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少年阿宾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18 部分阅读

章节目录 第 18 部分阅读

文/未知
少年阿宾 | 本章字数:12624 | | 少年阿宾txt下载 | 少年阿宾手机阅读
    。

    月娥在六年级开始发育,而且还成长得特别快,就成为男生取笑的焦点,阿宾很恶劣,有一次在众人面前故意用力去碰她的ru房,月娥痛得大哭,并且怀恨在心,一直到毕业都不肯和阿宾说话。小学毕业之后,阿宾没再见过她,再后来,阿宾就将这个人这件事都忘了。

    这一切都还好,小孩子懵懂无知,倒算是常有的故事。

    但是,糟糕的一点是,月娥却是阿宾初吻的对象。

    小学五年级有一天,他们当值日生,放学后同学都走了,他们作完整理就在教室说话,阿宾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突然抱住月娥吻,月娥只轻轻的挣扎,然后乖乖的让他亲个够。

    真的就只有那么一次,以后他们还是吵吵闹闹,不过有时候四下没人,阿宾就会去拉拉她的手,她也不反对,小小的情愫便这样滋长着。所以后来当阿宾在同学面前欺负她,她自然十分委曲和生气,只是阿宾想不通,她为什么要气那么久?

    现在阿宾自然想通了。

    他回想起过去的所有事情,一张脸涨得通红,结巴的说:“柳……月娥……?”

    那女孩笑靥迷人,露出洁白可爱的牙齿,看着阿宾不说话。

    “那……,”阿宾说:“柳敏霓又是谁?”

    “哎呀,”她说:“月娥很俗气嘛,就改叫敏霓了。”

    弄了半天,原来学妹是同学,敏霓告诉阿宾,他打电话给她的时候,一说名字她就知道是他了,阿宾听了只能蠢蠢的笑。

    “好了!”敏霓说:“我们走吧!”

    “走去哪里?”

    “去哪里?”敏霓说:“去学校啊!学长弟弟。”

    敏霓还记得她大阿宾两个月。

    阿宾发动机车,敏霓揽住他的腰侧坐上来,她穿了白色的丝质衬衫和白色百褶短裙,要小心坐才不会穿梆。

    路上敏霓告诉阿宾,她重考了一年,所以才变成他的学妹。阿宾载着她进到学校停车场,放好摩托车,带她到校园四处参观,跟她介绍这是某某馆那是某某堂,因为还没开学,所以校园中没有什么人。

    今天天气不大好,阴阴的,远处传来闷闷的雷声,忽然豆大的雨点倾盆的下下来了。阿宾和敏霓慌张的走避,冲到附近的教室中,衣衫已然湿了一半。

    两人拍动着身上的水珠,敏霓的上衣变成了透明,贴在丰满的ru房上,底下一半是肉色的内衣罩杯,上面一半是浑圆的球面,还因为她的动作波动不已。

    阿宾盯着她,敏霓注意到他在看,慢慢停下手来,两人面对面的站着,忽然阿宾将她一拉,拥进怀里,捧起她的脸吻起来。敏霓闭上眼睛,接受他的热情,她微微张开香唇,阿宾的舌头马上趁虚儿入,到处搅动着。

    时空霎时凝结了,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年前,两个未经人事的小孩子躲在教室里面,展开生命中第一次对异性的探索。敏霓淋了雨本来有些冷,现在却燥热起来,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开始冒烟。

    阿宾张着眼睛,端详敏霓的脸。小时候敏霓并不很漂亮,而现在女大十八变,淡淡的眉,仍旧眯眯蒙蒙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他伸手抚着她的脸,皮肤细致粉嫩,现在的敏霓却是个大美人了。

    雨突然又停了,四周都静悄悄的。

    阿宾的手从她脸上滑下来,经过脖子和肩膀,停留在敏霓的胸膛上,轻轻的按着,这却是小学时没做过的事了。敏霓心头乱跳,一把推开他,转身低头整理着衣服。

    “月娥……”

    “敏霓!”她纠正他。

    阿宾环手将她拥住,说:“敏霓,我们走吧,我请你吃午饭。”

    “好,”敏霓说:“但我们得回家先换套衣服。”

    这是当然的,阿宾牵着她去驾车,回家的途中,阿宾问她有没有和哪个同学还在连络,敏霓说只有一位叫王忆如的,和她一起上补习班,也住在附近,今年考上台中一所大学。敏霓提议不如找她一起来吃饭,阿宾听了就说好,他先送敏霓回到她家,敏霓要去通知王忆如,阿宾和她约了中午十二点来接她,然后也回家去换掉湿衣服。

