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骤得君相怜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278章情敌见面

章节目录 第278章情敌见面

文/含朝
骤得君相怜 | 本章字数:5980 | | 骤得君相怜txt下载 | 骤得君相怜手机阅读
    江怀隐诧异道,

    “你和五皇子这个时候在鸣楼?”

    面对着两个人炯炯且锐利的视线,江若弗竟有些结巴,

    “他的内侍说,若是不去,明日在朝堂上就会有人参哥哥一本,拉他下水。”

    江怀隐诧异道,

    “就这?”

    温孤齐险些气笑,

    “就这个,就这么一句话你就大半夜和一个对你有歹心的人单独相处?”

    江若弗心虚地垂下眸子。

    江怀隐还要教训江若弗,温孤齐却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

    “慢着!”

    温孤齐直勾勾盯着江怀隐,

    “五皇子为何能令我朝朝臣参你,还这样信誓旦旦,像是确定了定能参得你受连累,现如今朝堂之上,还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能力和话语权?”

    江怀隐和温孤齐对视一眼,异口同声,

    “顾司礼!”

    江若弗懵圈一脸。

    江怀隐拉着温孤齐,

    “赶紧回家!”

    江若弗被留在原地,直接傻了,

    “哥哥,我在这儿!”

    “你难道不怕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了吗?”

    江怀隐回头看她一眼,鄙夷道,

    “你这模样,我都打不过你,你怕什么?”

    一阵冷风吹过,江若弗满头凌乱。

    江怀隐和温孤齐在马车上,几乎压抑不足兴奋。

    江怀隐道,

    “那五皇子你打发了?”

    温孤齐挑眉道,

    “说了两句便放我走了,我看着他走我才来的。”

    江怀隐道,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五皇子以为若弗不懂朝政,想不到这一层,却没想到,这话会传到我们这里。”

    温孤齐感叹道,

    “那言下之意,如今我们应该韬光养晦,等着他们窝里斗,我们袖手旁观便是。”

    江怀隐拍拍他的肩膀,

    “既然如此,今天你那提议,我就考虑一下,到底了五皇子顾及我是若弗的哥哥,就算我加再多头衔,他也不敢轻易动手。”

    温孤齐点点头。

    ————

    顾司礼将官帽拿下来,

    “今日陛下召我去,同我商议立新臣的事情,我没提你,但你也应该自己想办法露露脸。”

    顾云旗恭敬道,

    “是。”

    顾司礼顿了一顿,

    “如今是好时机,你一个状元,竟然碌碌无为如此之久,还去做什么巡按御史,消磨时间,不知上进。”

    顾云旗的眸子垂下,显然自有想法。

    钻营官道,毕竟不是他想做的。

    要知世治世,也唯有不苛求上位的人才能做到。

    “父亲可否给儿子讲讲朝堂现状,儿子也好对陛下投其所好。”

    顾司礼道,

    “你姑姑现在已经真正统领六宫,陛下对之赞叹恩爱有加,岳国五皇子也与陛下达成共识,待大权归位,便离开长安。”

    顾云旗追问道,

    “岳国五皇子真的待大权归位就会离开吗?“

    顾司礼瞥他一眼,啧叹一声,

    “你问这个做什么?”

    顾云旗拱手支礼,

    “父亲勿恼,儿子不过是忧患大昭江山会受威胁。”

    顾司礼道,

    “你先退下吧。”

    顾云旗恭敬道,

    “是。”

    他抬腿跨出屋子的那一刻,忽然觉得夜风有些凉。

    小厮跟在后面,

    “公子何必问这话惹了老爷不开心呢?”

    顾云旗一身白衣像是白玉在水里过了一遍般清冷,在夜里格外好看,也格外孤寂。

    他喃喃道,

    “君为臣纲。”

    小厮不懂他的意思,却不敢追问。

    顾云旗忽然觉得怀中空空,只有冷风,

    “小白还没有回来?”

    小厮恭敬道,

    “姑娘许是还畏热,不想回来,天冷些就好了。”

    顾云旗抬头看看天色,

    “还有多久天明?”

