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二章对阵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二章对阵

文/五四四五五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本章字数:3394 |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txt下载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手机阅读
    当上杉辉虎准备软硬兼施,强攻北条城,斯波义银这边也在翌日早膳之后,踏上了征途。

    枥尾城为中间线的中越地区,西北部是海岸线,偏南山地是柏崎地区的延伸段,有信浓川向海岸流去。

    信浓川流域,斋藤朝信的赤田城卡在柏崎地区边缘,而北面是三条城,府中长尾家的发家地。

    府中长尾家之前称为三条长尾家,起家就是三条城一带。

    赤田城与三条城中间的地区,就是此次大熊朝秀与麾下守护旧臣造反的区域。

    而之前被义银砍了脑袋的黑田秀忠,她的黑泷城也在这一带,想来是准备做大熊一党的内应,谁知道先丢了自己的性命。

    大熊家世袭的职务主管税收,大熊朝秀一党的守护旧臣,也多是奉行出身,精于内政事务。

    这群人战力不强,本庄实乃就没给义银多少军势,只有相对可靠的三支国人众备队而已。

    这些国人倒是想与御台所多亲近,但义银此时的身份已经不需要应付她们,宽慰几句就丢给了岛胜猛。

    武家号称都能拔刀作战,但精力放在征缴兵粮役,打理后勤线的姬武士,肯定打不过冲锋陷阵,常年征战的姬武士。

    要一些杂兵只是为了抗住阵线,让手中有近两百精锐骑马姬武士的义银,找到机会冲阵。

    义银军势沿着信浓川东岸,北上行军一天。

    在信浓川大河津,分水去三条城方向的三岔水道,撞上了大熊朝秀前来合围枥尾城的军势。

    天色不早,双方谨慎拉开距离,各自安营扎寨。

    义银的本阵幕府。

    他位于主座,下首左侧是山中幸盛,岛胜猛,上泉信纲,右侧是直江兼续与三支国人众的首领。

    义银说道。

    “明日用过早饭,就出兵与叛军合战。

    直江兼续,你协调备队缠住敌军

    岛胜猛在阵后待命,伺机率骑军突袭,争取一战击溃叛军。”

    直江兼续与岛胜猛伏地叩首,嗨了一声。

    义银又说。

    “我们只打半天,如果没有成功,午后收兵回营,回转枥尾城。”

    义银准备接战一场,如果不顺就直接转进。他手中多是精锐骑马队,并不怕尾随追杀。

    叛军的足轻农兵走散了阵型,说不准被他一个回马枪就给打崩。

    义银胸有成竹,对面却是忧心忡忡。

    在大熊朝秀本阵中,她面对一众老部下的忐忑不安,也只能尽力安抚。

    没想到会撞上枥尾城派来平叛的军势,说好的本庄实乃困守孤城,无力回天呢?

    扬北众傻b!长尾政景混蛋!

    大熊朝秀知道北条高广挡住了上越的援军,可其他两路武家太不上道。

    特别是扬北众磨磨蹭蹭,导致自己遇上枥尾守军的主动出击。

    大熊朝秀知道己方战力孱弱,枥尾城是准备来捏软柿子,抢先击溃一路。

    一姬武士忧虑道。

    “对面的阵中怎么有御旗制样,是哪位大人得到幕府青睐?”

    大熊朝秀也是纳闷。

    关东这些年,没听说哪家得了足利将军的足利白旗,更何况还是下克上的府中长尾家。

    双方都后退扎营,并未接触,确实不知道来历。

    她只得说道。

    “长尾景虎(上杉辉虎)一贯目中无人,麾下也多是孟浪之辈,或许是哪家冒领僭越。”

    这话说得大熊朝秀自己也不信,谁没事拿足利家的御旗乱来,找死吗?实在说不过去。

    可她不得不出言安慰,不然仗还没打,人心就散了。

    这次大熊朝秀下决心参与叛乱,也是看各方人多势众,想随一波大流,讨些好处。

    如果越后各家成功独立,她能借机割据一方,再好不过。

    要是叛乱被上杉辉虎镇压下去,大不了再降伏。已经被欺负成这样,下场还能糟糕到哪里去呢?

    越后武家一向以武勇论英雌,大熊一系主理内政,总被那些粗鄙武妇看低一眼。

    她造反,是要让春日山城的那位殿下知道,自己一派被打压得太狠,也会破罐子破摔!别太过分!