    阿宾刚换好衣服,敏霓拨来了电话,说王忆如不想出去,邀他们到她家去吃饭,敏霓已经替他答应了。阿宾无所谓,他还是到敏霓家去接她,敏霓换过一件圆领镶边的榇衫,一条比方才长一点点的直裙,坐上阿宾的摩托车,她告诉阿宾忆如家的地点,阿宾寻着去了。

    忆如全家移民,留她一个在台湾读补习班,空荡荡的房子平时只有她一个人。阿宾和敏霓不一会儿就骑到了,阿宾找地方停车,敏霓去按门铃,阿宾停好车到门口,忆如刚好来开门,她和敏霓天天见面,自然没什么稀罕,阿宾则是许久不见了,不免客气的多寒喧了几句,互相问候一番。

    要说敏霓变化大,忆如变得更多,在路上即使见面也认不出来。敏霓至少还是娇巧的体格,忆如却高朓健美又肉感,头发扎到脑袋后,夹着一支梭型大红发夹,因为是在自己家里随便点,她只穿着露出肚脐的黑色背心,小小的牛仔短裤,一双腿又白又长,还光着脚丫子。

    敏霓一看她得打扮,就说:“哎呀!你卖肉啊。”

    忆如伸手来要捏她,骂说:“阿宾在这里你也乱讲。”

    阿宾和敏霓脱了鞋子,忆如让她们坐在客厅里,她家的客厅很大。忆如说:“家里没什么东西,我煮了些冷冻水饺,将就些吃吧!”

    “啊!”敏霓说:“不是说有鱼刺龙虾和鲍鱼吗?”

    “是啊,晚上你请客就有,”忆如说:“别啰嗦,来帮忙。”

    俩个女孩子跑进厨房,没多久捧出两大盘热腾腾的水饺,放在沙发前的长几上,忆如又开了一些罐头,摆起来还真满满一桌。敏霓调着沾酱,忆如跑到酒柜前打开柜窗,取出一瓶p,敏霓睥睨看着她说:“我来你家这么多次,怎么你从没让我喝过这种东西?”

    “现在不是要喝了吗!”忆如将酒递给阿宾:“麻烦你打开。”

    阿宾将软木塞拔开,忆如找来三只玻璃杯,阿宾各倒了半杯,敏霓也将碗筷都摆好了,忆如举杯说:“庆祝老同学相聚,干杯!”

    三人都喝了一大口,敏霓却呛起来,伸着舌说:“好辣!”

    阿宾和忆如都笑起来。他们边吃边喝,谈起小时候的趣事,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开心,又笑又闹,乐得东倒西歪。

    终于最后三人都吃饱了,酒也喝掉了大半瓶,敏霓本来就都眯眯的眼睛只剩下一条线,脸儿红得像苹果,忆如和阿宾比较好一点,却也是昏头转向。本来阿宾和敏霓都坐在长沙发上,敏霓在他的右边,忆如则是跪坐在地板上,后来她就爬上来,坐在阿宾的左边,阿宾双臂一伸大鹏展翅,将俩人都搂在怀里。

    忆如笑着说:“先生,请你尊重一点,我们敏霓是有男朋友的。”

    敏霓欺身过去打她说:“大嘴巴,你就没有吗?”

    俩人在阿宾身上戏吵起来,每人都有一边ru房贴在阿宾的胸膛上,把他磨得软软的很舒服。

    忆如攀住阿宾的肩膀,靠着他说:“至少我的不像你那个那么会吃醋。”

    “那又怎样?”敏霓不服的说。

    “所以我敢这样……”忆如说着吻了阿宾的脸一口:“啐,你敢吗?”

    敏霓可不敢说她早就吻过了,只是马上也亲了阿宾的另一边。忆如不服气,爬起来对着阿宾,跪坐在他的一条腿上,捧起他的头吻住他的嘴。

    忆如全身上下丰满肥嫩,赖在阿宾身上不肯起来,敏霓一直笑着打她,骂她是骚货,她将阿宾依得更紧了。

    “敏霓,怎么可以耻笑同学呢?”阿宾正色地说,然后又看看忆如:“即使那是真的!”