    小厮道,

    “两个时辰。”

    顾云旗了然,

    “那你去着人烫壶酒来,我在院子里坐坐,等等天明。”

    “是。“

    天边一线升起了鱼肚白,酒壶已然空了,顾云旗的眼睛却依旧清明。

    他其实很清楚父亲要做什么,但却没办法阻止。

    顾云旗扶着桌子起身,坐了一夜,身子都有些僵了。

    “来人,备马套车。”

    “是。”

    顾云旗忽然就想见到某一个人,特别特别想。

    马车悠悠停在江府门口,江家的门房昏昏欲睡,还连环打着哈欠,就是不见睁眼睛。

    门口的护卫也有些懈怠。

    顾云旗的小厮去叫醒门房,便有人进去通报了。

    江怀隐和温孤齐一夜没睡,讨论着政事,此刻温孤齐正打算回去休息,却遇上顾云旗要来,温孤齐欲走的脚步又折了回来,

    “顾云旗一大早来此,必定有所图谋,我还是留在旁边听一听。”

    江怀隐也默许。

    顾云旗进入书房之时,很是意外地看见自己想见的人居然就在书房。

    都不必他再费波折。

    顾云旗向江怀隐见礼,

    “下官见过内史大人。”

    江怀隐道,

    “何必多礼。”

    “来人,看茶”

    顾云旗与江怀隐各自落了座。

    江怀隐单刀直入道,

    “不知这一大早,顾大人来寻本官,可是御史台有要事?”

    顾云旗礼貌地笑笑,

    “江大人出后赈灾策时,也曾坐过御史台,与御史尹大人私交甚好,还是御史尹大人的门生,若是御史台有事,恐怕江大人要比下官知道得早。何必下官来传?”

    江怀隐追问道,

    “那今日是何故?”

    顾云旗

    江怀隐诧异道,

    “你和五皇子这个时候在鸣楼?”

    面对着两个人炯炯且锐利的视线,江若弗竟有些结巴,

    “他的内侍说,若是不去,明日在朝堂上就会有人参哥哥一本,拉他下水。”

    江怀隐诧异道,

    “就这?”

    温孤齐险些气笑,

    “就这个,就这么一句话你就大半夜和一个对你有歹心的人单独相处?”

    江若弗心虚地垂下眸子。

    江怀隐还要教训江若弗,温孤齐却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

    “慢着!”

    温孤齐直勾勾盯着江怀隐,

    “五皇子为何能令我朝朝臣参你,还这样信誓旦旦,像是确定了定能参得你受连累,现如今朝堂之上,还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能力和话语权?”

    江怀隐和温孤齐对视一眼,异口同声,

    “顾司礼!”

    江若弗懵圈一脸。

    江怀隐拉着温孤齐,

    “赶紧回家!”

    江若弗被留在原地,直接傻了,

    “哥哥,我在这儿!”

    “你难道不怕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了吗?”

    江怀隐回头看她一眼,鄙夷道,

    “你这模样,我都打不过你,你怕什么?”

    一阵冷风吹过,江若弗满头凌乱。

    江怀隐和温孤齐在马车上,几乎压抑不足兴奋。

    江怀隐道,

    “那五皇子你打发了?”

    温孤齐挑眉道,

    “说了两句便放我走了,我看着他走我才来的。”

    江怀隐道,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五皇子以为若弗不懂朝政,想不到这一层,却没想到,这话会传到我们这里。”

    温孤齐感叹道,

    “那言下之意,如今我们应该韬光养晦,等着他们窝里斗,我们袖手旁观便是。”

    江怀隐拍拍他的肩膀,

    “既然如此,今天你那提议,我就考虑一下,到底了五皇子顾及我是若弗的哥哥,就算我加再多头衔,他也不敢轻易动手。”

    温孤齐点点头。

    ————

    顾司礼将官帽拿下来,

    “今日陛下召我去,同我商议立新臣的事情,我没提你,但你也应该自己想办法露露脸。”

    顾云旗恭敬道,

    “是。”

    顾司礼顿了一顿,

    “如今是好时机,你一个状元,竟然碌碌无为如此之久,还去做什么巡按御史,消磨时间,不知上进。”

    顾云旗的眸子垂下,显然自有想法。

    钻营官道,毕竟不是他想做的。

    要知世治世,也唯有不苛求上位的人才能做到。

    “父亲可否给儿子讲讲朝堂现状,儿子也好对陛下投其所好。”

    顾司礼道,

    “你姑姑现在已经真正统领六宫,陛下对之赞叹恩爱有加,岳国五皇子也与陛下达成共识,待大权归位,便离开长安。”

    顾云旗追问道,

    “岳国五皇子真的待大权归位就会离开吗?“

    顾司礼瞥他一眼,啧叹一声,

    “你问这个做什么?”

