的来客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他们时而带来祝福,但更多的是诅咒和恶意,无论是丧尸,魔怪,异界的入侵物种,亦或是其他更多的可怖事件,他们都轻松作出,且毫无任何负罪之意。

    那以‘探索未知’之名而施行的种种,大多都是如同孩童一般天真的邪恶之举。

    更加可怖的,却是那些横跨星空而来,展开进攻的外星大敌,以及‘彼界异端’。

    它们撬动星辰,奏响毁灭之乐,天日颤抖,银河黯淡。

    而面对这一切的,便是所有人类。

    所有不甘心就这样被毁灭,承受这种糟糕结局的人类。

    所有想要击败这一切该死的劫难,一定要得到胜利的人类。

    苏昼看见了,这属于白映雪的记忆。

    虽然虚幻如梦,但也慷慨激昂的记忆。

    在这记忆里,有英雄牺牲,也有小人背叛。

    在这记忆内,有血和火的厮杀,也有铁和沙的艰辛。

    在这记忆中,有属于征天应龙的怒吼,也有属于九溟之龙的奋不顾身。

    梦幻光影,浮现又飘散。

    直到最后,苏昼看见了,一头巨大无比的冰凰,正在宇宙真空中愤怒的鸣叫。

    即便没有声音,却仿佛能听见决心和灵魂的高鸣,她以身燃魂,将每一寸翎羽都化作灰烬,化作波动的光芒。

    神凰燃尽一切,化身破灭的玄冥神光,最终与那众多目露惊愕,想要惶恐逃离的异界之敌同归于尽。

    只剩下一点决绝地不愿消散,纵然灵魂都彻底消磨,也不甘心归于无的灵光。

    “原来如此——”

    凝视着这一切,苏昼长叹一口气:“看来,还真的是我小觑了你,白映雪。”

    “你还真不愧是完美的大眷族。”

    轮回之印,本还想要继续催动,看穿白映雪之前的一世又一世,但是那些就和伟大存在没有关系。

    所以苏昼便掐断,退出了这段记忆。

    ——黑暗与绝望的火。

    属于白映雪的上一世,便是在漆黑深渊中,拼尽全力去燃烧的火。

    但即便是死亡,也不能将她那想要前往‘完美结局’的信念熄灭。

    所以,便因此得到了‘眷顾’。

    迎来了‘涅槃’。

    “轰!”

    现实世界,南岭。

    新世界探索部总部。

    骤然间,一道金色的光芒自后勤总部处亮起,然后自下而上,化作通天彻地的光柱,直入云层之上。

    一瞬间,笼罩南岭的云层被震散,一个完美无比的正圆形空洞以音速朝着四面八方扩散,令璀璨的阳光和灵气汇聚,朝着那一条金色的光柱汇聚而去!

    整个新世界探索部总部,都因此而微微动摇,庞大无比的灵气在天空之上汇聚,浮现出一轮七字五彩的光轮,而一只璀璨而神圣,沐浴七色五德而生的庄严神鸟幻象,开始仰天高鸣。

    凤——风也。运动之始,万物开辟之力。

    凰——光也。充塞宙宇,万象创始之力。

    沐风而生光,五色五德五行轮转,便是开辟创始天地运行之至理。

    七字五彩,天凤神凰之道,便是生生不息,轮转不灭。

    即便灭度,也可涅槃——即便大道有缺,也可弥补重来。

    此刻,光柱的中心,白映雪正睁大了嘴巴。

    “这,这些光,是什么?”

    “好温暖……”

    她震惊地环视从自己身上溢出的那无尽金色光芒,还有那隐藏于光芒中的‘伟大气息’——前世,少女并没有与这一气息接触过,但是她却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气息无比熟悉,无比亲切。

    而这光芒中浮现的‘辟始五德原初先天凤凰真身’,这远超‘玄冥冰凰’,应该是需要她逆反‘玄冥水德’,在天仙境界复归‘五色五德凤凰真身’后,才能去探索的,属于‘大天尊’级,甚至根本无法被分类,更高等级的传承……

    这种传承,居然,就这样直接对自己打开了大门?!