    敏霓哈哈大笑,忆如气得要咬阿宾,阿宾连说是开玩笑,搂着她也去吻她的唇,忆如伸出舌头回应,阿宾就开始认真的吸着。

    敏霓看得嫉妒,一直摇她们俩人,阿宾放开忆如,转头吻住她,忆如伏在阿宾肩上,瞧见阿宾和敏霓舌头打得甜蜜,就嘻嘻的笑起来。

    敏霓说:“笑什么?”

    忆如拉起敏霓的小手,按到阿宾的裤档,说:“笑这个!”

    敏霓摸到硬硬的鸡芭,吓得连忙缩手,忆如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她向阿宾说:“既然敏霓不怕她男朋友吃醋,你就拿出来让她疼疼你好了,硬在那里那么可怜。”

    敏霓偏头嘟嘴说:“你自己去疼!”

    “哦……可以吗?”忆如伸手在鸡芭上摸着:“那我可不客气了喔,真好,好硬啊,阿宾,舒不舒服?”

    “忆如……”阿宾虽然爽,但是有些犹豫。

    “敏霓放弃卫冕的权力,这是我的,”忆如看着敏霓说:“哈哈……你瞧,她在生气了。”

    阿宾搂过还翘着嘴的敏霓,再度吻她,而且吻得很深,敏霓先是静静的让他吻,后来双手绕过他的脖子,忘情的伸出舌头给阿宾吮,阿宾一时心动,不管忆如在旁边,就摸上她的ru房,敏霓这次没有拒绝,还将胸膛骄傲的挺起,让他更摸得方便。

    忆如还骑在阿宾的一条腿上,她看阿宾在摸敏霓,便说:“阿宾,我的更大欸……看看我……”

    她褪去背心,只剩下碎花的无肩带内衣,她轻轻一扯,两个ru房蹦的弹出来,果然比敏霓大上许多,阿宾一看,转头张嘴头。

    忆如立刻闭上眼深呼吸起来,揽住阿宾的头抱在胸前。阿宾的手仍然在敏霓的胸部揉着,他知道敏霓习惯被动,就去解她的衣扣,敏霓看着阿宾在吃忆如,忆如很享受的样子,她瞧得出神,任由阿宾去脱。

    阿宾将她上衣解开,伸进胸罩里面摸着ru房,敏霓的小头早就硬了,阿宾用食指和中指夹住,轻轻的拔起放下,敏霓舒服得双眼无神,小嘴儿直呢喃,阿宾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忆如被阿宾含住一边的ru房,自己摸起另一边来,她不仅ru房大,晕周围还长有疏疏两三根细细的短毛,阿宾有时候用门牙很轻很轻的啃她,她就发出“噢噢”的哼声。

    阿宾斜着头吃得累了,放开忆如低头来吻敏霓的头,敏霓的小而尖,相当可爱。忆如跳下阿宾的腿,蹲下来解开他的长裤,阿宾合作的抬起屁股让她脱去,忆如隔着内裤再去摸阿宾,她这次测量出比较精确的数据,惊讶的说:“老天,你究竟有多大?!”

    说着就扯开阿宾的内裤裤头,小阿宾已经立正站好,向大家点头致意。

    敏霓听见忆如的惊呼,就睁开眼睛来看,也意外的说:“好大啊!”

    两个女孩都趴下腰伏在阿宾的腿上,对他的鸡芭啧啧称奇,阿宾觉得他好像突然间变成动物园的珍禽异兽,被她们指指点点的。

    忆如用指头轻触着gui头,却怂恿敏霓说:“喂,你舔他一下。”

    敏霓马上说:“我才不要,你不会自己舔!”

    忆如本来就是欲擒故纵,听得敏霓这样说,马上张嘴将阿宾含住,敏霓见她全吃可真急了,连忙握住剩下的部份说:“留一点给我啦……”

    阿宾怕她们将自己分尸了,商量的问:“两位小姐,有话慢慢说好吗?”