    顾云旗拱手支礼,

    “父亲勿恼,儿子不过是忧患大昭江山会受威胁。”

    顾司礼道,

    “你先退下吧。”

    顾云旗恭敬道,

    “是。”

    他抬腿跨出屋子的那一刻,忽然觉得夜风有些凉。

    小厮跟在后面,

    “公子何必问这话惹了老爷不开心呢?”

    顾云旗一身白衣像是白玉在水里过了一遍般清冷,在夜里格外好看,也格外孤寂。

    他喃喃道,

    ——————

    “君为臣纲。”

    小厮不懂他的意思,却不敢追问。

    顾云旗忽然觉得怀中空空,只有冷风,

    “小白还没有回来?”

    小厮恭敬道,

    “姑娘许是还畏热,不想回来,天冷些就好了。”

    顾云旗抬头看看天色,

    “还有多久天明?”

    小厮道,

    “两个时辰。”

    顾云旗了然,

    “那你去着人烫壶酒来,我在院子里坐坐,等等天明。”

    “是。“

    天边一线升起了鱼肚白,酒壶已然空了,顾云旗的眼睛却依旧清明。

    他其实很清楚父亲要做什么,但却没办法阻止。

    顾云旗扶着桌子起身,坐了一夜,身子都有些僵了。

    “来人,备马套车。”

    “是。”

    顾云旗忽然就想见到某一个人,特别特别想。

    马车悠悠停在江府门口,江家的门房昏昏欲睡,还连环打着哈欠,就是不见睁眼睛。

    门口的护卫也有些懈怠。

    顾云旗的小厮去叫醒门房,便有人进去通报了。

    江怀隐和温孤齐一夜没睡,讨论着政事,此刻温孤齐正打算回去休息,却遇上顾云旗要来,温孤齐欲走的脚步又折了回来,

    “顾云旗一大早来此,必定有所图谋,我还是留在旁边听一听。”

    江怀隐也默许。

    顾云旗进入书房之时,很是意外地看见自己想见的人居然就在书房。

    都不必他再费波折。

    顾云旗向江怀隐见礼,

    “下官见过内史大人。”

    江怀隐道,

    “何必多礼。”

    “来人,看茶”

    顾云旗与江怀隐各自落了座。

    江怀隐单刀直入道,

    “不知这一大早,顾大人来寻本官,可是御史台有要事?”

    顾云旗礼貌地笑笑,

    “江大人出后赈灾策时,也曾坐过御史台,与御史尹大人私交甚好,还是御史尹大人的门生,若是御史台有事,恐怕江大人要比下官知道得早。何必下官来传?”

    江怀隐追问道,

    “那今日是何故?”

    顾云旗

    江怀隐诧异道,

    “你和五皇子这个时候在鸣楼?”

    面对着两个人炯炯且锐利的视线,江若弗竟有些结巴,

    “他的内侍说,若是不去,明日在朝堂上就会有人参哥哥一本,拉他下水。”

    江怀隐诧异道,

    “就这?”

    温孤齐险些气笑,

    “就这个,就这么一句话你就大半夜和一个对你有歹心的人单独相处?”

    江若弗心虚地垂下眸子。

    江怀隐还要教训江若弗,温孤齐却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

    “慢着!”

    温孤齐直勾勾盯着江怀隐,

    “五皇子为何能令我朝朝臣参你,还这样信誓旦旦,像是确定了定能参得你受连累,现如今朝堂之上,还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能力和话语权?”

    江怀隐和温孤齐对视一眼,异口同声,

    “顾司礼!”

    江若弗懵圈一脸。

    江怀隐拉着温孤齐,

    “赶紧回家!”

    江若弗被留在原地,直接傻了,

    “哥哥,我在这儿!”

    “你难道不怕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了吗?”

    江怀隐回头看她一眼,鄙夷道,

    “你这模样,我都打不过你,你怕什么?”

    一阵冷风吹过,江若弗满头凌乱。

    江怀隐和温孤齐在马车上,几乎压抑不足兴奋。

    江怀隐道,

    “那五皇子你打发了?”

    温孤齐挑眉道,

    “说了两句便放我走了,我看着他走我才来的。”

    江怀隐道,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五皇子以为若弗不懂朝政,想不到这一层,却没想到,这话会传到我们这里。”

    温孤齐感叹道,

    “那言下之意,如今我们应该韬光养晦,等着他们窝里斗,我们袖手旁观便是。”

    江怀隐拍拍他的肩膀,

    “既然如此,今天你那提议,我就考虑一下,到底了五皇子顾及我是若
(快捷键 ←)上一章:第276章云国公府 返回《骤得君相怜》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