    见众姬沮丧,她说道。

    “事已至此,唯有一战。

    我们这几年受了多少委屈,挨了多少白眼,想必大家心里清楚。

    不能忍了,再忍就完了。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我都要打上一场。

    不证明自己的武勇,即便降伏,日后也过不安宁。惟有万众一心,杀出我们的气魄,方有出路!”

    她语气悲凄,引得一众姬武士共鸣,慌乱的情绪渐渐消散,目光纷纷坚定起来。

    所谓哀兵必胜,大熊朝秀欣慰之余,对明天出战有了一丝信心。

    旭日东升,双方都在埋锅造饭,默默准备吃饱厮杀。

    两军在信浓川分流去三条城方向的大河津相遇,是在南岸碰上,此地是平原,东西两军摆开阵势。

    斯波义银在西,大熊朝秀在东,双方饱食之后列出军阵对峙。

    人数都不多,组不出二手三手的阵列,军势渐进,最后停在百步开外。

    铁炮昂贵,还未在相对穷苦的关东流传开。此战有点像义银在尾张的初阵,传统打法。

    双方躲在弓矢众的射程外,布置足轻为主的枪衾阵,准备厮杀。

    跟大熊朝秀一起造反的武家大概有五万石上下的动员力,拉出五支备队,姬武士三百,足轻上千。

    因为是春耕后的农闲时节,还配备了大量农兵运输锱重,充实阵线边缘,此时看起来有数千之众,气势不弱。

    义银远远看向敌阵,心里却是丝毫不乱,不过是些乌合之众。

    不论大熊朝秀一侧,还是临时加入义银麾下的国人众,都是传统的农兵足轻备队,配备少量姬武士指挥。

    这种备队只要黏住,由藏在阵后的斯波同心众侧翼出击,冲击一波,直接就溃散了,毫无威胁。

    ————

    义银在阵前观察,身边山中幸盛持御旗侍奉,上泉信纲紧随保护。

    另有蒲生氏乡多次立功,被山中幸盛与岛胜猛看重,给予机会在主君眼皮底下待命。

    义银对她们的小心思并不反对,蒲生氏乡是他小姓出身,算亲信,可以优先提拔。

    身后还跟着直江兼续与几名使番,负责接受义银命令,协调几家国人众。

    同心众皆在岛胜猛的率领下掩在阵后,伺机而动。

    她们才是今天一战尽全功的主力,眼前三支备队不过是消耗敌军力气士气的诱饵。

    对面大熊朝秀麾下姬武士,见斯波义银这边只有三支备队列阵,心头振奋。

    虽然那面御旗有点吓人,但大熊军势在人数上占了近一倍的优势,也让她们安心不少。

    一姬武士笑道。

    “大熊大人,对面各备队的旗帜我认得,都是中越的国人众而已,战力稀疏。”

    一众武家心情更好,只有大熊朝秀面色凝重。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她也认得那几家,不过是国人村落联合组成的备队,确实没什么战力。

    但那面御旗太扎眼了,而且对方人数这么少,这些国人众竟然不慌,不合常理。

    国人众都是观风色的老手,情况不对就保存实力,赶快跑路,哪有敌强我弱还能保持情绪稳定的。

    大熊朝秀呵斥道。

    “都乐什么!我们这是在造反,输了阵仗都别想好过!

    给我打起精神小心点!也好意思说她们战力稀疏!自己什么德性不知道吗!”

    义银见对方蠢蠢欲动,心中得意。

    这些内政众缺少实战经验,一个示敌以弱都能挑动她们的情绪,难怪被注重武勇的越后武家轻视。

    想着进一步混乱对方的军心,义银打马上前,意图喊话。

    同心众人数太少,伤亡多了会心疼死,他满脑子都是借喊话动摇叛军,降低嫡系损失,对自己暴露在阵前的危险反而不在乎。

    外挂牛b,系统爱我,怕什么。

    身后山中幸盛却是大急,持御旗紧随其后,心里不免埋怨。

    主君不爱穿兜胴具足,总喜欢布衣外套件阵羽织就在战场上乱跑。

    流矢无眼,若有个万一,她也不想活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六十一章决断 返回《不一样的日本战国》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