    忆如不肯放嘴,自顾吮个不停,敏霓求了半天,她才勉强的吐出来,敏霓噘着嘴,用手掌将她的口水擦去,才也含上。

    阿宾既然无力解决她们的纷争,就干脆伸手在她们的屁股上摸着,忆如肉多,敏霓结实,真是各擅胜场,忆如因为鸡芭以被敏霓占去,反正没事,就起来将牛仔短裤也脱掉,再重新趴回去。阿宾左手满意的摸着只剩三角裤的大屁股,手掌穿进裤里,沿着臀缝往前摸,摸到一只奇怪的绒毛玩具,饱呼呼的,中间凹一条线,还湿淋淋的,阿宾故意往线洞里钻,手指就更湿了。

    忆如被挖得难过,索性连内裤都脱掉,将屁股翘得半天高,好方便阿宾摸她。

    而敏霓是穿着裙子,虽然长了一些,阿宾撩了几撩,就也露出小巧的圆臀,阿宾右手想要如法泡制,敏霓屁股左摆右摆不肯就范,阿宾设法要再往前伸,她放掉鸡芭双手来捉住阿宾的手,爬起来抚好裙子才又坐回沙发。

    忆如见鸡芭有空了,此时不来更待何时,连忙跨身上去,扶正肉杆子就用力坐下来,好骚货,那鸡芭马上全根消失一点没剩,只是她没想到插满时会进到那么深,全身一阵酸软,居然就高潮了。

    但是阿宾并不知道她已经完蛋,原来忆如高潮时并不会大量出水,只是贴住阿宾不动,阿宾胸前抱着她,又去搂敏霓,着实十分繁忙。

    敏霓见忆如和阿宾干上了,心里有一点难过,幸好阿宾又来吻她,她才略略宽怀。忆如休息了一会儿,撑直腰枝,骑起阿宾来了。

    阿宾因为敏霓不让摸阴沪,就将她稍为抱高,让她跪在沙发上,再去吃她的ru房,敏霓闭上眼睛承受,并没有反抗。

    忆如自己抛动屁股,享受阿宾的大鸡芭,她的ui头绷得很紧,整只鸡芭被夹得很舒服。忆如更是美得不用说,她摇散了扎着的秀发,满面酒意和骚意,不停妩媚的笑着,动人极了。阿宾不由得也挺动起来,往上插她,她就浪浪的叫起来。

    “嗯呦……好舒服啊……啊……啊……阿宾……你真好……啊……好同学……插得好美……好舒服……啊……哥……天啊……啊……用力……我好……舒服……哦……啊……”

    敏霓被她叫得心痒如蚁啮,就放开阿宾的嘴抬头来,看着忆如的骚浪样,阿宾的手偷偷摸到她的屁股,她也忘了躲,阿宾打铁趁热,就摸进腿间,触到湿答答的裤底,然后就在那里捏着按着,敏霓仰起头,默默的接受他的爱抚。

    忆如|穴儿浅,味口也浅,才没多久就又要高潮了。

    “阿宾……快……啊……求求你……快一点……我又来了……啊……真好……你真好……哦……哦……我的天……啊……啊……来了啦……啊……啊……”

    忆如晕死了一样的伏到阿宾身上,阿宾将她放回沙发坐好,起身将长几踢远一些,转过来抱住敏霓。

    敏霓却抵抗起来,阿宾以为她作态,仍然脱去她的内裤,敏霓见他强来,又无力抵抗,于是眼角流下眼泪,轻轻的在抽噎。

    阿宾硬着鸡芭傻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忆如一把将他拉过,娇声说:“过来,我还要嘛!”

    然后向阿宾眨了眨眼睛,表示先别惹敏霓,阿宾会意,将忆如压在身下,再次插进她|穴里,忆如不免又哼起来。

    阿宾边抽插着边担心敏霓,敏霓哭了一会儿,擦干眼泪抿嘴看着她们。

    “对不起,敏霓!”阿宾说。

    “是啊,坏男生,”忆如骂他说:“人家不要别硬上嘛,强j啊!?”

    她将敏霓拉过来,安慰说:“乖,别难过……”

    敏霓难为情的摇摇头,笑了笑,抬头吻了阿宾一下。

    “对了对了,好!没事了没事了,那么……”忆如说:“阿宾同学,你现在是插着我,请你专心一点好吗?”

    敏霓一听,更是“噗嗤”笑出声来,阿宾见真的没事,就用力的干起忆如,将忆如操得哇哇大叫。

    敏霓见忆如叫个不停,便伸手让她握着,忆如像溺了水一样的紧抓着她,忽然一阵颤抖,又高潮了。

    “啊……啊……我又来了……敏霓别看……啊……好丢脸啊……哦……哦……你好厉害……啊……喔……阿宾……阿宾……听我说……”

    阿宾听她在叫,问说:“什么事?”