    但是,更加令她震撼的,却是苏昼手中的那一块‘银色的怀表’。

    闪动着青灰黑三色光芒的古朴刻度之表,此时正在肃然青年的催动下,幻化出一阵阵银色的光纹。

    一道道暗银色的光纹,就像是深入宇宙本质中的根须,它扎根在金色的光芒中,正在从中抽离着种种庞大无比,神圣庄严的气息。

    固然,金色的光辉中,衍生出了一种无比适合她白映雪的至高传承,但是作为代价,白映雪感知到,有一种仿佛潜藏在自己本质中的力量,正在被抽离而去。

    而被抽离而出的金色符文光雾,正在银色的怀表之前凝聚。

    继续以‘天神刻度’为基础,从白映雪中抽离那属于‘完美’的伟大存在气息,苏昼双眼中的‘轮回之印’,仍在运转。

    ——完美。

    完美的道路,的确很美好,听上去,甚至一点错误都没有。

    但是正如同雅拉所说,这世间没有完美的道路,一切都是有错误的。

    而完美的错误,在哪里?

    苏昼原本并不知晓。

    但是现在,通过白映雪的记忆,青年却看明白了。

    ——倘若说,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一样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的重生重来,便可以获得完美。

    那么,那些失败的世界,那些失败的路径呢?

    自己涅槃回归,重生再来,就像是游戏存档再读取……

    可是,那些失败的结果,失败的痛苦,失败的悲伤,失败的绝望……

    那些因为艰难而被历练的苦难,因牺牲而诞生的泪水与愤怒。

    那些成为涅槃者内心深处,一切力量来源的情感和执念。

    那些令重生者之所以是重生者,可以坚信自己就是自己的信念与选择。

    ——全部都因为重生,而彻底的消失,被彻底的抹去了啊!

    “哪怕是得到了自己认可的完美人生,可又是放弃了多少痛苦,又要忍受多少痛苦才能得到?”

    “这一世获得了‘完美’,可是,仍然会有遗憾——就像是白映雪绝对不会觉得,她的战友不认识自己,彻底与自己素不相识这点,可以算是‘完美’那样。”

    “所以还会重来。还会涅槃。还会永远的继续下去……直至大彻大悟。”

    凝视着这一切,苏昼喃喃自语。

    对于人而言,痛苦似乎是没有必要的东西。

    没有人会喜欢痛苦,喜欢悲伤,喜欢一切不可挽回的遗憾。

    人不会喜欢这些。

    但是,无论是寂主,还是雅拉,却都对痛苦情有独钟。

    【倘若没有痛苦,只是一味地幸福,又怎么能超越轮回?】

    【连痛苦的可能性无法承受,只想要好的可能性,怎么能称得上是健全?】

    伟大的存在们,深爱着万事万物。

    所以,才奉上了名为爱与期待的试炼。

    试炼必然有痛苦和折磨,所以爱反到显得像是憎恨,期待反倒显得像是折磨。

    正确与正确之间的矛盾和战争,孕育了如今的这个多元宇宙。

    苏昼并不知道这样的想法究竟是对是错——就像是他过去认为,善与恶之间,恶是不应该存在的,但最后却发现自己错了那样。

    现在他并打算武断地作出选择,而是想要尝试去理解。

    去理解,似乎想要否定‘痛苦’的【完美】的想法。

    “哪怕是完美自己本身,成为伟大存在的路上,也必然是经历了无数痛苦和辛酸的吧?”

    如此说道,苏昼询问着自己肩侧的赤色蛇灵,语气带有难得的,真正的疑惑:“还是说,祂真的就是一路顺风顺水,一点苦难都没有经受,就成为了伟大?”

    “苏昼,【完美】不是因为做的很‘完美’,所以才成为伟大存在。”

    而雅拉一字一顿地回答苏昼的疑问,祂严肃道:“祂是在成为伟大存在后,希望所有生命,都可以不留下任何遗憾地成就。”

    “所以,才选择了这条道路,自命为完美。”

    “因为祂的选择,‘完美之道’便诞生了,这和祂过去经历的是什么没有任何关系。”

    如此说道,蛇灵语调平静:“仅此而已。”

    最新网址:.ken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霜月道,堂堂连载! (w字大章,求月票!) 返回《怪物被杀就会死》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三章 并非是龙的烛昼 下 (8200)(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