    “等一下……你别……射在……啊……我里面……好吗……”她说:“我今天……啊……不安全……”

    阿宾点头表示知道,底下插得更猛烈,因为他也快不行了。

    忆如叫得可怜兮兮,气息紊乱,阿宾突然吩咐敏霓说:“敏霓……你帮忆如舔一舔头。”

    敏霓一下子听不懂,阿宾又说了一次,忆如连说:“不要……啊……不要……会弄死我……”

    敏霓不知如何是好,见忆如一双大奶因为被干而摇晃不停,心想:“舔就舔。”,低头将忆如的奶头含住,吸吮起来。

    忆如被上下夹攻,差点昏倒,直美的抽慉不停。

    “喔……亲哥哥……喔……好姐姐……你们……要……啊……浪死我吗……啊……我……死了算了……啊……啊……真会死……啊……天……来了呀……干死我算了……来了……啊……啊……”

    她第四次泄了,这时阿宾也爬到顶端,他赶紧拔出来,转身对空射击,j液在空中划出抛物线,落下来却刚好滴在吃剩的水饺上面。

    阿宾持续的捋着鸡芭,享受完最后一分美感,懒懒的坐回沙发上,将两个同学抱在怀里。

    忆如已经完全不能动了,敏霓望着他幽幽说:“你……别介意,我不能作是因为我……我还是chu女。”

    阿宾吻了她的额,说:“别道歉,要道歉的应该是我,我太粗心,没考虑到你的心情。”

    “就像那次碰我的胸部一样?”

    阿宾听她旧事重提,大为尴尬,又道歉了一次。

    “不行,你撞得我不只胸部痛,心里也痛,我要报仇!”敏霓说。

    “报仇?”阿宾问:“怎么报?”

    敏霓伸手擒住阿宾的阴囊,阿宾吓得心惊胆跳,连说:“姑奶奶,别下手,我下次不敢了。”

    敏霓狠狠的说:“不行!”

    阿宾绝望的闭上眼睛,结果阴囊上却只是传来温柔的抚摸。

    “好了,”敏霓说:“报过了,以后两不相欠。”

    阿宾感激的快哭出来,搂着她吻个不停。忆如在旁边说:“你们别忙了,学长学妹的,来日方长哪……都没人可怜我,要一个人流浪到台中……”

    阿宾也吻她,她才嘻嘻的笑着。

    敏霓说:“好啦,可怜你,阿宾说今晚要和你好到天亮!”

    “那好,到时我一点都不分给你。”

    “骚货!”

    “不高兴你来抢嘛!”

    三人又吵闹成一片,阿宾给大家再斟了酒,为过去和未来同时干杯。

    阅读 第23章 野百合也有春天

    阿宾将敏霓介绍给钰慧,敏霓很识相的称呼钰慧作「学嫂妹妹」,钰慧就高兴的像什么似的,那是因为钰慧原本也有一个学妹,可是才刚开学不久就休学了。

    淑华则被分配到一个学弟,偏偏这个学弟是个书呆子,一脸蠢样还戴着深度眼镜,淑华嫌他嫌得要死,除了刚开学的时候曾请他吃过一次饭,敷衍了事之外,平时睬都不睬他,任他自生自灭。这学弟并不抱怨,反正有没有学姐对他而言,好像也没什么影响,无所谓啦。

    淑华自从和阿辉分手以来,遇过的男孩子也不少,但却每个都不了了之,到目前还是孤单一人,所以在她生日那一天,钰慧就约了几个同学帮她庆生,地点找在一家啤酒屋里,到场的除了阿宾、钰慧,还有文强、小珠、dy那个当连长的新男朋友,他刚好放假,从屏东上来,dy开心极了,像只快乐的小鸟。

    几个人占据了一张长桌,点了好多小菜,举杯祝贺淑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淑华看见别人家都是双双对对,而自己身旁却缺了位白马王子,觉得有一点点落寞,但是又再看这么多同学朋友都来和她欢度过生日,仍然还是很高兴,就抛下了不愉快,和大伙玩闹成一团。

    席间,大家都送给淑华礼物,阿宾还特别宣布,有一项很别致的东西要给淑华,请她闭上眼睛,淑华欣然的合了眼,阿宾口数一二三,淑华睁开眼来,惊呼一声,原来她看见一大把鲜花捧在面前,粉红色的玫瑰散并着两三枝海芋,周围是圆蓬的满天星,她实在惊喜,更没想到的是,持着花的竟是她那呆学弟。

    「生日快乐!学姐。」

    淑华接过来,笑逐颜开,脸蛋儿就像手上盛开的玫瑰:「谢谢你,学弟。」

    原来这学弟和阿宾租同栋公寓,就是莲莲以前住的那间,阿宾因此和他认识,知道他是淑华的学弟,所以安排了今天的surpr。

    「各位学长学姐,我是李明健,淑华学姐的学弟,请多多指教。」

    阿宾让明健坐到淑华旁边,要服务生多加一副餐具,自然晚到的要先罚三杯,明健大口大口的栽着啤酒。淑华现在算有了伴,虽然勉强,也还将就啦,和大伙儿闹得更开怀了。啤酒屋里正播送着「iloveyou」,连长和dy忍不住就在小小的空间中拥舞起来,大家鼓噪叫好,连邻桌的客人都帮忙拍手着。

    终于酒足饭饱,阿宾提议去看电影,可是连长和dy想去逛街,文强他们也另有节目,淑华有一些失望,便说:「那我想先回宿舍。」

    既然各人都有自己的安排,阿宾去付过帐,他要明健送淑华回去,一群人在啤酒屋门口道过晚安就散了。

    明健骑着一部小机车来的,他请淑华坐上后座。淑华已经醉得走路颠簸,扶着明健的肩,也不管正穿着的连身单排扣洋装裙摆又小又窄,大剌剌的跨脚一坐,一手捧着鲜花,一手抱住明健,明健问她坐好了,才起动驾走。

    回家的路上,明健载着淑华,她已经有点惺忪,因此一直贴着他的背,明健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背上被学姐丰满的胸部所压迫,还随着机车的跳动而磨擦着。

    而且明健只要一低下眼睛,就可以看见淑华雪白的大腿,他关心的问:「学姐,冷不冷?」

    淑华「嗯」了一下,也不晓得到底是冷还是不冷。

    明健骑了一段路,大概是啤酒在作用,忽然觉得尿急。他起先是憋着,又过了一会儿,却越来越难过,膀胱发出了严重的抗议,他只好跟淑华商量:「学姐,我..我想找个地方小便..」

    淑华醉着眼,抬起头问:「很急吗?」

    明健说:「嗯!有点急。」

    结果淑华故意在他耳边「嘘」起口哨来,明健差一点就尿在裤子上,他寻到一处没有人的阴暗围墙边,停下来撑好侧脚,跟淑华说:「学姐等我一下..」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跑到墙根,掏出小鸟尿起来了。

    他刚开始尿着,却发现淑华走到旁边来,一声不响地撩起裙角,露出白色蕾丝边三角裤,那裤子紧贴在她结实的小屁股上,绷出美妙的线条。然后淑华将三角裤褪到膝盖弯,白嫩高翘的臀肉更是一览无遗,她蹲下身来,淅沥淅沥的也尿起来了。

    明健睁大眼睛看着这难以置信的一幕,鸡芭因为美丽学姐的撩人动作所刺激,突然在瞬间充血挺硬,才撒了一半的尿活生生被阻断,真的酸死他了。

    他连忙专心再尿,好不容易,他又将小便挤出来,淑华却转过头看着他笑。明健几时遇过一个手抱鲜花,面带微笑的漂亮女孩,蹲在身边尿尿的事,当下鸡芭又跳了两跳,尿又停了,这一次差点连牙都酸断了。

    淑华病甲叛劭茨羌n牛担骸秆y埽瞬黄鹋叮?br />

    原来明健的荫茎虽然不长,硬起来却很粗,淑华仗着酒胆伸手去拿,可真要害死明健,那尿马上又再一次断掉了,淑华还有一下没一下的套动起来,让明健觉得全身酸软,只单单剩下鸡芭是硬的。

    淑华尿完了,她找出卫生纸,厥起屁股擦着,明健真是看痴了,呆呆的愣在那里。淑华穿好内裤拉好裙子站起来,发现明健只是挺着鸡芭瞧她,于是又伸手去玩他的老二,笑着说:「你在看什么?」

    淑华才套不到二下,鸡芭一阵猛跳,没再尿尿,却喷出j液来了。

    明健虽然平时也会自蔚,却哪里有淑华弄出来的这么舒服,受不了从淑华手上传来的美感,周身连起了几轮冷颤,淑华更笑得迷人,继续将他的余精都捋完了才说:「傻孩子,这么不济事。」

    说完她就转身回到机车旁,背对着不再看他,明健才有时间将尿撒完。他拉回拉炼,走到淑华后面,吶吶地报告说:「学姐..我尿好了。」

    淑华回头睨了他一眼,笑说:「那走吧!」

    明健骑上车,淑华这次像个淑女般乖乖的侧坐,她抱着明健的腰说:「学弟,我还不想回宿舍。」

    「那,去哪里呢?」

    「到你那里去坐一坐,」淑华说:「欢不欢迎?」

    明健没口的连说欢迎,往公寓骑去。

    快到巷口的时候,有人在烤小卷卖,淑华嘴馋,要明健停下来,跑去买了两只。

    他们来到明健的房间外,明健说:「对不起,请学姐脱鞋。

    淑华将鞋脱在门口,进去一看,哇,整理得比女生的房间都要干净,所有东西摆置整整齐齐,还加上一些细心的小装饰,淑华不由得对这个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品味的学弟另眼相看了。

    明健搬出一张锯短了脚的小桌子,架放到床上,淑华将烤小卷放上去,把花摆在床头,俩人一人坐在小桌的一边,淑华说:「真舒适。」

    明健客气的说:「欢迎学姐常来。」

    淑华这就有些惭愧了,她还是今晚才知道明健住这里,明健冲了两杯速溶咖啡,淑华将包着小卷的纸袋撕开,拔了一条脚塞进嘴里,说:「好吃。」

    明健也喜欢吃脚,马上拔起另一只,淑华却阻止他说:「不行,不行,脚要留给我!」

    明健只好放下来,无辜的看着淑华,她笑嘻嘻的一根根吃下去。

    淑华说:「你别那种表情,孔融让梨你们老师没教吗?」

    大概是有教吧!明健取了一大块肚肉用力的啃着。淑华吃到剩最后一条长须,看见明健悲伤的眼神,不禁笑出来,说:「好啦,一半分你。」

    明健听了很高兴,淑华将那长须的一头用牙齿咬住,端起另一头说:「哪!你吃这边。」

    明健怀疑的将这头咬住,淑华说:「我喊一二三才能开始..一二三!」

    她已经狠狠地咬进一大口,明健见到落后,赶忙也唇齿并用,一截截的吃进来。

    这到底是聪明或愚蠢的建议?不用多久,俩人就在所剩不多的小卷脚上拔河,明健眼看学姐迷人的香唇越来越靠近,不敢再动,淑华却贪心的继续吃着,直到俩人四唇相印。

    如果不去管那条该死的小卷,那么她们就是在kiss了。

    明健心头万马奔腾,淑华却还在吮着那只须,明健本来已经吃进嘴里的部分,都慢慢被她吸回去,淑华终于还是将一整条都吃掉了。

    淑华牙齿嚼着,嘴唇还和明健相黏在一起,明健一动不动,听任淑华亲他。

    淑华放开嘴,生气的说:「喂!你真是呆子吗?」

    明健才恍然惊醒,原来是美丽的学姐在索吻,连忙伸出双手托起她的下颚,用力的吻上去。

    「啊呀!」淑华痛呼一生,原来是中间的小桌子作怪,明健连忙将它放到床下,淑华直着腰屈起腿,盘坐在床上斜头看着他,明健跪在她面前,缓缓的将嘴巴印上她的唇。

    淑华将口中的小卷吞咽下去,主动伸出舌头到明健的嘴里,让他吸着,明健第一次和女孩子接吻,吃到黏黏腻腻软软滑滑的舌头,心中强烈的悸动,不久前才射过精的鸡芭又猛然竖直起来。

    淑华攀住明健的脖子,往后仰倒躺到床上,明健随着她的动作压在她左侧身上,淑华马上就感觉到大腿上被他的硬鸡芭贴着。

    明健不停的和淑华舌战,淑华觉得动情起来,拉着明健的右手,放到自己胸前,说:「摸我!」

    明健的手掌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到女性温柔的ru房,一直发颤,五指不自主的将那团软肉握紧,然后就僵在那里,不过他还记得说:「学姐,好大啊!」

    淑华自己将胸部往他手上挺,娇声说:「帮人家揉一揉嘛!」

    他笨手笨脚的去揉她,学姐的奶子好像充饱气的皮球,又圆又有弹性,明健作梦也想不到居然可以亲手握住。他虽然摸得自己很兴奋,却把握不到重点,无头苍蝇横冲直撞,搞得淑华更加的骚浪,直是心慌难忍,郁燥不堪。

    淑华没有耐心再等,她动手解开洋装上身的三颗钮扣,并松掉胸罩前扣,让雪白坚挺的双峰完全呈现,她举

    手将左捧起,指点着明健说:「摸这里..」

    明健虔诚的将右手手掌贴放在那只ru房上面,感觉到尖突突地顶在掌心,有无限的搔痒,他像撮面粉团一样的揉来揉去,那ru房就一下子扁一下子圆,果然比刚才摸的好过多了,可是淑华还是不能满意,她又提出要求说:「吃我的奶奶..」

    明健求之不得,只是他不愿移走手掌,便将手指张开,学姐的小头便颤巍巍的从中指和无名指间突然出现,他慢慢的让头磨过中指、食指,最后停在虎口当中,以令人敬畏的姿态站立着,明健低下头,张嘴轻轻含住,说也奇怪,这时毋须教导,他就懂得吸吮起来。

    「嗯..嗯..」淑华终于略为觉得有搔到痒处,呻吟着表达出快乐:「嗯..好..好..」

    明健小力的囓硬那头,用舌端逗个不停,手掌还不忘有节奏的按摩整颗肉球,淑华抱住他的头,合上双眼,笑得妩媚动人。

    「学弟真乖..姐姐疼你..嗯..嗯..很好..哦..学弟..换这边..换这边..」

    明健的嘴依她的指示吃到她的另一边,那粒还半软半挺的尖在他的唇间逐渐硬化结实,他的手则留在原位不动,食指指尖替代了舌头,不住的绕着头划圆圈。

    「啊..学弟..明健..很舒服..姐姐很舒服..哦..」

    淑华觉得越来越好,也越来越需要,左手捞到明健的胯间,找着了坚硬的鸡芭,轻轻的撩上撩下,那鸡芭在裤子里面可能被束缚得难受,跳动抗议着。淑华拉下明健的拉炼,伸进内裤,找到膨涨的gui头,用指尖挑逗马眼,并将那上面流出来的腺液抹散在周围。

    明健下腹不自主的收缩不停,忘了嘴上手上的动作,淑华就抽出手来,张开双臂,说:「喂..,帮我把衣服脱掉。」

    明健听话的将她外衣扣子全解开,胸罩脱下,于是淑华美丽的身躯呈现在眼前,只剩下三角裤还穿着。那一小块白色的箭头,早就因为潮湿而透明,所以底下是挡不住黑色的阴影,明健激动极了,忽然凶狠的将它用力拉下,淑华曲起左腿,将臀部和大腿的曲线呈现的更完美。

    明健痴痴的打量淑华全身,她现在除了脚上一双蓝白相间的短绵袜之外,已经一丝不挂,她还尽量摆出最诱人的姿态,让明健看个够。

    明健抱上去吻她,她将他推开,指了指他的衣服。明健连忙脱去自己的衣裤,一会儿,两人都变成赤条条的,相拥吻在一起。

    淑华的手掌在明健的胸膛上游移着,玩他的小头,明健按奈不住,翻身压在她身上,淑华配合的张开双腿,明健的鸡芭到处乱闯乱撞,找不到到出入口,淑华猜他没有经验,就挪动屁股帮忙他,让穴儿口上,那里早就浪水泛滥,淑华用脚跟将明的屁股一勾,鸡芭免不了全根皆没。

    「噢..」淑华满足的叫起来。

    真粗,真舒服,多日以来的寂寞,终于获得排除。

    明健更爽得糟糕,他第一次插进女人的身体,淑华偏偏又骚又紧,他被夹在|穴儿里面实在过瘾,淑华还摇着屁股催他动,他就学a片上男女作爱的样子扭动起来,刚开始还有点生疏,没多久就找到窍门了,和淑华一插一挺,搭配完美无缺。

    「哦..学弟..哦..明健..你作得真好..我很舒服..啊..啊..对啊..好深..好粗..涨得我..好充实..啊..」

    明健被学姐称赞,干得更卖力。

    「好弟弟..好哥哥..啊..妹妹好好啊..哥哥..唉呦..明健..我漂不漂亮..?」

    「漂亮..好漂亮..嗯..」明健捧着她的脸,和她亲嘴起来。

    「嗯..」淑华和他吻着,屁股忘情的迎凑。

    明健的鸡芭实在
(快捷键 ←)上一章:第 17 部分阅读 返回《少年阿宾》目录 下一章:第 19 部分阅读(快捷键 →)